刚刚更新: 〔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阳间借命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两百九十章 污染!
    “卡伦,要不要去点心铺?”

    理查现在就像是一个急于证明自己已经长大的孩子,尽可能地抓住一切他认为可以标榜自己为成年人的装饰。

    “暗月岛不也有人鱼剧院么?”

    “就和开车时把方向盘回正一样,我觉得我们也需要在这方面回正一下口味。”

    “你和那个贝丽雅”

    “我们现在连恋爱关系都没确立,在结婚之前,我都是自由,哦,这在维恩可已经了不得了,要知道维恩风气里,就算结婚后,夫妻之间谁找不到情人都会在对方面前抬不起头来。

    所以我妈真是不容易,我爸都这个样子了,她居然还一直没找情人。”

    “理查。”

    “嗯?”

    “你还是先回家吧,你爸爸虽然平时话很少,但我能看出来,他应该是真的很关心你,所以,你还是快点回家吧,你爸爸肯定在家里等着你。”

    “嗯,真的么?”

    “是的。”

    “那好吧,我先回去跟家里人报个平安,那我明天来找你?你做饭给我吃,嘿嘿。”

    “好的。”

    卡伦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站在理查旁边的孟菲斯;

    “说话算数哦,卡伦,我明天上午就来。”

    “好的。。”

    如果你明天还能走着过来的话。

    队员们打车的打车,坐电车的坐电车,有自己车在附近顺路的也会选择搭乘别人一起。

    卡伦则坐上了梵妮和姵茗的车。

    姵落开口问道:“对了,卡伦,我听队长前几天说那位奥菲莉娅小姐也会到我们这里来?”

    “她会来秩序神教,但不是来约克城。”

    “哦,那可惜了。”姵落笑道。

    梵妮则道:“什么叫可惜了,卡伦可能是觉得解脱了才对,不用纠结了。”

    卡伦礼貌地笑笑,没说话。

    姵茗则手撑着座椅后背,道:“要我说,还是那位奥菲莉娅小姐不够果决,干脆来硬的多好,看我,就因为失去了那次机会,现在后悔不及,因为已经打不过他了。”

    卡伦开口问道:“接下来是休假么?”

    梵妮回答道:“我们不是刚休假回来么?有可能明天就有新的任务,看队长的选择吧。”

    “也是。”

    这次暗月之行,自己是从头忙到尾,但对于其他队员而言,真的就是去休假的,他们可能更希望早点接到任务活动一下快要生锈的身体。

    帕瓦罗丧仪社到了,卡伦下了车,挥手和梵妮她们告别,然后背着剑盒推着行李箱走向铺面。

    铺面外面新浇了水泥,很是平整,外面和里面都打扫得很干净,看来家里的那两位伙计在这段时间里也没有懈怠下来。

    当然,这也和卡伦更改了生意方向有关,不接普通人生意只做圈内生意,导致平日里基本没其他工作,到现在为止,也就做了一单老萨曼的生意罢了。

    主要也是卡伦做秩序之鞭的收入足够支撑起这个家的开销,且还没算上艾伦庄园和暗月岛生意上属于自己的分成。

    停尸台上,皮克正坐在台阶上,身前放着一瓶汽水和一袋薯条,手里则捧着一本《秩序条例》正在认真看着。

    听到动静的他,抬起头,看见站在店里的卡伦,马上站起身,喊道;“哦,老板,您回来啦!”

    “嗯。”

    皮克马上跑下来帮忙拿东西,同时道:“阿尔弗雷德先生带着丁科姆出门办事去了。”

    “嗯,我知道了,行李箱里的衣服你先拿去等希莉去清洗,我先回书房。”

    “好的,老板。”

    卡伦拿着剑盒走到书房门口,打开门,正好看见希莉背对着自己正在擦拭着书桌。

    天气渐暖,也可能是因为自己不在家,所以她今天没有穿牛仔裤而是黑色的长裙,但服饰上的差别早就无法掩盖她的特圆。

    希莉转过头,看见卡伦,脸上当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放下帕子,激动地原地跳了两下:

    “老板,您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真好,老板回来了,呵呵。”

    卡伦将剑盒放在了书架上,对希莉道:“我饿了,准备些吃的。”

    “好的,老板,马上就做好,嘿嘿。”

    希莉笑着转身要出书房。

    “等等。”

    “嗯?”希莉停下脚步,看向卡伦,“老板,还有什么吩附么?”

    “你穿裙子也挺好看的,不用每天都穿牛仔裤。”

    卡伦担心因为阿尔弗雷德之前的那一句吩咐,导致这个女孩为了薪水一整年都穿牛仔裤不敢换样。

    “好的,老板!”

    希莉走出了书房,关上门,然后捂着嘴又笑了起来。

    卡伦从书房里打开卧室门,发现普洱和凯文并不在卧室里,他干脆又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走进盥洗室,坐进浴缸,还在放水时就躺了下来。

    外面的卧室门被推开,随即就是连续几声激动的“汪汪汪!”

    紧接着,盥洗室的门被推开,普洱骑着凯文进来了。

    一段时间不见,卡伦发现普洱的毛色好像更亮了,也不晓得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普洱则从凯文背上跳到了浴缸边,卡伦顺势将旁边的一条浴巾拿下来盖在了身上。

    “哟哟哟,还害羞呐,狄斯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呵。”

    普洱摇了摇尾巴,像是调整了一下,然后快速进入了状态,道:

    “哦,我亲爱的小卡伦,为了这个家辛苦奔波出差,现在终于回来了。”

    说完,普洱沿着浴缸边缘走到卡伦头旁边,仔细嗅了嗅。

    “做什么?”

    “刚回家就洗澡,是不是想洗去身上的香水味?”

    “她不用香水。”

    “啊哈,我都没说是谁,你居然自己就承认了!”

    卡伦抬起手,放在猫脑袋上,揉了揉。

    因为手是湿的,直接把普洱脑袋上的毛发揉得很是潦草。

    “哦,该死,你弄乱了我的发型。”

    普洱把脑袋凑到挂在旁边的干毛巾上,探出爪子擦自己的脑袋。

    凯文这时主动把狗头凑了过来,卡伦伸手摸了摸它的狗头,秃头狗的优势在此时就显露出来了。

    “生发剂没用么?”

    “汪!”凯文摇了摇头,示意没用。

    “那这脑袋就只能一直光秃秃的了。”卡伦看向普洱,“瞧瞧你对凯文的伤害。”

    普洱则道:“你知道如果一個人可以不用关心和打理自己的发型,他这一生能节约下多少珍贵的时光么?”

    “好吧。”

    “你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什么?什么都没有。”

    “呵,我不信喵。”

    “不信就算了,对了,家里最近怎么样?”

    “看,开始岔开话题了,肯定有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

    卡伦再次抬起湿漉漉的手,揉了揉普洱刚擦干的脑袋。

    “…”普洱。

    “老板,餐好了。”

    “知道了。”

    卡伦从浴缸里坐起身,拿起干毛巾,先帮普洱擦了擦脑袋,然后将普洱放开,普洱跳到凯文背上,出了盥洗室。

    擦拭好身子换上干净衣服后,卡伦走回卧室,茶几上放着一碗蛋炒饭,一碗香菇烧牛肉,一碗咸菜肉丝汤。

    “老板,您不在的这几天我尝试做了几次,您尝尝。”

    卡伦坐下来,从希莉那里接过银筷子,尝了几口,点头道:“味道很不错,可以加薪水了。”

    “谢谢老板!”

    等希莉出去后,卡伦一边吃一边讲述着暗月岛发生的事情,等讲述到发现詹弗妮的尸体时:

    “詹弗妮…她竟然是这么死的。”

    普洱坐在地毯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亲爱的詹弗妮,你居然是这么死的。”

    凯文凑过去,用秃头轻轻碰了碰普洱的身子,普洱无动于衷。

    卡伦见状,只能放下筷子,将普洱抱起放在自己膝盖上,伸手帮它擦去泪珠。

    “继续说下去,你知道我想听到什么,我期待什么。”

    卡伦继续讲述了下去,普洱一直很认真地听着,卡伦直接讲述到最后一天结束,当然,在讲述过程中为了让普洱能更好地听完整个经历,他将一些没必要的情景给略去了,

    比如他和奥菲莉娅之间的一些互动。

    “詹弗妮,跟着菲利亚斯,一起远航了。”普洱喃喃道,“卡伦,你确定没有为了安慰我而编谎话骗我?”

    “我相信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你觉得我会编谎话么?”

    “呼……可怜的詹弗妮,当初我就对她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还认为我太偏激,还劝我对贝尔纳态度好一点。

    这个蠢女人,最后真的是把自己给蠢死了。

    贝尔纳,该死的贝尔纳!

    卡伦,你真的应该带回来一杯骨灰,我亲自丢马桶里去!”

    坐在旁边一直听讲述的凯文抬起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脖子,它回忆起了前几天的晚上被蚊子叮咬的经历。

    “当时情况比较紧急,我必须把事情全都料理干净,不过你放心,贝尔纳死前所承受的折磨,我的言语只能描绘出十分之一。”

    “他该死!”普洱说道,“等我彻底恢复过来,我要去火烧暗月岛!”

    卡伦没有劝诫普洱,他知道这是普洱抒发情绪的一种方式,在这个时候,你没必要去和她讲道理向她科普暗月岛普通子民是无辜的这种没营养的话。

    “你继续吃放吧。”

    普洱从卡伦膝盖上跳了下来,跳到了床上,猫爪子在床单上不停地来回摩挲。

    凯文走了过来。

    普洱对它骂道:“蠢狗,你要是现在不是一条狗该有多好,这样我们就能去把贝尔纳的灵魂抽出来装进容器里,日夜折磨他!”

    凯文有些委屈,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继续吃饭的卡伦,它要不是一条狗,大概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

    普洱又开始骂自己:“我当初要是不出事,贝尔纳也不敢对詹弗妮这样吧,不,是贝尔纳早就被烦不胜烦的我给亲手拍死了!”

    卡伦盛了一碗汤,一边喝一边问道:“对了,你和凯文托勒马尔先生做的傀儡做好了么?”

    普洱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用力地蹭了蹭,然后抬起头,露出了笑容,道:“做好了!”

    “在哪里?”

    “在停尸间的棺材里放着。”

    “我还以为我回来时你会迫不及待地想要用起来给我看。”

    “你回来都不提前打个招呼。”普洱嗔怒道,“操控它还挺麻烦的,和我预想中的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主要我和那位瑟琳娜小姐不一样,你知不知道,她好像是早就死了。”

    卡伦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知道。”

    “不过她用特殊的方式保存了下来,类似于灵体一样的存在,本质上,她算是灵魂类的异魔,所以她能切换各种傀儡身体。

    我和蠢狗现在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的意识暂时没办法脱离现在的身体,我是还不够强,蠢狗是被封印着。

    所以,我要动用那具身体的话,只能在十米范围内。

    我得坐在我那具傀儡的肩膀上,蠢狗可能得拿一条牵引绳,控制自己的傀儡遛自己。”

    “呵呵。”卡伦听到这个笑了起来。

    “但傀儡做得真不错,勒马尔是有天赋的,但工匠大师,还是需要时间岁月的沉淀,我看好他的未来。”

    “好吧,我好奇是什么模样的傀儡,毕竟看你设计了很久。”

    “和我的模样一模一样,因为我觉得我以前的模样根本就不用做任何的修改。”

    卡伦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

    “是吧,嘿嘿喵!”

    “对了,过阵子我要去参加选拔测试,先参加约克城大区的,然后再和其他大区的选拔者一起角逐那12个名额,测试内容主要是针对灵魂方面的。”

    听到这句话,凯文“汪汪”了两声,作为第一苦主,它很有发言权。

    “那没什么问题。”普洱说道。

    凯文用力点头。

    “轮回之门,你们谁去过么?”卡伦问道。

    “我去过。”

    “汪!”

    “蠢狗也去过。”

    “说说。”卡伦拿起旁边的帕子擦了擦手,再折叠起来,擦了擦嘴。

    “严格意义上,我只是观望过,但没进去过,只能算到过轮回之门的面前,但没走进去,不过据我所知,里面有很多亡魂,自轮回之神建立轮回之门起,差不多一个纪元的时间,轮回之门一直在做着加法,天知道他们到底以何种手段往里面存纳了多少灵魂。

    蠢狗,你进去过没?”

    “汪汪汪!”

    “凯文说什么?”

    “凯文说,它曾往轮回之门里倒过垃圾,唔,你不仅帮秩序之神做事,还帮轮回之神做过事么,真的,你不死谁死,我要是秩序之神也不会让你活下去的。”

    凯文:“”

    “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么?”卡伦问道。

    “汪汪汪!”

    “蠢狗说,不要把那里只当做一个秘境或者只当做一个试炼场所,轮回之门内的空间,

    它拥有属于自己的架构体系,可以理解成一个国家,它拥有属于自己的层级架构。”

    卡伦有些好笑道:“亡灵构筑的国度?”

    “汪汪汪!”

    “是的,它拥有一个自上而下的体系,它绝不是蛮荒散乱的存在,其实,在轮回之神刚建立轮回之门时,就收纳存放过类似于神祇的强大灵魂进入,我当初倒垃圾进入时,就察觉到过这样的气息,而且不止一个。”

    “汪汪汪汪汪!”

    “你们进去试练的名额需要被选拔,事实上,可能里面也会选拔出来可以匹配的灵魂来与你们进行配对,这对于以前轮回神教的试练者而言,是一次获得灵魂契约伙伴强大自己铺平以后发展道路的机会,同样的,对于轮回之门里的亡魂而言,也是另一种‘复生的机会。

    所以,里面的选拔机制,只会比外面的更为严酷。”

    普洱翻译完后马上看向凯文,问道:“蠢狗你在那里面有没有朋友什么的?”

    凯文眨了眨眼,良久,道:“汪汪。”

    “没有朋友,但有不少仇人?

    额,好吧,你真是一条没有用的狗,你刷新了我对神这个字的认知下限,以后别再说自己是邪神了,丢神。”

    凯文被嘲讽得低下了头。

    卡伦则伸出手,再摸了摸它的秃头对它进行安慰。

    “那这样看来,进入里面的试练者,反而更像是被丢进去的礼物?”

    “汪。”

    “嗯,按照蠢狗的意思,是这样的没错。”

    “汪汪汪汪!”

    “蠢狗说,以前轮回之神在时,可以镇压里面的亡魂规矩,现在这个纪元诸神不出,谁也不清楚轮回之门后面会发展成什么样的局面,它猜测就算是轮回神教现在,也只不过是控制一下入口而已。

    甚至,更贴切的形容是,你们这些被选拔上的人,是轮回神教给轮回之门内献上的…祭品。”

    卡伦问道:“那缔约灵魂契约的人,会不会像嗜血异魔一族那样,会加剧迷失的可能?”

    听到这个问题,凯文趴了下来,狗嘴勾勒出些许弧度。

    普洱开口道:“蠢狗,真的,你的微笑看起来很猥琐。”

    “汪?”

    “轮回神教内部权力斗争是不是很厉害,划出了很多派系?”

    卡伦回答道:“对,是这样没错。”

    “汪?”

    “蠢狗问,现在轮回神教的守门人是谁?”

    卡伦回答道:“西莫森家族的人。”

    凯文笑了,喊道:“汪汪!”

    “蠢狗说,在他所在的那个年代,西莫森是轮回之门内的一个强大亡灵的名字。”

    现在轮回神教内的第一大家族西莫森家族,发源地在轮回之门内?

    普洱惊讶地摇了摇尾巴,

    道:

    “真的么,我都不知道,外面也丝毫没有相关的说法,看来我还是年纪太小太年轻了。

    这么说,轮回神教岂不是早就和轮回之门内的世界融合了?”

    凯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同意普洱的这句话。

    卡伦则抿了抿嘴唇,

    说道:

    “是轮回神教被轮回之门,污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