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阳间借命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两百第十二章 值得么?
    这是一记极为响亮的耳光。

    理查怔怔地抬起头,看着身前自己父亲脸上那道鲜红的巴掌印。。。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父亲!”

    理查扑向了艾森先生,抱住了他的腰,急促地说道:

    “父亲,您可千万别伤害自己,您要打就打我吧。”

    “好。”

    “……”理查。

    “啪!”

    理查只觉得视线一阵模糊,脑袋里一阵发晕,整个人摔坐在了地上,他的脸侧,也出现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啪!”

    又是一记脆响,艾森先生另半张脸上也出现了巴掌印。

    见到这一幕,理查马上意识到将要再发生什么,马上大叫起来:

    “啊!”

    “啪!”

    “噗通!”

    还没等理查站起身,他的另半张脸也挨了一记耳光,只能重新摔坐回了地上。

    艾森先生再次举起手,对着自己的脸:

    “啪!”

    “不要啊,父亲!”

    “啪!”

    “啊!”

    艾森先生或许并不知道“子不教父之过”这句话,但这并不妨碍他此时来诠释这句话的内涵。

    就这样,艾森先生每次都是先给自己来一下,然后再给理查来一下,理查被抽得哇哇大叫,终于迸发出了潜能,一个侧滚,然后手脚并用想要爬起逃离客厅,但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带给他一种深深的绝望:

    “秩序——囚笼。”

    “……”理查。

    理查整个人被束缚住,重新拉扯到了艾森先生面前。

    “父亲……”

    “砰!”艾森先生对着自己胸口一拳。

    “砰!”理查腹部也中了一拳。

    “砰!”

    “砰!”

    理查被打得将回家之前喝的兑水奶茶全都吐了出来。

    终于,自己的父亲停手了,理查本以为这一切要结束了,但他却看见自己的父亲解下了腰带。

    “不……不要。”

    “啪!”

    “啪!”

    “啊!”

    理查不断地发出惨叫声,他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呼喊自己的母亲,但母亲明明就在厨房,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现?

    难道……父亲先一步在家里布置下了结界?

    …

    “您就这么看着么?”

    站在二楼,看着下面儿子正在被打的凯曦强忍着泪水对身边的老妇人问道。

    “父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没有什么隔夜仇的。”

    老妇人手里抱着一个蓝色的水袋,里面装着的是一块岩晶石,可以持续的提供热量。

    上次卡伦来到古曼家做客,觉得古曼家家风很不错,一家人很是和善,但一个大家族能保持和睦和谐通常都需要一个人能让其他家族成员都畏惧,在茵默莱斯家是狄斯,在古曼家则是老妇人承担这一角色。

    只不过她比狄斯更擅长在人前表现出一种慈祥与柔和。

    而当她开口说不准去时,凯曦只能停留在原地不能去阻拦那对父子。

    “他是您的孙子!”

    “我知道。”老妇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上次艾森教训自己儿子是什么时候,你还记得么?有些年头没见过了吧,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似乎终于又学会如何将憋在心底的情绪发泄出来了。

    这是一个好征兆,为了自己父亲的病,理查吃一些苦,也是值得的。”

    “母亲,您不能这样,我见不得我儿子被这样对待!”

    “现在见不得了,那前些年你离开家申请调入桑浦市这些年没怎么照顾过你儿子时,你怎么就看得下去了?”

    “这不是一回事,我和您不一样,您不止一个孙子,可我就理查一个儿子!”

    “我不止一个孙子?”

    老妇人目光微凝,她的脚下出现了一道绿色的星芒,随即凯曦脚下也出现了一样的星芒,且在刹那间将凯曦完全困锁住。

    凯曦虽然前不久受过伤,但她毕竟是神教的述法官,可此时,却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

    老妇人转过身,看向自己的儿媳妇,冷声道:

    “把你刚刚的话,再复述一遍。”

    “我……”

    老妇人手中的暖手袋内释放出一缕蓝色的光辉,最终形成了一根布满倒刺的荆棘。

    凯曦很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老妇人,她原本只是觉得老妇人可能会因为对那个私生子的愧疚所以带着些补偿性质的疼爱,但她真的没料到老妇人会为一个私生子做到这一地步!

    她刚嫁入古曼家时就知道自己丈夫的母亲很不好惹,但这些年,双方之间的相处一直还算融洽,就算自己擅自离开了家去了桑浦市工作,眼前这位老妇人也没说什么,更没找上过自己。

    可眼下……

    “年纪大了,脾气也就越来越好了,一代人管一代人的事,小辈的生活我本来就懒得搭理,但,有些事不一样。

    把你刚刚说的话,

    现在,

    在我面前,

    重复一遍。”

    凯曦放弃了抵抗,没有尝试用术法冲破眼前的桎梏,她到底还是不敢和眼前的老妇人真的动手,转而撇过脸,道:

    “那个卡伦,不就是您的孙子么?”

    “你都知道了?”老妇人身前的荆棘轻轻摇晃,“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上次卡伦来家里做客时,我看出来了。”

    “唉,居然被你看出来了。”老妇人叹了口气,指尖在水袋上轻轻敲击,像是在思虑着什么。

    “卡伦救过我的命,您如果想要将卡伦接回家里,我会同意的,卡伦没有母亲了,我愿意照顾他,当然,我也不是很会照顾人,但我容得下他,于情于理,我都无话可说。

    但我就是见不得,您和您的儿子,额外的偏心!”

    “你是心里不平衡么?”

    老妇人低下头,伸手抚额,眼眸内,流露出些许阴郁的光泽,像是在做着什么艰难的抉择。

    凯曦昂起脖子,道:“对,我就是不平衡,我愿意让他回来,愿意让他回归古曼的姓氏,但我希望你们能把他和理查平等对待。”

    老妇人顿住了,

    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儿媳妇:

    “回归……古曼的姓氏?”

    “是,我愿意。”

    “你……愿意?”

    “他救过我的命,就算没救过我的命,他真要回来,我会生气,但我不会阻止,毕竟,他也是艾森的孩子。”

    “额……”老妇人。

    老妇人看着自己的儿媳妇,自家的儿媳妇也这样看着她。

    楼下厅堂里,父与子之间的搏斗还在继续,楼上,婆媳之间的较量却已将进入尾声。

    “呵呵……呵呵呵……”

    老妇人笑了起来,笑弯了腰。

    她挥了挥手,束缚着凯曦的阵法消散,凯曦恢复了自由。

    “好的,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理查和卡伦,我会一视同仁的,但卡伦那小子并不愿意回来,也不愿意回归古曼的姓氏。

    他是个有心气的,也是个有能力的,他大概也不屑于想借助古曼家的关系获得些什么。

    我喜欢那孩子,是因为那孩子确实优秀招人喜欢。

    理查……”

    老妇人扭头看向客厅里还在玩着“腰带接力”游戏的父子,摇摇头,继续道:

    “怎么说呢,有时候别怪我偏心,你的儿子在能力方面确实比不过人家卡伦,这一点,你这个当母亲的,有无法推脱的责任。”

    “我知道,我有责任。”

    “你能知道最好,我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了。”老妇人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凯曦则长舒一口气,走到扶手边,看着下方的父子,忽然间,她有些腿软,只能靠双手撑着栏杆强行稳定住身形。

    此刻,她已经无力去管楼下那对父子的事了,因为她清楚,艾森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打死理查,可刚刚,她自己……

    凯曦单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自己内心的“噗通噗通”。

    卡伦,不是艾森的私生子?

    “我要休息了,别吵。”快走到自己卧室门口的老妇人对下面喊道,然后,老妇人又朝着儿媳妇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笑了笑。

    凯曦后背马上一阵发凉,当即在心里道:

    “不,卡伦就是艾森的私生子,他就是!”

    …

    艾森先生坐在地上,理查趴在地上,父子俩都伤痕累累。

    理查到现在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被打,而且还被打得这么狠。

    当然,这一切,卡伦都有预料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表弟,能精准踩雷到这种程度,如果说眼前是一块地雷场的话,那么表弟就是蹦蹦跳跳非雷不落脚。

    艾森先生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再用手背擦拭去自己嘴角的血渍,看着身前躺着的鼻青脸肿的儿子,他有些奇怪,自己心里非但没有多少怜惜,反而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畅快。

    身为父亲,艾森先生清楚这种情绪不应该出现在他的心里,但他也无法否认自己的真实感受。

    长舒一口气,艾森先生双手撑着身后的地砖,脑海中浮现出在那个特殊空间内身形巨大带着鎏金条纹的卡伦。

    怪不得自己的儿子先前一直吵着闹着想加入那支猎狗小队,

    这个小队,

    是真的有意思,呵呵。

    ……

    回到家后的卡伦先洗了个澡,洗完澡后没按照以往习惯上床,而是穿着睡袍进入自己的书房坐下。

    伸手,拨了一下桌铃。

    很快,阿尔弗雷德端着点心和一杯冰水走了进来,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在书房里坐下,一本新笔记本摊开放在他的腿上,随时准备做记录。

    每次卡伦从外面回来遭遇和见到一些事时,回来后都会向家里的猫狗与收音机报备。

    普洱坐在凯文背上进入书房,随后跳到了卡伦书桌上。

    凯文则趴在地毯上,吐着舌头,在秃顶的狗头衬托下,显得无比憨厚。

    卡伦先讲述了自己这次任务的开头情况;

    起初,阿尔弗雷德在认真做着笔录,普洱则玩弄着自己的尾巴,凯文继续趴着。

    渐渐的,阿尔弗雷德继续做着笔录,普洱继续玩弄着自己的尾巴,凯文却默默地站了起来,歪起了头。

    等卡伦说到看见喷泉池中央的那座雕塑以及碑文上的刻字时,

    阿尔弗雷德和普洱,分别握着笔和尾巴,看向凯文。

    大金毛开始来回踱步,显得有些紧张。

    卡伦讲述了自己带着队长尼奥进入红色大门内的经过,但敛去了里面的蓝色小门内的发现,因为卡伦觉得,里面的那三扇窗子属于凯文的隐私,这部分没必要公开。

    凯文长舒一口气,重新趴了下来。

    等到卡伦讲述到进入那个特殊空间变成一个巨大鎏金光团时,普洱开口道:

    “哦,真有趣,没想到那副面具竟然还有这种效果。”

    阿尔弗雷德则诚声道:

    “幸好有那副面具做遮掩。”

    卡伦一直讲述到自己送艾森先生下了车,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普洱开口道:“这次的任务可真是充实。”说着,普洱看向凯文,骂道,“蠢狗,你就不懂留几件神器让我们家的少爷去挖宝玩玩么!”

    蠢狗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

    普洱继续道:“秩序神教用了你留下的东西,话说,当初你成功了没?”

    凯文摇了摇头。

    “那你和秩序之神还认识?”

    “汪。”

    “不算认识?那就是你曾经留下的痕迹,被秩序神教发现了?”

    “汪!”

    “你说你和秩序之神有过合作?”

    “汪。”

    “秩序之神帮你杀了海神?都帮你一起弑神了,还说不认识?”

    “汪,汪,汪。”

    “等价交换,你用你当时的研究成果和秩序之神完成了交换,那之后呢,你为什么还被秩序镇压了?”

    “汪。”

    “因为你研究出了一点成果?哦,天呐,秩序之神可真不要脸。”说完这句话后,普洱还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窗户。

    “普洱,接下来你来负责从凯文那里获得一些讯息。”卡伦吩咐道。

    “少爷,我也可以,而且我来的话,可能会更方便一些。”阿尔弗雷德自荐,因为他也学会了狗语。

    卡伦看向凯文,道:“你可以说一些能说的东西,主要是防止以后我再碰到有关于你的事情会措手不及。”

    凯文点了点狗头。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家里有什么事么?”卡伦问道。

    “家里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事,不过昨天的《秩序周报》少爷您应该还没来得及看。”

    “嗯,有什么大消息么?”

    “有的,秩序神教和轮回神教的谈判地点已经确定。”

    “哦,在哪里?”

    “在……暗月岛。”

    “暗月岛?”

    听到“暗月岛”这个地名,普洱马上露出了警惕之色,虽然它知道卡伦没让那位奥菲莉娅小姐怀孕,但它更清楚,那位奥菲莉娅小姐对自家卡伦很感兴趣!

    “地点怎么会安排在那里。”卡伦有些疑惑。

    轮回神教已经在上次战争中失败,只坚持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也就是因为卡伦是秩序神教内部人员,所以感触有限,其实这场两个正统神教之间的战争,着实震撼了整个教会圈。

    很多人都没能意识到,神教之间的战争,竟然能打得迅速打得这么快!

    但投降谈判事宜,是需要时间去推动的,双方需要达成一个具体的条目,秩序神教必然会从谈判桌上获得更多的利益。

    按道理,双方安排一个中立地点进行谈判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可问题是,暗月岛太远了,除非……双方布置了传送法阵。

    是上次秩序神教与暗月岛达成合作协议之后刚刚布置起来的传送法阵么。

    看来,上次双方的谈判成果非常巨大啊,毕竟,传送法阵的布置,等于是将自己的腹心完全袒露了出来,这次轮回神教之所以败得那么凄惨那么迅速,也是因为秩序神教动用信使空间的传送法阵打了轮回神教一个措手不及。

    “好的,我知道了。”卡伦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摸了摸普洱的脑袋,“你这炸什么毛。”

    “暗月又要斑驳了。”

    “这种级别的谈判,我怎么可能去的了,地点又不在维恩。”

    “好吧,也是。”普洱觉得卡伦说的很有道理,然后就走到书桌边,猫爪子对着桌面连拍三下,对凯文喊道:“蠢狗,今晚不把你前世今生交代清楚,就别想睡!”

    “……”凯文。

    “明天吧。”卡伦说道,“我今晚想和凯文聊聊,阿尔弗雷德,准备一些啤酒送到屋顶去。”

    “好的,少爷。”

    普洱好奇道:“为什么要去屋顶?”

    “因为那里视野好。”

    ……

    卡伦坐在屋顶上,凯文趴在旁边,阿尔弗雷德送来了啤酒,卡伦是一大杯冰啤,凯文面前则放着一个狗盆,里面倒满了啤酒。

    “少爷,需要我留在这里翻译么?”

    卡伦摇摇头。

    “好的,少爷,那我就先下去了。”

    等阿尔弗雷德下去后,卡伦举起酒杯,朝着身边趴着的凯文晃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口。

    凯文伸出舌头,舔了几口酒。

    随即,卡伦放下酒杯,后脑枕着双手,向后躺了下来。

    凯文伸出狗爪搭在卡伦身上,疑惑道:

    “汪?”

    “我听不懂你的汪,我也没打算在这里问你什么秘密,就想陪你喝点酒,看看月亮。”

    凯文愣住了,随后,它又舔了两口酒,然后靠着卡伦匍匐了下来。

    一人一狗,都在看着天上的月亮,月亮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光辉,撒照在他们身上。

    过了一会儿,凯文又伸出狗爪,轻轻推了推卡伦,卡伦侧过脸看向凯文,见它满脸期待。

    “我不想问。”

    凯文摇了摇头,狗爪继续轻推卡伦,像是在催促。

    “我能理解。”

    凯文继续轻推卡伦。

    “哦,知道了,你是为了氛围?好吧。”

    凯文闻言,马上重新趴好,面朝月亮的方向,身体放松,它的毛发在月辉下显得很是精致与润亮。

    卡伦开口问道:

    “为了她,值得么?”

    凯文闭上了眼,尾巴轻轻一摆,将脑袋枕在自己的狗腿上,柔声道:

    “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