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阳间借命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两百三十一章 真相!
    卡伦见状,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艾森舅舅直接陷入迷失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就真的太可笑了,自己来帮人家做治疗,本来人家只是生活不便,经过自己治疗后,直接重症了?

    但很快,卡伦就发现自己是虚惊一场,因为艾森舅舅眼里的血色开始慢慢退去,目光也变得柔和……或者叫伤感了许多。

    这意味着,艾森舅舅不是在自己引导下杀死了他的姐姐,而是在过去,他就是这么做的。

    可能是在梦里,可能是在恍惚间,面对自己姐姐对自己的哀求,他不忍姐姐继续承受折磨,将姐姐杀死。

    这对亲人而言是一种解脱,但出手的人,很难从理性的角度来为自己开脱。

    就比如……狄斯。

    卡伦知道,狄斯一直对当年亲手杀死自己儿子和儿媳这件事耿耿于怀,从未走出来过,为此,他甚至开始怀疑秩序之神,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以至于凝聚出了第二枚神格碎片。。

    虽然并不是艾森亲自下的手,但那种逼真的感觉,心理道德上所承受的自我谴责,其实和自己下的手,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应该就是艾森的病因。

    他其实从里面走出来了,因为在那之后,他还能继续工作,继续提升境界,继续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

    但他却把一部分自己,永远留在了那个画面中,那扇门后面。

    就像是身上有一处巨大且一直无法愈合的伤口,哪怕没碰,被风吹一吹,也疼得厉害。

    此时此刻,卡伦发现自己没办法去安慰和开导眼前这个男人。

    你不用自责;我没有自责。

    她的死不是由你造成的;我知道不是由我造成的。

    她不会怪你;我知道姐姐不会怪我。

    卡伦甚至能够预想到自己说出这些开导劝解话语时,艾森舅舅会如何回应自己。

    他早就看开了,也早就开解过自己了;

    但他就是,

    单纯的难受。

    这个情绪, 一直积压在他心里, 无法消散,最终影响到了他精神上面出现了障碍。

    “治疗结束了么?”艾森舅舅开口问道。

    “结束了。”

    “我觉得舒服了一些。”艾森舅舅用手背开始擦拭自己眼角的泪痕,“其实, 我知道自己出现了问题,但我更清楚, 没有办法去解决它。”

    卡伦点了点头。

    “很让我愧疚的是, 因为我的问题, 导致家人被影响,虽然我很努力, 但我发现我越来越难以承担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父亲的角色。”

    艾森舅舅站起身, 他对卡伦露出了微笑, 道:“我能感觉到你的专业。”

    “谢谢。”

    “我还没有感谢你对我和我妻子的救命之恩, 在那一晚, 如果你没有及时出现,我和我的妻子肯定已经不在了。说不定现在, 家里正在举行着我们的哀悼会。”

    艾森舅舅说话比之前多了许多,而且也流利了许多,这并非是因为他的病情好转了, 而是糜烂的伤口刚刚被大力撕开,剧烈的疼痛让他整个人反而得到了一种反向刺激。

    但这只是暂时的, 用不了多久,他又会逐渐变回去, 而且,可能还会更敏感, 也就是病情大概率,还会加重。

    “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有什么需要或者帮助,可以直接来找我。”

    “好的,艾森先生。”

    “那么现在,我想一个人继续独处一会儿。”

    “好的。”

    卡伦走到门口,准备打开书房门时,他停住了, 转身,看向艾森舅舅:

    “艾森先生,其实,不是没有治疗方法。”

    “嗯?”

    “我有一个方法, 或许你可以试一试。”

    “请说。”

    卡伦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指向了艾森舅舅:

    “可能,你需要一副面具。”

    “面具?”

    “是的,短暂地,偶尔地,换一个身份。”

    “我不想逃避。”

    “不是让您逃避,而是让您发泄。”

    “发泄……”

    “您体内积攒的这些情绪,一直无法找到一个宣泄口,就像是沼气池,您知道沼气池是什么东西么?”

    “我知道。”

    “好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在您现在的身份下,您无法去将它宣泄,但换一个身份时,您就能说服自己了。”

    “说服我自己?”

    “我觉得您可以尝试一下。”

    艾森舅舅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他理性,不需要劝解,不需要开导,但太过理性的人,一旦出现问题,反而会找不到那种类似溃堤一样的情绪宣泄口。

    “我好像,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

    “这个持续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您只需要偶尔的换一个身份,然后看看效果,我想,大概率您会发现,在您现在这个身份下,可以变得更正常了。”

    “所以,具体地该怎么做?”

    “您需要向我保证,您会保密。”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知道该如何对待我的救命恩人。”

    卡伦点了点头,怎么说呢,社恐人的保证,总能给人一种极大的可靠感。

    “我可以请人帮您制作一副面具,戴上它,您就能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不仅是脸,是整个身材、声音以及……气质。”

    艾森舅舅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卡伦,道:“这是我的津贴卡,我知道制作这样的一副面具,肯定不便宜。”

    卡伦没接这个卡,而是苦笑道:“您的这张卡,我无法使用,因为见不得光,您最好能给我现金。”

    “我没有。”

    “您儿子手里应该有不少。”

    “好的,我去找理查要。”

    对不起了表弟,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父亲的健康。

    “另外,有件事我想提醒您一下。”

    “请说。”

    “那就是如果您把您的津贴卡交给凯曦夫人保管,可能会有利于改善一下你们之间的夫妻关系。”

    “好,我知道了。”

    “最重要的是,保密,连您的家人都不能知道您的新身份。”

    “我明白,但我觉得,单纯一个新身份,可能无法起到真正的作用。”

    “我懂,我懂。”卡伦抬了抬手,“我已经为您设计好了,因为我知道一个地方,能经常面对一些,可以宣泄情绪的机会。”

    “什么地方?”

    “秩序之鞭小队。”

    “你说的是……”

    “没错,我们猎狗小队,我们的队长绝对是一位能够带领我们所有人去发泄的牲口。”

    “可是理查……”

    “能够换一种身份和自己儿子相处,也算是一种把过去缺失的父爱弥补回来的不错方法,不是么?

    毕竟,这世上很多父亲都希望能够和自己的儿子成为真正的朋友。”

    对不起了表弟,这也是为了你父亲的健康。

    “好的,我同意,但我的本职工作……”

    “您可以以心理问题为理由,向上面申请停职休息一段时间,毕竟,我相信上面也不放心让一位疑似将要迷失的神官继续坐在这么重要的岗位上,只不过这样可能会影响您的名誉。”

    “没问题,我不在乎名誉。”

    “还有一件事就是,您成为我们秩序小队的编外队员,需要我们队长的批准,我们的队长不是一个很好糊弄的人,所以我会将您的身份告知我的队长,也请您放心,整个小队里,只有我和我的队长才知道您的身份。”

    “好的,没问题。”

    “等一切安排好后,我会来通知您。”

    “我等你。”

    “那治疗方案,就这么定下了,提前祝福您能有一个好的疗效。”

    “但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你可以不回答。”

    “您请问。”

    “卡伦,你现在脸上,戴着面具么?”

    卡伦笑了,回答道:

    “如果内心足够真诚,脸上是否戴着面具,我想已经不重要了。”

    ……

    卡伦走出了书房,又走回餐厅。

    为了给卡伦的“治疗”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古曼家众人在用完晚餐后并未回到客厅,而是继续坐在餐厅。

    没等众人开口询问,卡伦就主动道:

    “艾森先生的问题很严重。”

    这个话,在场所有人都没觉得吃惊,他们当然清楚艾森先生的状况已经到了多离谱的地步。

    “我目前已经向他提供了一个治疗方案,我想,应该会有一定的效果,但具体的效果,只能用时间来证明。”

    “谢谢你,卡伦。”

    理查站起身,向卡伦很正式地道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卡伦微笑回应。

    老妇人主动向卡伦招手:

    “卡伦,过来,来,到奶奶这里来。”

    见到这一幕,卢茜伸手抚额,再用目光偷偷打量着凯曦,也就是自己的嫂子。

    凯曦面带微笑,但这微笑,有些凝固。

    卡伦走到老妇人面前,老妇人拿起自己面前的一盘甜点,亲自用勺子挖出一块像是布丁一样的东西,递送到卡伦嘴边:

    “来,乖,张口。”

    德隆老爷子见状,有些疑惑,他觉得自己的老妻对卡伦的态度,好像有些过了。

    达克和他的女儿露西娅也在此时特意看向了那边,显然,他们也察觉到了什么。

    唯有理查,对此毫无察觉,还介绍道:

    “卡伦,这是我奶奶亲手做的果冻,好吃极了。”

    卡伦张开嘴,吃下这一口。

    老妇人忙问:“甜么?”

    “不甜。”

    “那你,不喜欢么?”

    卡伦摇了摇头,道:“正好,因为我觉得对一个甜品的最高评价应该就是……不甜。”

    “呵呵呵呵。”

    老妇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从一个人做饭的习惯中是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口味的,老妇人做的菜肴明显没有维恩的重口,卡伦清楚,她是一位喜欢清淡的人。

    “你可真是我的宝贝,奶奶爱死你了。”

    说着,

    老妇人用勺子指向在座其他人,道:

    “他们啊,都不懂吃,我知道,你懂。”

    的确,在一群地道维恩人中,坚持清淡口味,确实很难。

    但这是否也意味着,老妇人不是维恩人?

    自己这个外婆,来自外方?

    看来,自己猜测的这个可能很大,自己的外婆所信仰的,应该不是秩序,因为老人的口头禅并不是“秩序之神保佑”。

    “奶奶,我平时也喜欢自己研究一些菜式,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真的么?好!好!好!”老妇人放下点心,抓着卡伦的手道,“以后啊,不管理查那小子在不在家,你想来,就直接来,哦对了,我平时不住在这里,但这没关系,我打算从今天起,就住在这里了,这样你过来也方便。”

    “好的,奶奶。”

    卢茜留意到,自己嫂子凯曦的脸色,已经沉得要滴出水了。

    “我和你……和你德隆先生年纪都大了,时间不多了,我希望能在我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里,尽可能地去……去活得开心一些。

    你没有父母,是个苦命的孩子,你就把这里,当作你自己的家,知道么?”

    “好的,奶奶。”

    理查开口笑道:“奶奶,你对卡伦简直比对我这个亲孙子还要亲。”

    卢茜发现自己嫂子的指甲,已经抠入椅子了。

    德隆老爷子开口道:“对,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常来做客。”

    达克也开口道:“也欢迎你到我家来做客,哈哈。”

    说着,见自己妻子没反应,他还用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妻子。

    卢茜马上道:“嗯,嗯,是的,欢迎,欢迎。”

    凯曦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她的眼眶有些泛红,对卡伦道:

    “卡伦,再次感谢你曾救过我,母亲说的对,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你不要拘束。”

    说完,凯曦对老妇人和德隆老爷子道:“父亲、母亲,我想先上去休息一下,有点累了。”

    “那你快去吧,你身上有伤,别累着了。”

    “嫂子,我扶你上去。”卢茜也起身,搀扶着凯曦上了楼。

    “奶奶,德龙先生,达克先生,露西娅小姐,时候不早了,感谢大家的盛情招待,我就先告辞了。”

    餐厅余下的众人将卡伦送到了玄关处,理查则将卡伦送到了车上。

    卡伦坐进车里后,理查还趴在车窗处问卡伦:

    “我父亲的问题,真的有缓解的办法?”

    “嗯,是的。”

    “真是谢谢你了,卡伦,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希望你知道今天的真相后,不要恨我。

    “再见,开车注意安全。”

    “再见,在家注意安全。”

    ……

    二楼,卧室。

    妯娌两个人相互依偎。

    凯曦开口道:“不可能错的,不可能错的,我知道母亲来自于阿尔特家族,阿尔特家族拥有着极强的事物感知力,她肯定是感应到卡伦的血脉了,她急不可耐地让卡伦喊她奶奶。”

    卢茜抿了抿嘴唇,她自己母亲的事,她无法反驳。

    “母亲这是做给我看呢,她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凯曦说道。

    “唉……”卢茜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嫂子。

    换位思考的话,她肯定会比自己嫂子更抓狂。

    “他救过我的命,卢茜,不管怎样,她救了我和艾森,那一晚,真的,如果没有他的及时出现,我和艾森现在肯定已经不在了。

    我会尝试接受他的,我会的,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管怎样,他没有任何错误,他对我只有恩。

    就是母亲应该给我一个反应的时间,她应该再多为我考虑一些,真的,她是如此地不相信我,以至于片刻都等不及了么?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的,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的,但母亲真的不该这样,不该这样,呜呜呜……”

    在外面再强势的女强人,也终究会有柔弱的一面,哪怕她是一位述法官大人。

    “我觉得,既然母亲没有把这件事说破,事情说不定就还有转机,有没有一种可能,仅仅是因为卡伦和母亲很投缘呢?”

    “你觉得可能么,卢茜?”

    “我是说万一,万一有这种可能呢?母亲现在毕竟年纪大了,人年纪大了后,有时候就会很感性。所以,可能仅仅是我们误会了呢?

    虽然这些年因为我哥的原因,你们分居着,但我记得一开始时,你和我哥的感情非常好的,你们从相恋相知到结婚再到有了理查,你们一直都很恩爱,不是么?

    卡伦的年纪,比理查还要大一点吧,所以这怎么可能呢,在那时候。”

    “其实,你哥哥告诉过我,在他认识我之前,他有过一个前女友。”

    “有么?是谁?”

    “他跟我说她在执行任务中死了,呜…………他骗我,卢茜,他居然骗我!”

    “我觉得这个事,还能再思忖一下,还能再了解一下。”

    这时,卧室门被推开了,艾森先生出现在了门口。

    凯曦马上不哭了,两个女人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艾森先生将自己的津贴卡放在了凯曦的手中,然后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卧室,还带上了门。

    凯曦看了看手中的津贴卡,

    然后看向卢茜,

    马上哭得更厉害起来:

    “呜…………卢茜,他在补偿我,他在补偿我!!!”

    凯曦抱着卢茜,哭得无比伤心:

    “卡伦真的是他的私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