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两百零五章 十年之前
    ..,最快更新!

    德里乌斯在谈判时曾说过,那个囚笼空间很不稳定,只需要抽出两块砖,就会崩塌。

    抽出两块砖的意思,就是用帕米雷思教最擅长的空间手段,对那个空间进行定点爆破,如同爆破拆楼。

    身为帕米雷思教的神子,德里乌斯是利用现在位于那个囚笼空间内的西蒂长老和第七骑士团作为谈判的筹码为帕米雷思教争取利益。

    从今天的谈判走向来看,他确实是成功了,在秩序神教咄咄逼人的姿态下,他尽可能地为合并争取到了最大的自主性。

    这一点,从莱昂和劳雷极为不满地牢骚中就可以看出来,因为他们更看重的是实际利益而不是虚名。

    他们想要的,是把真神帕米雷思送上秩序之光增卷故事里供着,然后把帕米雷思教敲骨吸髓,同化个干净。

    原本,事情应该向这个方向发展才对。

    可现在,一切都伴随着伯恩主教的这句话,出现了巨大偏差,不,是颠覆!

    站在这里的卡伦甚至觉得,就算是有“安保条例”在,但这个,也是自己能听的?

    这种密谋,好像已经脱离了“静默”的阻隔,也不再是谈判结束前无法离开安卡拉酒店所能限定的。。

    当砖头被抽出,囚笼空间崩塌,西蒂长老和第七骑士团遭遇劫难后,自己这个知情人,还能活着走出去?

    拿一个骑士团和一位神殿长老当作祭品,不管是出于何种的目的,就算这位伯恩主教背后的真实身份再不一般,也不是他能正大光明承受的代价。

    卡伦下意识地抬起手,想敲击几下耳朵边的那块蓝色贝壳,他想向队长求救。

    然而,手抬到一半时,卡伦就看见伯恩主教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

    不是站在他前方的伯恩主教, 而是落地窗里的“伯恩主教”, 他在本尊没动的前提下, 扭转过了身子,这个画面,诡异至极。

    卡伦犹豫了一下, 抬到一半的手,抓了抓另一只手的手背, 像是起了湿疹想挠挠。

    和卡伦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灭口不同, 德里乌斯现在的情绪瞬间进入了一种类似暴走的状态, 他对着伯恩主教近乎咆哮道: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做什么!”

    一旦囚笼空间崩塌, 面对如此损失的秩序神教将再无其他选择,帕米雷思教必然会被愤怒的秩序湮灭!

    到头来,所有的铺垫, 所有的谈判, 都会成为一个笑话。

    他的付出, 他的设计, 他的努力,顷刻毫无意义。

    伯恩主教看着德里乌斯, 叹了口气,道:“明明你比我年轻得多,可为什么, 你身上的暮气却比我要重呢?”

    “我要知道真相!”

    “你已经做完了你该做的了。”

    伯恩主教转身,看向卡伦, 道:“会面时间结束了。”

    卡伦点点头,道:“我送您离开。”

    伯恩主教向门口走去, 但在经过德里乌斯身边时,被德里乌斯伸出手臂拦住。

    德里乌斯的神情有些狰狞, 或许,父子之间哪怕很多年没见面,但彼此之间依旧存在着某种感应,他能感觉到,伯恩主教对他先前所说的,不是恫吓更不是在开玩笑。

    “把话说清楚再走!”

    伯恩主教微微一笑,伸手想要挡开德里乌斯的手臂。

    德里乌斯手臂上当即发出一道蓝光, 空间的气息流淌而出,想要封锁这块区域,这是一种类似秩序囚笼的术法,但比秩序囚笼更加浑然天成。

    伯恩主教掌心中出现一团黑色的光圈, 刹那间击穿了这个正在成型的空间封锁,同时,这一股黑光瞬间没入德里乌斯的身体,将他整个人禁锢了下来。

    “噗通!”

    德里乌斯跪在了地上。

    只是一次交手,德里乌斯就完败于伯恩主教。

    真正的交锋,往往不会出现互相术法放送,打得很热闹,在拥有绝对的实力差距时,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

    卡伦上一次看见如此简单对敌的,还是自己的爷爷出手时。

    此刻,身为贴身安保人员的卡伦没有上前“解救”德里乌斯,人家父子之间的打闹,自己不适合出手,最重要的是,面对深不可测的伯恩主教,卡伦觉得就算自己出手,很大概率是地上多跪一个。

    伯恩主教准备离开,但刚走没几步,被禁锢在地上的德里乌斯胸口处出现了一道蓝色的星芒印记,一只纯蓝色的虫子从星芒中飞出。

    当它出现时,卡伦感到自己的视线都产生了一种撕裂感,像是有一把刀子,正在对自己的感知进行着切割。

    蓝色的虫子直接向着伯恩主教后背冲去,伯恩主教并未回头,落地窗中的“伯恩主教”却在此时伸出了手,他的手从玻璃内延伸进了现实,在空间之虫触碰到伯恩主教前,将其一把攥住。

    空间之虫开始挣扎,他身边的空间也出现了扭曲和撕扯,但攥住它的手本就是从无形到有形,并不属于纯粹的存在,所以任凭空间之虫如何努力,依旧无法挣脱束缚。

    很快,它体内的力量似乎消耗空了,变得萎靡起来,不再折腾。

    一同陷入萎靡的还有德里乌斯,卡伦看见他的耳朵和鼻子都溢出了鲜血。

    伯恩主教转过身,看着被禁锢在自己面前的空间之虫。

    “据记载,真神帕米雷思,就是靠着赛梅斯的陪伴,才得以自由出入大部分主神的空间,甚至可以随意穿行诸神的战场。

    这些空间之虫,就是赛梅斯的后代,但这些后代似乎都没有再重现过它们的始祖赛梅斯的风光。

    我的儿子,你觉得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是因为空间之虫本身的血统退化,还是饲养者本身无法达到真神帕米雷思的高度,从而制约了空间之虫的进化?”

    伯恩主教手掌轻轻一挥,德里乌斯身上的禁制被解开,他整个人双手撑着地面,抬起头,满脸是血,可在此时却又呈现出了一种执拗;

    因为,他居然真的在回答问题:

    “我觉得,两个原因都有。”

    伯恩主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的回答是对的,但我不喜欢你这种回答,在我看来,如果二者是共生关系的话,造成一方落后的原因,只能是一方没有足够的强大。

    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共生关系?

    卡伦看着依旧被禁锢在那里的蓝色虫子,所以,德里乌斯与这只空间之虫的关系,等同于自己和普洱之间的关系?

    这时,卡伦心里忽然有些庆幸,庆幸普洱不是一只粘乎乎软塌塌的模样。

    伯恩主教似乎很有耐心,他蹲下身子,看着正大口喘息的德里乌斯,像是一位正在教育儿子的父亲:

    “如果你足够强,它就不会这么虚弱,如果它足够强,你也能靠着它破开我的禁锢;

    要知道,双方一起变强的难度,往往比一方变强要大得多。

    这就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很多时候,太多的拉扯和权衡,除了给予自己内心一种虚假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外,其实没有什么真实的意义。

    我说的这些,不符合道理,但符合实际。”

    伯恩主教伸手,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脑袋。

    “塌了么?”德里乌斯依旧倔强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嗯,塌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血和眼泪混合,从德里乌斯的脸上滴淌下来。

    “你是在为帕米雷思教而伤心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这只空间之虫,能愿意主动出来帮你对付我,你们之间的关系,早就不是精神桥梁了,你们,是伙伴啊。

    果然,你早就融合了这只空间之虫,而且融合得非常好。”

    卡伦抿了抿嘴唇,所以那晚,德里乌斯真的是在故意伪装,让和自己关系亲昵的空间之虫,制造出暴走的假象,再通过自己和尼奥的目光,将这一情景通报给秩序神教的高层。

    “看来,我白担心了,我还真担心你太傻,放着这么珍贵的一只虫子不去融合呢。”

    卡伦脑海中浮现出理查对自己说的话,他说伯恩主教下电梯时,表情有些迟疑不定。

    所以,那时他是在担心这个?

    他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儿子是否还对秩序神教忠诚,他真正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会不会为了这所谓的忠诚,放弃掉那些珍贵的好处和机遇。

    “如果帕米雷思教没了,我会亲手杀了你,杀了你!!!”

    “啪!”

    原本在抚摸着儿子脑袋的手,忽然发力,德里乌斯的脸,被抵在了地板上,发出了一阵“咔咔”的摩擦声。

    “你今天在谈判桌上的冷静去哪里了?

    在我完全压制住你时,你居然还对我发出死亡威胁?

    呵,这得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就算是心里这样想,但也不用傻乎乎地说出来啊,这不是逼着我来杀你解除后患么?

    或者,

    在你心里,你还是把我当作了你的父亲,毕竟,作为一个父亲,肯定能容忍儿子的一点点叛逆,不是么?”

    伯恩主教攥着德里乌斯的头发,将他的脸提起来:

    “身为父亲,我感到欣慰,可身为派你去执行潜伏任务的上司,我感到很愤怒!

    我允许你拥有对帕米雷思教的爱,

    我允许你去拥抱帕米雷思的教义,

    我允许你背叛秩序神教,我允许你背离秩序之神,

    因为在我看来,真正的潜伏,是连自己都做到了欺骗。

    但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因为这所谓的感情,流露出像现在这种,让我觉得恶心和失望的神态!

    你是我的儿子,你是我的作品;

    我的儿子可以失去,但我不希望我的作品上,出现瑕疵!”

    伯恩主教的神情再度变化,他开始用自己的手指帮自己的儿子整理头发,柔声道:

    “明早会议开始的时间是8点,会议开始时,双方传讯室会被打开,消息可以进行传递;

    而砖头被抽去的时间是10点,这中间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选择让你的人向帕米雷思教发出讯息,让他们提前阻止这一切。

    我把选择权交给你,我希望,你能做出明智的选择。

    一种,在看清楚局势的前提下所做出的选择,希望,你不会再让我失望。”

    伯恩主教站起身,走向门口,卡伦帮他打开了房门。

    伯恩主教一边整理着自己的神袍袖口一边对卡伦微微一笑:

    “让您见笑了。”

    卡伦后退半步,低下头。

    伯恩主教走出了房间,卡伦关上门,陪着伯恩主教来到了电梯处,帮他按下了电梯。

    和上次一样,伯恩主教并未提醒自己要保密,没威胁自己,也没收买自己;

    仿佛在这个楼层里,秘密变成了最廉价的东西,满地都是,没人在意。

    电梯门开了,理查做了邀请的姿势,伯恩主教走入电梯。

    等电梯下行后,卡伦长舒一口气,回到德里乌斯的房间门口,没敲门,而是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德里乌斯正坐在地上,张大着嘴,手里提着那只蓝色的虫子,让虫子通过自己的嘴巴,进入他的身体。

    这个画面,看起来像是在吃新鲜的生蚝。

    卡伦不由再次庆幸,自己和普洱之间不用做出这样的事情。

    当然,卡伦也清楚,之所以会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合体”,是因为此时无论是德里乌斯还是这只空间之虫都已筋疲力尽,没办法用这个虫子出来的方式再让虫子回去。

    卡伦拿起一盒纸巾走了过来,先抽出一把,递给了德里乌斯,然后自己再抽出纸巾擦拭着地上的血渍。

    等清理好了后,卡伦又给德里乌斯倒了一杯水和一杯红酒,放在了茶几上。

    “您请好好休息。”

    说完这句话,卡伦就走出了房间。

    站在过道里,卡伦用手指敲击了几下贝壳,然后再次走到电梯门口。

    没多久,电梯上行,门被打开,理查身边,出现了尼奥的身影。

    理查看了看里面的情况,主动关闭电梯门,下行。

    尼奥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问道:

    “怎么了?”

    卡伦没有使用紧急情况下的敲击频率,所以尼奥也没显得多着急。

    接下来,卡伦将先前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尼奥。

    他知道尼奥的身份有问题,也知道尼奥一直隐藏着某种秘密,但在这个时候,他依旧选择和队长进行信息共享。

    尼奥双手抱肩,斜靠在墙壁上,听着卡伦的讲述。

    等卡伦讲述完后,尼奥点了点头,但还没等他开口,卡伦先开口道:

    “好了,队长,我回房间休息了。”

    尼奥笑道:“你就不好奇我会说些什么?”

    “队长你会说:哦,我知道了。”

    “嗯,这确实就是我想说的。”尼奥重新将银色面具戴在了脸上,“卡伦,你觉得这座安卡拉酒店怎么样?”

    “上一次,觉得这里是约克城风景最好的地方,是一个度假胜地。”

    “现在呢?”

    “一座监狱。”

    “是的,一座监狱,所以,在这里无论看见什么和听见什么都不用觉得意外。”

    “我正在逐渐尝试去接受平静。”

    “另外,秩序神教,肯定没那么白,但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黑暗。”

    卡伦很好奇,队长是在以何种视角说出这句话的。

    “你这两天又交了新朋友?”尼奥像是随口发问,让接下来的“晚安”不用那么直接和生硬。

    是莱昂和劳雷么?

    “不算朋友,只能算狱友,出狱后大概就不会再有交集。”

    “狱友?呵呵,很得体的回答。

    你似乎很擅长和那些身份尊贵的年轻人打交道,总能和他们相处得适宜。”

    “这是说话或者叫社交的技术。”

    “不是技术,因为这是别人想学也学不会的本领,毕竟,一条小奶狗就算叫得再怎么好听,也很难和一群老虎幼崽做成朋友,除非,它其实和它们是同一类。”

    尼奥伸了个懒腰,摆摆手,道:“晚安。”

    “晚安,队长。”

    电梯门打开,尼奥走入电梯,伴随着门关闭后的电梯下行。

    理查忽然听到了来自队长的声音:

    “无聊么?”

    “不,没有,我觉得我的工作很有意义。”

    尼奥转身,面对着理查;

    理查看见队长的肩膀在轻微的抖动。

    这时,队长脸上的银色面具飘落下来,面容平静,目光幽深地正在看着自己,他的肩膀依旧保持着轻微地抖动,但队长并没有在笑。

    理查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后背靠在了电梯壁上,他的身体,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冰凉的感觉从脸部传导过来,理查脸上被尼奥亲自戴上了一副银色面具。

    “小队刚定制的新一批银面具,这是你的。”

    “谢谢谢谢队长。”

    “你知道么,十年前,我也和你一样,在执行任务时,被安排站在这电梯里,那次会议开了足足一个月,我就在这间电梯里站了一个月。”

    “队长,感谢感谢您的鼓励。”

    “我可不是在鼓励你。”尼奥又拿出一副银色面具给自己戴上,理查看见队长的肩膀又在轻微地抖动。

    “叮”

    电梯门打开。

    尼奥走了出去,在身后的电梯门关闭后,尼奥摘下了面具,这次,他是真的在笑。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面具,

    喃喃道:

    “十年前的你,也这么傻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