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沉浮〕〔玄武裂天〕〔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八十三章 秩序的目标
    ..,最快更新!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走入前面店铺时,看见躺在角落里裹着被子的皮克,今晚轮到他打呼噜。

    其实,已经没必要再安排守夜了,因为卡伦这边已经搬到了这里,但当卡伦回来后,这一传统自然而然地被店里两个伙计又捡了起来。

    卡伦看见希莉从公共盥洗室里走出来,睡眼朦胧的她看着卡伦,道:

    “少爷,需要准备夜宵么?”

    “不用了,你休息吧。”

    “好的,少爷。”

    希莉走进一个小房间。

    所以,家里的女仆也变成住家了么?

    卡伦回到自己的卧室,凯文从狗窝里爬起身,甩了甩身子。

    普洱则趴在床头柜边,开着台灯,双爪蜷缩收于身前,一脸严肃认真。

    “在做什么?”

    “在构思。。”

    “嗯?”

    “我不能容许别人就这么抹黑我。”普洱说道,“所以,我要出自传。”

    “哦,好的,谁帮你写?”

    “小约翰,我已经找好了。”

    “初稿完成后可以给我看一下。”

    “当然,我允许你成为我伟大著作的首批读者。”

    “我只是担心你会写进去一些不该写的东西。”

    “怎么可能,我一向很谨慎,对了,你们聚餐到这么晚,又增添了什么新鲜项目?”

    普洱说着转了个身,继续道:

    “我可是听说男性之间的工作聚餐结束后,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去点心铺吃点心。”

    “队伍里有个很厉害的人叫格瑞,他擅长近战,我去和他进行学习。”

    “你们打架了?”

    “嗯。”

    “哦,我猜猜,流程肯定是你打不过他但你进步神速。”

    “你怎么知道?”

    “唔,你要清楚,我可是看着狄斯长大的,同样的一部电影我看第二遍时, 肯定能清楚情节, 是吧?”

    “呵呵, 我先去洗澡,累了,想早点休息。”

    “当然, 我已经帮你把床暖好了。”

    “那我还不如放一个热水袋。”

    “不一样,水的温度和体温是不同的!”

    “忽然这么殷勤, 你要做什么?”

    “我要一些点券, 你知道的, 我和凯文喜欢弄一些材料做一些研究啊拓印什么的。”

    “去找阿尔弗雷德要。”

    “哦,那只该死的收音机妖精抠门得很, 我前几天找他要他居然和我说家里开支很紧张。”

    “我这次带回来不少点券,你再向他要应该就有了。”

    “是么,真好, 我们的小卡伦已经长大可以从外面赚点券带回家了, 祖奶奶我很欣慰。”

    卡伦没有再和普洱贫嘴, 进盥洗室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后, 回到床上躺了下来。

    普洱又凑过来,问道:“这丧仪社是不接单了么?”

    “嗯, 我吩咐的,暂时不接普通人的单子了。”

    “那你的野心可真够大的。”

    “不是野心,只是不想麻烦, 好了,睡觉了, 明天还要去练习。”

    “晚安喵。”

    ……

    卡伦睡到了中午才醒来,洗漱之后, 从卧室里的门进入书房,看见普洱正在口述, 小约翰正拿着钢笔做记录。

    看见卡伦进来,小约翰马上道:

    “今天周末。”

    “嗯。”

    卡伦应了一声,走出书房。

    “少爷,您的午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的。”

    希莉为卡伦准备的是面食,有点像是炒面,配菜很丰富,她确实是在用心迎合卡伦的口味。

    卡伦一边吃着一边问道:“希莉, 你现在是住家了么?”

    “嗯,是的,一个星期可以回家一次,平时有事也可以回家看看, 这是阿尔弗雷德先生吩咐我的。”

    “这样也好,晚上回去不安全。”

    “因为我又有一家亲戚来约克城了,所以原本我睡觉的小房间已经被人住了,是我求阿尔弗雷德先生,才有的住家的条件,谢谢阿尔弗雷德先生,也要感谢少爷对我的收留。”

    “你赚这么多钱,在家里连张床铺都没有了么?”

    “不是的,少爷,那是亲戚,虽然我以前没怎么见过他们,不过,亲戚之间肯定需要互相帮助的,我是这么觉得的,对么,少爷?”

    “嗯。”卡伦应了一声。

    但他留意到,希莉避开了自己“你赚这么多钱”的问题,所以卡伦也就没有继续往下问。

    这个姑娘很勤劳,初见时,她肤色有些偏黑,但做了一阵子女仆后,肤色明显比以前白了不少,再根据昨天在盥洗室看见的那两浑白……

    意味着她原本偏黑的肤色应该是前几年经常在外打工晒太阳造成的,她本身应该是比较白的。

    “对了,希莉,你下午时帮我准备一些食物,我晚上要带去和朋友们分享。”

    “没问题,少爷。”

    把午餐吃完后卡伦起身,走到院子里。

    院子花坛边摆了一张长椅,旁边还有一个秋千,这会儿多拉和多琳正在荡秋千玩。

    卡伦走到长椅边坐了下来。

    多拉和多琳马上很礼貌地走到卡伦面前,向卡伦问好。

    卡伦微笑道:“你们继续玩。”

    “你们回屋去复习功课,不要打扰到卡伦先生。”莱克夫人走出来说道。

    两姐妹向卡伦鞠躬,然后跑回自己的房间。

    “让孩子玩玩不挺好的。”卡伦微笑道,“我挺享受看着她们玩耍的。”

    也算是代替帕瓦罗先生看着她们现在开心生活的样子吧。

    莱克夫人也坐到了长椅上,道:“我是想让她们去上学,只是她们现在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找学校比较麻烦。”

    “这个好办,找家庭教师就好,让阿尔弗雷德去安排,你放心就好。”

    “谢谢您,卡伦先生。”

    “夫人,我们不用这么见外。”

    莱克夫人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微微泛红,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时,皮克手里捧着报纸走了进来,道:“老板,今天的报纸。”

    卡伦伸手接过报纸。

    两份普通的报纸,是卡伦以前晚上躺床上经常看的,还有一份是卡伦订阅的《秩序周报》。

    “您先忙,有什么需要的,请对我说。”莱克夫人告辞。

    “好的,夫人。”卡伦对她点头。

    随即,就着午后略有慵懒的阳光,卡伦靠在长椅上开始报纸。

    晚上还要去昨天的地方和格瑞继续训练,所以下午的这段时光可以稍微悠闲一下。

    卡伦先看的是《秩序周报》,先跳开了那些关于信仰、术法的这类干货文章,而是专挑了一些有关于教会圈层的新闻看。

    果然,卡伦在报纸的一个版面上,看见了对一个教会的抨击新闻,是帕米雷思教。

    根据霍芬先生笔记里的记载,帕米雷思教拥有两个完整纪元的存在历史,比秩序神教存在的时间都要悠久。

    这个教所信奉的神是帕米雷思,这是一位很富有传奇色彩的神,因为他的职责是……送信。

    在很多正统教会和大教会的神话叙述中,神与神之间的故事,尤其是神之间爆发冲突时,无论是宣战还是停战亦或者是缔结联盟,都会有这样的一条记载:某某神命帕米雷思负责传信。

    所以,有一种说法是,帕米雷思掌握着某种空间天赋的能力,也正因为拥有这种能力,他才能轻易穿过各种神布置的空间,以最快的速度将信送达。

    当然,还有一种阴谋论是,上个纪元里诸神之间频繁爆发战争,其中很可能就有作为信使的帕米雷思在其间挑拨。

    但每次,帕米雷思都能站在胜利者的一方,比如某场神之间的大战结束后,胜利一方的代表神会让帕米雷思向世间宣传战争结束的福音。

    在现实里,现如今的帕米雷思神教一直是一个中型教会,这个教会最擅长的,是空间器具的制作。

    势力其实并不大,但没人敢小觑它,毕竟底蕴摆在这里。

    《秩序周报》中对帕米雷思神教抨击的点是,他们在暗中收留和保护光明余孽,而且列举出了一系列的证据,包括前阵子约克城内对光明余孽的搜捕中,发现很多光明余孽是借用空间圣器完成的逃脱。

    这其实是一个风向标,因为光明的覆灭过程中,现存的所有正统教会几乎都做过落井下石的事,帕米雷思教和光明余孽深度勾连,这显然是犯了整个圈子的忌讳;

    同时,不得不考虑帕米雷思神在神话叙事中的角色属性,让人很难不联想到是帕米雷思教认为光明将重新崛起,所以提前下注了。

    天命和预言这种事,神教是信的;

    但问题是,他们只信自己的,因为大家头顶上都有神,也都可以收到神谕,为什么要信你家的?

    所以,就算是帕米雷思教真的公开宣称他们接到了神谕,光明即将崛起,那大家也依旧会尝试合力,将光明再打压回去,除非……光明崛起的势头无法阻挡。

    卡伦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有多少真假,但在这篇报道下面,还引用了其他教会的声明,最轻的,都是表示严重关切,重一点的,则是已经开始对帕米雷思教进行抨击了。

    接下来还有一则新闻,那就是在长琴海海域,近期频繁发生诡异自然灾害,导致五艘货轮三艘游轮倾覆,原理神教发表了调查公告,说很可能是有势力在这片海域进行超规格空间圣器的实验所引发的。

    这篇报道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和前面的抨击呼应下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帕米雷思教会。

    兴许,进一步的证据和发现,会在下一期的报纸里出现,锅里的水,要慢慢地烧,直至沸腾。

    空间圣器么?

    如果秩序神教选定的目标就是帕米雷思教的话,在这场覆灭行动中,自家小队能否拥有空间圣器的收获?

    接下来,卡伦又随手翻了翻正常的报纸,看了一些国际新闻;

    维恩帝国又有两处殖民地爆发了独立起义,军队初始镇压也都失败了,需要帝国从其他地方调集更多军队去平乱。

    多国政府出台了反对维恩商品倾销的法案,维恩政府已经提出了严重抗议,并且保留使用对等报复的权力。

    曾经在维恩长大的现任乌兰斯国王向维恩请求海军入港,因为他担心国内正在酝酿着推翻王室的暴乱。

    卡伦觉得,自从自己来到维恩后,从国际新闻上看到的关于维恩的消息,几乎就没什么好消息,这个庞大的帝国,似乎正在走向崩溃与瓦解的下坡路。

    当然,卡伦并不觉得是自己带来了霉运,有些历史客观规律不可能因他一个人而改变。

    维恩国内新闻则是路德先生再次举行了集会,重申要以和平的方式争取权利,且要求政府给予他们拥有合法工作岗位的以及几代移民的紫发人种对等的投票权。

    路德先生今年很火,他所掀起的紫色维权运动正在逐步走向高潮,吸引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卡伦注意到照片中,站在路德先生身后以及下方站着的紫发追随者们都很有秩序,而且都戴着帽子,穿着各式西服,不是那种寻常意义上做着卑贱工作的非法移民形象。

    闭合上报纸,卡伦伸了个懒腰。

    这时,丁科姆拿着一封公函走了过来,卡伦打开,发现是由维科莱发起的他这个裁决官所管辖辖区内审判官的工作会议。

    时间在三天后的下午。

    “帕瓦罗先生不在,可以推掉么?”

    丁科姆回答道:“老板,送公函的人说,以往的会议可以不参加,但这次的会议必须参加,因为有位主教大人会来视察基层工作,我们这块区是他既定的考察点。”

    “哦,原来是这样。”

    那位主教大人,很大可能就是维科莱的爷爷了。

    其实自从上次见面后,卡伦就没再和维科莱有什么联系,他似乎也主动地和“帕瓦罗”划清了界限,不想再互相有什么牵扯。

    这也正常,不管当初嘴上说得多好听,说什么只要你帕瓦罗跟着我,我保管你能有更好的前途。

    但事实就是,帕瓦罗先生这个人设,足以让大部分的上司都不喜欢去接触。

    这一定程度上给了卡伦很大的便利,因为这样帕瓦罗先生就可以一直在外面做任务不用回来。

    可这次……

    “我知道了,我会通知帕瓦罗先生的。”

    “好的,老板。”

    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卡伦走进书房,发现希莉已经按照自己吩咐将食物打包好,卡伦提着这些吃的坐上车,来到了昨晚的那个厂区。

    看门的人换了,是一个一脸横肉的光头:

    “没见过你?”

    “梵妮和姵茖小姐是我朋友,我昨天来过。”

    “好的,您请进。”

    卡伦没有在一楼停留,直接来到了楼下,里面只有梵妮一个人,她正在练习射击。

    “真好,还带了吃的。”梵妮放下枪,走到卡伦面前,开始拿东西吃,“格瑞还没到,但应该快了,姵茖今晚不会来了,她有其他的事。”

    “嗯。”

    二人吃着东西时,格瑞走了进来。

    “格瑞,你吃了么,这馅儿饼的口味很不错。”

    “我吃过了,你们慢慢吃,不急。”

    格瑞默默地拿起一杆新的长枪,走上了擂台,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去包裹枪尖,事实上昨天被包裹的枪尖很快就裂开了。

    卡伦马上拿起希莉准备好的帕子擦了擦手,跑到架子那边拿起了长剑,上了擂台。

    “我不急的。”格瑞看着卡伦说道。

    “没有学生让老师等着的道理。”

    家里的猫老师和狗老师虽然阅历丰富,但毕竟没办法用猫爪和狗爪拿起刀剑和自己练手,格瑞是目前卡伦遇到的,最合适的老师,卡伦也很珍惜这次学习机会。

    “那,开始吧。”

    “好的,格瑞先生。”

    今晚的教学,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

    虽然格瑞依旧不能完全放开,但他至少能够比昨天要从容很多,不用再那么谨慎小心。

    卡伦依旧是一次次被击破了海神之甲,但每次持续的时间以及交手中所呈现出的内容,让他很是满意。

    然后,和昨天一样的是,在最后一个小时中,格瑞开始有些乏力了,而又经过了两个小时教学的卡伦,则愈战愈勇。

    最后一个小时,二人总共交手了四次,卡伦赢下了两次,这两次,他做到了从容收刀。

    “好了,不打了。”

    格瑞率先喊了停止,他不想再像昨天那样打到脱力。

    卡伦再次走到格瑞面前,向他鞠躬,感谢指导。

    “其实不用这么认真,我指的是态度上。”格瑞有些无奈道,“你这样对我,弄得我自己都觉得下次任务得为了保护你而死了,这种感觉,很让人不舒服。”

    “抱歉,我没意识到这个。”

    “明天继续吧。”

    “好的,格瑞先生。”

    “梵妮,我先走了,你和卡伦慢慢玩。”

    “嗯,好的,你滚吧。”

    梵妮看着卡伦,问道:“累不累?”

    “还好。”

    “呵呵,格瑞这家伙肯定更累,然后,接下来,你是打算和我找个地方喝点酒还是想自己早点回家?”

    “想早点回家。”

    “行吧,那你回去吧。”

    卡伦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梵妮: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会拒绝。”

    “嗯哼。”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

    “因为今天是一个长得很丑的家伙为保护我死去的纪念日。”

    卡伦闻言,问道:“所以,这里有可以洗澡的地方么?”

    “是不是后悔多问了这一句?”梵妮笑道。

    “没有,是你应该早点和我说。”

    ……

    “哎呀,我该给帕瓦罗丧仪社的卡伦打电话了,因为他们上次送来的食物,快吃完了。”老萨曼指着锅里的食物说道。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尼奥伸叉子的速度。

    “你最近天天来看她,不觉得太频繁了么?”

    “因为最近没有事,就想来多陪陪她。”尼奥说道。

    “你知道哪种人会经常扫墓么?”

    尼奥摇了摇头。

    老萨曼回答道:“是老人,因为他们快要死了,所以想着来经常看看,你以为他们是在看躺在下面的人?不,他们是在提前熟悉自己以后要躺下去的环境。”

    “你是在说我么?”尼奥问道。

    “当然,我是觉得你死气沉沉的不好,卡伦那小子我就觉得不错,虽然很沉稳,但也能开得起玩笑,能感受出来,他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就是不怎么尊老,不喜欢听我吹竖笛。

    这一点,你该向他学学,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热爱生活。”

    “学不来。”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哎哎哎哎,这颗大鱼丸是我的,是我的!!!”

    吃完宵夜后,老萨曼看着面前小桌上的狼藉,道:

    “你明天不会来了吧?”

    “我说过,我想多陪陪她。”

    “明天也来?那后天呢?”

    “来,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天天来看看她,直到我下次忙的时候。”

    “下次喊卡伦一起来吧,你不会带食物,但他是个懂礼数的。”

    “好,再见。”

    “不想再见。”

    看着尼奥的身影逐渐离去,老萨曼没急着去收拾桌子,而是坐在那里,自嘲道:

    “天天都要来啊,我又不会跑,而且,就算想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老萨曼拿起放在身边的竖笛,开始吹奏起来,他吹得不是很好听,但他本人很是陶醉。

    一曲结束,

    老萨曼开始喘息,他的一曲不是按谱子来算,而是按照自己肺活量来算,当觉得自己的肺部支撑不住这连续的吹奏后,也就意味着一曲结束了。

    “唉,越来越短了啊。”

    老萨曼目光扫向黑漆漆的墓园;

    然后,

    他将竖笛抱在怀中,像是抱着一个孩子,喃喃道:

    “赞美帕米雷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