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饿
    ..,最快更新!

    “看来,我们的卡伦先生确实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是的,我的职位还是太低,教会高层的事,我是接触不到的。”

    奥菲莉娅通过面前的电梯门反光,微微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卡伦。

    她觉得这个男人很有趣,撇开其他的种种不谈,这种大方地承认自己地位低却不带丝毫情绪的陈述,让人莫名觉得很舒服。

    因为他不是那种认命和自嘲,而是显得很自然,有一种脱离了身份桎梏的感觉。

    先前在宴会上邀请自己跳舞的首席主教家的少爷,一边跳还在一边对自己说着他爷爷的种种安排,完全是截然不同的画风。

    后者让她觉得正常中又带了些许的油腻,与她认知中的维恩菜式有着相似的感觉;

    而前者,也就是卡伦,却总能给自己清新的观感,和他聊天说话,能让人觉得很舒适。

    因为奥菲莉娅已经跳出了传统意义上的“阶级圈”,一是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生存压力,二则是因为暗月岛的特殊地位,她有联姻的自知,她的家族以及暗月岛也有对外联姻的需求,但并没有那般的严重和迫切。

    人在没有面前迫切可见的压力前提下,感性这方面就容易变得敏锐。

    所以,与其说是卡伦让她觉得清新,倒不如说是她在卡伦身上找寻到了某种与自己相似的气质。

    但奥菲莉娅不可能去往这边细想,因为她并不认为一位秩序之鞭的队员,可以拥有与自己地位相匹配的心境。

    因为她更不可能知道,那位炸了秩序神殿的人,就是自己身后这个年轻人的爷爷。

    电梯门开了,在将奥菲莉娅送进房间后,卡伦也回到了对面的客房里,拿起电话,给丧仪社拨了过去,果然,忠诚的包工头阿尔弗雷德依旧坚守在工地岗位。

    卡伦将事情和对艾伦家族的安排,最重要的是给普洱修墓做旧的事告知给了阿尔弗雷德,在向阿尔弗雷德嘱咐交流了几句用在墓碑上的“凄惨”诗歌语句后,挂断了电话。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电话会被监听,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自己现在才属于监听者。

    随即,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后,卡伦在沙发上坐下。

    真的没想到,爷爷炸了秩序神殿的事,影响竟然如此深远,波澜竟然掀到了现在。

    流言这种东西,有些时候能够让一尊庞然大物就此倒塌;

    外界流传的秩序之神放弃秩序神教的谣言,确实是掀起了连锁反应,这就相当于是一座神教被抽离了真正的底牌;

    因为秩序神教虽然强大,却也不可能一家独自面对整个教会圈层。

    尤其是光明神教在这个纪元覆灭后,已经以霸凌的姿态屹立到现在的秩序神教,早就取代了先前光明神教的位置;

    所以,既然光明可以覆灭,那么,秩序为什么就不能消亡?

    卡伦喝了一口冰水,然后将杯子在自己面前旋转,嘴角下意识地浮现出一抹笑意。

    爷爷的这一炸,余波发展到现在,已经影响到了秩序神教的“软实力”,尤其是搭配着所谓“众神即将苏醒”的大势,对秩序神教“文化软实力”的破坏与摧残,就显得更为严重。

    “不可战胜”,意味着没有人敢与你站在擂台上;

    “非常强大”,则意味着有人开始掂量与你的胜负数了,哪怕自己只有两三成的胜率,但终于有底气来对你发出挑战。

    这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所以,秩序神教近期的举动,是为了应对危机,还是采取了一种主动的方式,想要寻找一个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重新恢复自己的影响?

    房间门被打开了,姵茖走了进来,因为卡伦没开灯的缘故,所以房间里有些昏暗,但姵茖却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目光深邃的卡伦。

    “可以开灯么?”姵茖问道。

    “可以,当然。”

    “啪!”

    姵茖将灯打开,走到卡伦对面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根烟,道:

    “刚进来时,看见你坐在这里思考,感觉还有些迷人。”

    “呵呵,是么。”卡伦笑了笑,“你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现在太撑。”姵茖摆摆手,“今晚的伙食你觉得怎么样?”

    “很棒。”

    卡伦找到了小时候吃席的感觉。

    “这种机会不常有的,以前在桑浦市可没有太多这种机会,而且档次也没有约克城的高,但接下来大概会有很多场安保任务。”

    姵茖对卡伦眨了眨眼。

    “那可真是太好了。”

    “哦,对了,对面那位小姐的女仆好像看你有些不顺眼。”

    “哦,是么?”卡伦耸了耸肩,“我没留意到。”

    “是的,不用留意这种人,越是大人物身边的仆人,越是容易产生一种自己也是大人物的错觉。”

    “狗眼看人低么?”

    “我很喜欢这个类比句,我记下了,哈哈哈。”

    姵茖笑着笑着就指了指床,道:“你睡吧,我守前半夜,梵妮守后半夜。”

    “不用安排我么?”卡伦问道。

    不管怎样,两位女士守夜自己睡觉,总是不好的。

    “除非你觉得深夜时对面那位小姐还会把你喊过去再发生些什么故事……”

    “我觉得不会。”卡伦马上道。

    “那你可以好好睡觉补充精力,应付她白天的召唤,好了,不用客气了,干脆一点,不要扭捏,拿出你下午说我们年纪大的果决。”

    “其实你很有魅力,真的。”

    “现在想补救,呵,晚了。”

    卡伦脱去外套,躺上床,开始睡觉。

    虽然自己这个贴身安保小队一直有些嘻嘻哈哈的,就连整个小队,都有些不靠谱的样子,但实际上,大家的业务素质都很高。

    或许,也正是因为业务素质很高,才拥有了“严肃”中进行“活泼”的从容。

    睡吧,休息。

    卡伦很快就睡着了,隐约间,他听到梵妮开门回来的声音,但他没有醒来,随即,感受到了梵妮直接躺在自己身边也入睡的动作。

    而后,就是客房挂钟慢慢走动的清脆。

    卡伦原以为自己的这种轻度睡眠可以持续到早晨,但没想到的是,睡着睡着,他就感到有些热。

    内心深处,像是有一团火正在被勾引。

    不是欲望……而是某种能量属性,亦或者是,某种精神上的烙印或者惯性。

    卡伦开始下意识地搜寻这种感觉的来源,最后,终于意识到是自己体内的正在缓缓地自发运转。

    意识到根源的卡伦马上停止了这个术法运转,然后坐起身,看见睡在自己身边的不是梵妮而是姵茖,而且距离自己很近;

    好险,如果自己先前莫名运转成功了,真的有可能直接把睡在自己身边的姵茖给切了。

    因为她正躺在自己的队友身边睡觉,还有人在“守夜”,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杀机,所以,就算再警觉的人,怕是也很难防备这种情况下的偷袭。

    与此同时,在对面房间里,正手持泛红的长剑进行每日冥想的奥菲莉娅也有些疑惑地睁开了眼。

    “怎么了,小姐?”在旁边为小姐冥想修行护法的女武者关切地问道。

    “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这里是安卡拉酒店,住着很多教会圈层的人,或许还有其他人正在和小姐您一样利用晚上的时间进行着修行,所以产生了气机上的某些共鸣。”

    “嗯,应该是这样吧。”

    奥菲莉娅点了点头,手掌轻轻抚摸自己手中的长剑,长剑上的血色瞬间溢出,暗月之刃的气息变得极为浓郁,她则再次闭上眼,继续中断了的冥想。

    …

    “做梦了?”

    是梵妮在说话,她正坐在沙发上将脚放在茶几上剪着指甲。

    “嗯。”卡伦点了点头,“第一天执行任务,心神有些不定。”

    “你不用和我解释这些。”梵妮笑了笑,“反正我又不会以为是因为姵茖在你身边裸睡所以你焦躁得睡不着。”

    卡伦听到这话,又特意扫了身旁一眼,发现姵茖真的没穿衣服,奇怪的是,自己先前竟然没察觉到;

    大概是白天她已经在自己身边没穿衣服过了,所以潜意识里觉得很正常。

    “她就不担心晚上忽然有事,来不及穿衣服么?”

    “不穿衣服又怎么了?”梵妮不以为意,“被看几眼又不会少一块肉,命在就好。”

    “好的,我知道了。”

    “你以前的生活是不是很平静?”梵妮问道。

    “嗯,是的。”

    “那就难怪了,慢慢习惯就好。”

    “我会的。”

    卡伦觉得,尼奥这支小队,就像是一支雇佣兵队伍,姵茖与梵妮两个人身上呈现出的不是放荡,而是不在乎。

    没穿衣服在她们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就算是断胳膊断腿,还是会继续咬牙坚持战斗。

    常常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往往会比常人卸下更多没必要的负担与累赘。

    卡伦下床,给自己倒了杯冰水,帮梵妮续了一杯咖啡。

    然后,卡伦在梵妮对面坐了下来。

    睡,是睡不着了,不过已经凌晨四点半,天反正也快亮了。

    梵妮继续修剪着自己的脚指甲,时不时地吹一吹。

    “你和你女朋友怎么认识的?”

    “双方家长安排的相亲。”

    “呵,真老套。”

    卡伦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梵妮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感情经历,毕竟我刚问了你,按照礼节回应,你也应该问我一下。”

    “因为我觉得,不会是一个好结果。”

    梵妮拿着指甲钳的手停止了动作,

    道:

    “我以前和你一样,一开始也是编外队员。

    我在队伍里认识了一个男的,他不英俊,他甚至有些丑,但他说他喜欢我,好吧,既然他喜欢我,我就和他谈恋爱了,反正都是一个队伍里的,我那时比现在年轻一些……”

    “你现在也不老,真的,很有魅力。”

    “知道什么行为最恶心么,愉快地捅了刀子后,还装作关心你的样子往你伤口撒糖,有个屁用。”

    “嗯,好吧。”

    “反正我当初就觉得,一个队伍里,我也没必要便宜了别的男人,就闭着眼和他在一起了,上床时我也是闭着眼的。”

    卡伦默默地听着。

    过了会儿,梵妮又问道:“你怎么不问他是哪一个,你白天不是已经和他们都认识了么,每个人的名字你记住了没?”

    “记住了。”

    “你不好奇是谁?”梵妮问道。

    卡伦说道:“你现在不是编外队员了。”

    “干!”

    梵妮将指甲钳直接丢到了地毯上,很是无奈地看着卡伦:

    “和你聊天,真没意思,一点期待感都没有,是我没有期待感。”

    “很抱歉……”

    “是的,你猜得没错,他死了,在一次任务中为了保护我死了,然后我就递补,从编外队员成为了正式队员。”

    卡伦点了点头。

    “你知道他重伤临死前,躺在我怀里时,对我说的最后两句话是什么么?”

    最后……两句话?

    卡伦看了看梵妮,面露为难之色。

    “你试着猜一下?”梵妮催促道。

    “下次和你上床时,你能不能不要闭着眼。”

    “干!”梵妮骂了一声。

    显然,卡伦猜对了一句。

    “第二句呢,快猜!”

    “猜不出来了。”卡伦说道。

    “快猜!”

    卡伦把目光挪向落地窗,道:“我不想老是在后面推。”

    “干!!!”

    梵妮彻底暴走。

    “干没干啊!”姵茖被吵醒了,躺在床上侧着身子手撑着头的她目光看向这里,“我要不要把床让出来?”

    “如果不是知道他经过了神仆认证,我真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一头潜藏在秩序神教队伍里的蛊惑异魔!”

    卡伦舔了舔嘴唇,有些无奈,他从一开始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嘿嘿。”姵茖笑了起来,“很有趣的新人,真的。”

    “你可以和他聊聊你的感情史。”梵妮建议道,“相信我,会有惊喜。”

    “呵,我又不傻,我早醒了,然后看你拉着人家聊天,结果被人家三言两语的内裤都扒下来了,哦不,是直接被套脑袋上了,真有意思。”

    “你知道队长一开始怎么形容他么,队长说他是帕瓦罗先生举荐的,肯定能成为我们这支小队里截然不同的光彩。

    现在我发现,他其实比我们更黑。”

    “嘿嘿。”姵茖下了床,拿起一件衣服披在了身上,走过来,点了一根烟,看着卡伦,道,“这不挺好的么,你还真期待咱们这群猎狗里来了一只小白兔?到时候又要谁为了保护他去死,那才叫煎熬。”

    卡伦问道:“今天的行程……”

    梵妮开口道:“今天的行程申请下来了,上午十点出发前往艾伦庄园,上面询问了我们是否需要额外增添安保配置,被我以队长的名义拒绝了,嗯,队长本人肯定也会拒绝。”

    “当然得拒绝,一场任务的奖励可是最后核算的,中间被其他队伍插手哪怕他们只是露个面,到最后肯定又要扯皮。”姵茖说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们这次任务的行程,会被拖长。”梵妮说道,“按照上面的意思,会谈顺利的话,神教会在暗月岛设立传教点办事处,暗月一族也会允许少量岛民和家族成员去信仰我教,我们小队要负责护送奥菲莉娅小姐的代表团回去,兼职护送被派去暗月岛的传教士等工作人员。”

    卡伦问道:“这不是意味着,我们这次任务的奖励会更多。”

    “等于是两个任务的奖励,当作一个任务来做。”姵茖说道。

    梵妮笑道:“最重要的是,按照惯例,等我们从暗月岛离开时,暗月家族肯定会再额外给予我们辛苦费,这个辛苦费肯定不会低,可以称得上是三个任务一起做了。”

    姵茖感慨道:“哦,我爱约克城,这才叫做任务,不,这才叫真正的度假!”

    …

    上午,门铃声响起。

    “去吧。”梵妮。

    “去吧。”姵茖。

    卡伦站起身,打开门,是那位女仆站在门口,对卡伦道:“小姐想要邀请卡伦先生共进早餐。”

    “好的。”

    卡伦走到对面房间,餐车早就推进了这里,上面摆放着极为丰富的食物,有些是自己在昨晚宴会上吃过的,有些是没吃过的,一看就是用点券才能购买到的高档食材。

    这个餐标,真的是高到离谱,连早餐都这么奢侈,自己对面的早餐肯定远远比不上这个。

    卡伦拿起餐盘,在餐车上装起了食物,然后坐下来,开始享用。

    一盘子吃完后,他又站起身走到餐车边,又装了一盘,然后坐下来继续享用。

    他觉得,这顿早餐,大概又吃掉了帕瓦罗先生三个月以上的工资。

    自始至终,奥菲莉娅只是尝了几口,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微笑地看着卡伦吃东西。

    卡伦在心里道:真败家,牛奶商店里买不到?

    终于,卡伦吃饱了。

    “维恩的食物,没有我来之前想象中那么恐怖。”奥菲莉娅笑道。

    “因为小姐您吃的,不是普通维恩人能吃到的食物。”

    “哦,你的意思是,我没尝到还是一种遗憾?”

    “不,是一种幸运。”

    “呵呵,您总能让我感到愉快,卡伦先生。”

    这时,女仆辛菈开口提醒道:“小姐,可以准备今天的行程了。”然后,她看向卡伦,意思是卡伦可以先行回避。

    “嗯。”奥菲莉娅点了点头。

    “小姐,我在外面等待您。”卡伦站起身,很自然地走到餐车前,“小姐,我帮您把餐车推出去。”

    “好的,麻烦……你了。”

    “这个不用麻烦卡伦先生了。”辛菈上前说道。

    “没事,我乐意为小姐服务,不用客气。”卡伦微笑着坚持将餐车推出了房间,关上门后,径直又推进对面的房间,姵茖与梵妮马上起身走过来。

    “来来来,吃好吃的。”

    “哈哈,很棒!这早就超过安卡拉酒店贵宾的餐标了,肯定是他们额外自己点的,不愧是暗月岛的大户,早餐也点得这么奢侈。”

    “这么多啊,我们先吃,剩下的拿袋子打包待会儿给队长他们送去,队长最喜欢蜥龙烤肉了。”

    卡伦笑道:“你们先吃,我来找袋子打包。”

    对面房间里,

    奥菲莉娅看着先前摆放着餐车的位置,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她是一个习武者,习武者的特点之一就是,饭量非常之大,每顿饭都需要吃下去很多东西,昨晚宴会上她就没怎么吃,只顾着应酬了。

    而刚刚,在卡伦面前,她没好意思真的开吃显露出自己的饭量,只是喝了点牛奶垫垫饥,想着等卡伦走后,她再大快朵颐,结果……

    “他……竟然把餐车推走了。”

    奥菲莉娅小姐贝齿咬着嘴唇,

    有些委屈道:

    “我好饿……”

    ———

    晚上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