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七十二章 爷爷的影响力
    ..,最快更新!

    所有人都摘下面具,向卡伦介绍自己的名字,卡伦很努力地记忆着。

    秩序之鞭小队的配置都是1个队长加12名队员,卡伦觉得这似乎是暗合了秩序之神和其座下12名秩序骑士。

    短暂的见面会后,尼奥带着其他人先行离开了房间,他们还是会继续在暗中保护,哪怕这里是安卡拉酒店,因为大半成功的刺杀都发生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而卡伦、姵茖以及梵妮,则会住在这间套房里,随时等待对门奥菲莉娅小姐的召唤。

    “谁需要洗澡?”姵茖问道。

    “我。”梵妮说道。

    姵茖又看向卡伦,道:“你不用么,晚上会跟着出席晚宴,一起来洗吧,速度比较快。”

    卡伦开口道:“你们先洗吧,我怕待会儿对面喊人。”

    “好吧。”

    姵茖和梵妮进盥洗室洗澡了;

    然后,只听得“哗啦”一声,原本盥洗室和客厅之间的那堵墙壁,竟然被从内侧拉开,只剩下了一层玻璃作阻隔,可见度,非常高。

    卡伦端着酒杯,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欣赏着海景,背对着盥洗室。

    很快,姵茖就洗好走了出来,她站在了卡伦身边,道:

    “这里的海景不漂亮,没有一丁点属于阳光沙滩的感觉,只有冰冷。”

    “我们有假期么,我是说,可以度假的那种?”

    卡伦看向姵茖,然后发现她竟然一丝不挂,身上的肌肉有着清晰的线条感,以及随处可见的伤疤,给人一种雕塑的感觉。

    “能帮我拿根烟么?”姵茖看着卡伦问道。

    “好的。”

    卡伦从自己口袋里将烟盒和火机一起递送过去;

    姵茖摇了摇头。

    卡伦抽出一根烟,送到她嘴边让她咬住,然后帮她点了火。

    姵茖吐出一口烟圈,道:“我们是有假期的,在桑浦时,我们度假了好多年,你很不幸,因为我们刚刚度过了一个超长的假期,才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工作状态。”

    “我也很喜欢充实。”卡伦说道。

    “你是怎么发现奥菲莉娅小姐身份的?”姵茖问道。

    “她们衣服的左胸口位置,有个图案,用月牙的数目代表家族地位。”

    “哦,我还以为只是花纹。”姵茖笑了笑,“知道么,我最喜欢会动脑子的人。”

    “姵茖,你的衣服。”

    梵妮将姵茖的衣服丢了过来,已经将自己晾干的姵茖开始穿衣服。

    “卡伦,也给我一根烟。”

    卡伦去给梵妮递烟,她虽然穿着衣服,但只穿了上半身,下半身修长丰腴的大腿,很是显眼,和姵茖不同的是,她的身上似乎没有多少伤痕。

    “怎么样,漂亮吧?”梵妮点了烟后笑着问道。

    “嗯,很漂亮。”

    “和她比呢?”

    “您是柔和的油画,她是精致的雕塑。”

    “呵呵呵。”姵茖笑了起来。

    梵妮则道:“我的意思是,我和你的女朋友还是未婚妻的那位,比呢?”

    “她比你们年轻,也比你们漂亮。”

    “……”梵妮。

    “……”姵茖。

    姵茖用指尖将烟头掐灭,问道:“卡伦,你知道什么话最伤人么?”

    “实话。”

    “干!”

    姵茖生气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沙发。

    梵妮则挑了挑眉,道:“难道你不知道,女人就像是美酒,真正的好滋味源自于岁月的沉淀么?”

    “可我还年轻,还没到喝老酒的年纪。”

    “……”梵妮。

    “我可以先喝一些轻快些的酒,听着轻快的音乐,我想,等我年纪大了,想喝一些有滋味的酒时,我身边的那个她,也和我一样,一起经历了岁月的沉淀,我很享受这种步调一致。

    没有必要去跳步,在我不合适的年龄去欣赏不合适的风景。”

    “干!”

    梵妮也骂出了脏话。

    两个女人气鼓鼓地很快将衣服穿好,进入了工作状态。

    卡伦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应付职场骚扰的办法了。

    确切的说,这支小队的内部氛围,不是一个传统的职场,而自己一开始接触它时,太过谨慎,也顾虑太多;

    这里,就是一群猎狗,抛开了世俗的限制,正如队长尼奥说的那样,这里,所有人都不干净,队长为什么一次次说自己“得体”,大概也是因为和这帮队员待久了后,对正常的“得体”已经不习惯了吧。

    如果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小白兔,他们只会对着你龇牙,忍不住把你拨弄来拨弄去,当你对着他们也亮出牙齿时,他们反而舒服了,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这时,门铃响起。

    卡伦走过去打开门,是那位中年女仆。

    “小姐想找一个人来了解一下维恩的风土人情,请问,你们谁合适?”

    梵妮不说话,姵茖也没说话,不合适的人在此时懂得闭嘴。

    “我这就来。”

    “好的,卡伦先生。”

    卡伦跟着女仆走入对面房间。

    姵茖开口道:“不会我们的这位新成员,真的把暗月家族的小姐追到手了吧?”

    梵妮说道:“门户不对等的爱情,注定是一场悲剧。”

    “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什么事情不都有可能么。”

    “不可能的,他大概会当面解释自己在码头的失言。”

    “也是,如果不是知道他有女朋友了,我真以为他是不喜欢女人,干,他刚刚居然说我们老!”

    “站在他女朋友角度,他这个人还是值得依靠的。”梵妮笑了笑,“难得的见到一个在感情方面这么坚守的人,上一个还是……”

    梵妮不说话了,姵茖的神色也暗淡了下来。

    因为上一个是……队长。

    …

    奥菲莉娅已经脱去了甲胄,原本的“金刚芭比”终于变回了她本来的模样,一个很端庄典雅的年轻女孩。

    卡伦进来时,她应该刚刚洗了澡,正坐在靠着落地窗的位置用小锉刀磨着自己的指甲,她的指甲不长,应该是习武的原因。

    那套甲胄,分量可不轻;

    还有那把剑,当她操控那把剑贴着自己的手背时,卡伦感知到了一种对力道上的细微拿捏,这意味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可不是简单的“扮装”那么简单,她本身的实力就很强大。

    最重要的是,那套甲胄上的七个月牙标记,意味着那本就是她的专属甲胄。

    “小姐,您好。”

    “嗯。”奥菲莉娅看着卡伦,露出了微笑,问道,“你喝冰水么?”

    面前摆放着几个杯子,还有一壶水外加一个保温桶,里面都是冰块。

    “我肠胃不好,医生建议我不能喝太冰的东西。”

    “哦,是么,那真可惜,我很喜欢喝冰水,因为它能让我很快地冷静下来;辛菈,帮卡伦先生倒一杯红茶。”

    “好的,小姐。”

    中年女仆的名字原来是辛菈。

    “你坐啊。”

    “谢谢小姐。”

    卡伦在奥菲莉娅面前坐了下来,开口道:“小姐,我需要为在码头上的事情,向您郑重地道歉,因为我对暗月岛的文化和传统一知半解,所以闹出了误会。”

    “呵呵呵。”奥菲莉娅摇摇头,“没关系的,我没生气,毕竟,哪个女人会因一位年轻英俊的先生向自己告白而生气呢?

    我觉得很有趣,因为我知道卡伦先生肯定弄错了这句话的意思。”

    “真的是很抱歉。”

    “好了,这件事就过去了,对了,卡伦先生,你平时除了喜欢看书,还喜欢什么?”

    “骑马。”

    “哦,卡伦先生的骑术很好喽?”

    “没有,只能算刚刚入门,我未婚妻的骑术很好。”

    “哼,小气鬼。”奥菲莉娅伸手拿起一块冰,送入嘴里“嘎嘣嘎嘣”地咀嚼,“哎呀,我忽然感到一阵失落,就像是你们男人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结果她张嘴就对你说她未婚夫的话题。”

    这时,女仆辛菈将一杯红茶递给卡伦,同时道:

    “卡伦先生真的是太为一个美好的误会较真了呢,毕竟,谁会当它是真的,而且真往心里去呢,呵呵。”

    卡伦听出了女仆话语中微微的嘲讽意思,暗指他居然真以为自家小姐会看上他;

    毕竟,暗月家族畏惧的是秩序神教,却不至于畏惧下面的一个秩序之鞭队员,双方之间,地位差距可是非常大的,怎么可能会让这误会成真。

    奥菲莉娅看了一眼自己的女仆,不过没说什么。

    卡伦则很配合地露出略显局促的笑容:“是的,是我较真了。”

    奥菲莉娅道:“我发现维恩的气候真的有些潮,我不是很喜欢这里的环境,还是我们暗月岛好,四季如春。”

    “那真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真想去看一看。”

    “暗月岛是禁止外人登岛的,卡伦先生。”女仆辛菈提醒道。

    “是是,我疏忽了。”

    奥菲莉娅微微皱眉,道;“暗月岛永远欢迎真正的朋友登岛做客,辛菈,你下去看看他们到了没有,去提行李,把我的书带过来。”

    “好的,小姐。”

    女仆被打发走了。

    奥菲莉娅看着卡伦,道:“她是我母亲的贴身侍女,在家里待久了,看人就有些……”奥菲莉娅做了一个转动手指的动作,“你懂的。”

    “她只是尽自己的责任而已,和我们小队保护您的安全一样,职责所在。”

    “其实我更好奇艾伦庄园的事情,您知道这个家族现在怎么样么,我想听一些具体的消息。”

    “回小姐的话,我以前因为做过采购,所以和艾伦庄园有过一些接触,艾伦家族现在的境遇,不是很好,因为已经连续几代家族血脉萎靡了。”

    “哦,这样啊,唉,真可惜,在那位先祖的日记中,可是把那位艾伦小姐形容成真正的天才少女。”

    “这是一个家族无法逃脱的宿命,有巅峰,就自然会有低谷,这是规律。”

    “规律……”

    “就像是当他们式微时,小姐您不就来了么?”

    卡伦当然不介意帮艾伦庄园多拉些好处。

    “是。”奥菲莉娅点了点头,“你的话,很有哲理。”

    “让小姐见笑了。”

    接下来,奥菲莉娅又和卡伦聊了一些维恩的风土人情,卡伦以前的工作就是负责聊天,倒是能够一直陪她把话题继续下去。

    然后,等到梵妮按响了门铃,示意再过一个小时就是晚宴时间了。

    奥菲莉娅需要整理自己的礼服,卡伦则告辞回到了对面房间里,洗了个澡。

    时间差不多后,奥菲莉娅带着女武者和女仆,后面跟着卡伦与姵茖,前面梵妮带路,步入了宴会厅。

    宴会厅就在酒店里,排场很足,宾客也很多。

    另外,这里的宾客已经不能用“权贵”来形容了,他们的实力和影响力,早就超过了传统权贵阶层,甚至用“权贵”来形容他们,都是对他们的一种冒犯。

    奥菲莉娅不停地和一些秩序神教高层人物碰杯和聊天,卡伦则跟在后面。

    之所以会有贴身安保这个安排,以及奥菲莉娅只能拥有两个自带侍从陪同的名额,原因就在于有些代表团内部可能会存在着潜伏的刺客;

    不一定是仇家,也可能是来自本家的权力倾轧,所以将索菲亚与她的代表团“分割”开来,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就算她死,也不能死在秩序神教的地盘上,可以开完会回去再死。

    三名约克城大区主教还亲临了现场,两位主教大人只是说了点场面话就离开了,另外一名主教大人则停留了很长时间负责接待,还领着奥菲莉娅上台向今晚的来宾致辞。

    卡伦和姵茖也不用像个冷脸保镖一样,因为这有碍观瞻,所以他们的表情也要尽量从容,同时还能取用一些食物和酒水。

    “这个血肠好吃。”姵茖给卡伦夹了一根血肠。

    卡伦咬了一口,不带丝毫腥气,无比鲜美。

    作为一个善于做菜的人,他感知到这个食材,已经超出了他本来的认知了。

    “什么血灌的?”

    “一种妖兽的血。”姵茖笑道。

    “哦,怪不得,真好吃。”

    所以,真正的奢侈阶层,吃的是这个?

    “好吃就多吃点,在外面可很少能吃到,用点券买的话,非常贵。”

    “是,你说的没错。”

    卡伦又亲自夹了好几根血肠放在自己手中的盘子里,然后他和姵茖就一边继续跟着奥菲莉娅移动,一边在后面啃血肠。

    “还有些更贵的,等小姐走到那里时,我帮你取。”姵茖小声道。

    “好的。”

    总之,这场宴会,满眼的都是大人物,卡伦反正一个都不认识,毕竟他就相当于一个辅警机缘巧合下出现在了市政府的官方宴会上,而且这个市还是直辖市,所以,能认识谁?

    但是,在姵茖的带领下,卡伦算是打开了饮食的新大门,新的食材意味着新的搭配以及新的滋味。

    就是食材不好弄,就算是艾伦庄园世俗里很有钱,但也不可能花费大量点券去购买珍惜食材来享用。

    也就只有教会,才能有这份奢侈和底蕴了。

    宴会过程中,还出现了另一个小插曲,一位长相英俊身穿着白色西服的男子,向奥菲莉娅小姐邀舞,奥菲莉娅小姐同意了,和他一起跳了一段舞。

    一时间,全场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两个人身上,不得不说,在这个氛围下,他们显得很般配,如同金童玉女。

    姵茖则趁着这个可以稍微自由活动的机会,又给卡伦拿来了一些烤肉,一大盘,两个人分了。

    “炭烤蜥龙的肉,而且是最嫩的下颚肉,这一盘就得6000秩序券,我都夹来了。”

    “唔,好。”卡伦和姵茖闷头吃肉。

    很快,帕瓦罗先生近三个月的工资收入,被卡伦吃光了。

    这时,中央的舞蹈才跳了一半。

    “那男的是谁?”卡伦问姵茖。

    还没等姵茖回答,站在他们旁边,一直看着卡伦二人在“大吃大喝”的女仆辛菈回答道:

    “是约克城大区首席主教的孙子,也是可能与小姐联姻的对象,是真正暗月斑驳下所见的人。”

    首席主教?比维科莱爷爷还高一级。

    几乎等同于自己以前居住的瑞蓝大区的第一话事人。

    另外,暗月斑驳下,意思差不多就是暗月指定的姻缘?

    卡伦留意到辛菈在介绍完后,嘴角还挂上了些许讥讽的笑容。

    对此卡伦倒是没在意,他才懒得和一个女仆生什么气,反而是姵茖,用胳膊轻轻撞了撞卡伦,脸朝卡伦快速吧嗒吧嗒了几下嘴,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大概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肯定是在帮卡伦骂这个女仆。

    卡伦笑了,目光继续逡巡着其他疑似很贵的食物;

    嗐,什么主教的孙子或者首席主教的孙子,要是爷爷没沉睡,自己这个茵默莱斯家的长房长孙,不比这帮孙子金贵得多?

    晚宴结束了。

    回房间的途中,女仆辛菈被奥菲莉娅要求去整理礼单,梵妮则陪同一起,毕竟需要一个“本地人”来理清楚头绪,姵茖则按照安保要求去和暗处的队长进行今晚的流程交接。

    最终,陪着奥菲莉娅进电梯的,只有卡伦与那位女武者。

    电梯门关闭,开始上行。

    奥菲莉娅甩了甩手腕,又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道:“呼,真是累死了,秩序神教比我想象得热情,看来,这一次秩序神教很迫切想要达成合作呀。”

    “咳……”卡伦轻咳了一声,示意自己还在。

    “呵呵呵。”奥菲莉娅笑道,“这又没什么不能说的,卡伦先生不用介意,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是公开的秘密了,难道卡伦先生你不知道么?”

    “我不知道。”

    卡伦实话实说,尼奥好像知道一些,但上次尼奥没讲清楚也没讲具体,就急着和自己讲猎狗与小鸭子的故事去了。

    “哦,不过是近年来各大教会似乎都比以前更频繁地接收到神谕和神引了,这个纪元一直沉寂的诸神,似乎有了复苏的迹象。”

    顿了顿,

    奥菲莉娅忽然捂着嘴笑了,

    道:

    “另一个就是现在大规模流传着一个谣言,谣言说秩序之神已经抛弃了秩序神教。

    因为暗月监测到了,我相信其他教会也感应到了,这大概就是谣言的基石吧;

    那就是在各家都在忙着接收神谕和神引时,唯有秩序神教的秩序神殿,呵呵,居然被自家的神力给炸了。”

    “……”卡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