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阳间借命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六十章 永不孤单
    ..,最快更新!

    入夜了。

    一口黑色的棺材,安静地停放在停尸台上,里面躺着的伊莉莎小姐面容端庄,双手叠于小腹,中间压着一个精致的红色首饰盒。

    哀悼厅内,灯泡全都换成了暖色,现在全部亮着,打出柔和的光。

    受限于场地,没办法做得很富丽堂皇,但各处细节都体现着精致。

    卡伦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在他身后,有好几排为前来哀悼的客人准备的椅子,前面台子上,还有酒水饮料以及一些小吃,不贵,但种类不少。

    时间到了。

    皮克拿着笔走到外面,在引导牌上写上:伊莉莎小姐哀悼厅。

    丁科姆则拿着一坛清水,开始泼洒从外面到停尸台的这段路。

    阿尔弗雷德走到音响前,调试了两下后,音响里放出了一首歌,歌名叫《我的伯爵大人》。

    这是两年前上映的一部关于吸血鬼的电影主题曲,主人公是一位吸血鬼伯爵,电影讲述的,不是他的战争经历,而是他的爱恨情仇。

    讲述的是他为心爱的人不惜将灵魂出卖给魔鬼的悲剧故事。

    但卡伦清楚,事实上,这位的原型……确切地说,是以他为代表的那一类人的原型,其实都是普通人,并非是嗜血异魔。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选这首歌,也是为了应景。

    卡伦微微侧过身,看向外面,他在等待今晚的客人。

    尼奥队长,会不会来呢?

    蓝色小轿车出现了,停在了靠丧仪社这一侧的公路上,那晚哭泣的男人下了车,今天的他身穿着夜礼服,显得很有质感。

    他走进来后,就走上停尸台,站在棺材边,看着里面躺着的女人。

    在卡伦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眼里的那种依恋,这种神情不是作假。

    时间,大概又过了一刻钟,一辆黑色的加长版“皮尔萨”商务轿车停靠在了路边,自里面走下来一个年轻女人,她的容貌和伊莉莎有七分相似,应该是姐妹。

    陪同她下车的,还有两个男仆。

    走到丧仪社门口时,她的目光环视四周,眼里流露出了对环境不满的神色。

    捕捉到这一细节的卡伦嘴角下意识地露出微笑,这个女人,让他嗅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大家族之间的那种亲情淡漠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正在洒水的丁科姆让开了位置,但当女人走过来时,她身后的一名保安依旧主动上前,伸手格挡开丁科姆,丁科姆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你们做什么!”

    皮克见丁科姆被推倒,马上跑过来搀扶,他还正准备讨要说法时,却被丁科姆一把拉住;

    然后,丁科姆的目光挪向坐在角落椅子上的卡伦,见卡伦依旧坐在那里,他也就自己爬起来,把皮克往后拉了拉。

    女人停下脚步,看向坐在角落位置的卡伦;

    然后,她转身。

    “啪!”

    一声,抽在了一名保镖的脸上,保镖脸上当即出现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然后,女人走了进来,走上了停尸台。

    男人看见女人来了,对着女人跪伏了下来。

    女人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看向躺在棺材里的伊莉莎。

    良久,

    她伸手从棺材内伊莉莎手下取出了那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伊莉莎的獠牙和指甲。

    “呵呵……”

    女人笑出了声。

    “呵呵……”

    女人继续在笑,捂着脸。

    卡伦默默地拿起面前的一块芝麻糖,剥开包装袋,送入嘴里,这个糖不甜,咀嚼起来还很香。

    女人将手中的盒子又放了回去,然后走下台阶,向卡伦这里走来。

    两个保镖下意识地想要跟着过来,但阿尔弗雷德直接挡在了他们面前。

    女人抬了抬手,两个保镖安静退开。

    紧接着,卡伦就闻到了一股香水的气息,味道很重,尤妮丝就不会用这么重的香水。

    女人在他旁边坐下,问道:“您是这里的审判官大人?”

    “不是。”卡伦很诚实地回答。

    “审判官大人呢?”

    “他不在。”

    “好的,我知道了。”

    女人伸手指了指停尸台方向,道:“里面躺着的,是我姐姐。”

    卡伦点了点头,道:“可以看出来。”

    “我们长得很像么?”

    “嗯。”

    “不,事实上,我们一点都不像,我没有她这么愚蠢,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落得这个结局。”

    “为了他?”

    卡伦伸手指向了现在还跪伏在棺材边的男人。

    “呵……他?”

    女人笑了,

    摇摇头,

    道:

    “她还没愚蠢到这个地步。”

    卡伦又拿了一块芝麻糖,剥开,放入嘴里。

    女人见状,微微皱眉,她也伸手,拿了一块,犹豫着要不要剥开。

    “挺好吃的。”卡伦推荐道。

    “哦,是么。”女人剥开包装纸,把糖放入口中,“一般般吧。”

    “棺木和遗体,你会带走么?”卡伦问道。

    “会。”

    “好的。”

    “不管怎样,感谢你,为她举行了葬礼。”

    “是我们老板的安排,我们只负责执行,你不需要对我们感谢。”

    女人身子微微后靠,嘴里还在咀嚼着芝麻糖,目光则在向着外面逡巡。

    这时,夜幕中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是一个中年男人,面部棱角分明,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

    当他出现时,女人带来的两个保镖直接向他单膝跪伏下来。

    “父亲……”

    女人站起身,向中年男人走去。

    “我还以为父亲不会来。”

    男子没有回应自己女儿,而是走向了停尸台。

    男仆继续下跪,身体开始发抖,显然,他很惧怕这个男人。

    “伯爵大人……我……我……我没有照顾好小姐……我格罗斯,有罪,有罪!”

    被称呼为伯爵的男子只是看向躺在棺材里的女人,然后,伸手拿起那个小盒子,打开。

    “剥离祖牙,是对我族的极不尊重。”

    卡伦站起身,回答道:“因为事先并没有人来告知我具体的流程,我们只能按照当地的风俗进行殓妆,请见谅。”

    伯爵的目光扫向卡伦,问了一个女人先前问过的问题:

    “你是这里的审判官?”

    “不是,我们老板不在,我是这里的一名神仆。”

    “这里,只有神仆?”

    “是的,先生。”

    伯爵走下了停尸台,来到椅子前,坐下。

    女人主动拿起一块芝麻糖,打开包装,送到伯爵面前:

    “父亲,姐姐不在了,您还有我。”

    伯爵没有张嘴吃糖,而是一巴掌抽在了女儿的脸上。

    “啪!”

    女人被抽得摔倒在地。

    坐在旁边的卡伦目睹着这一幕;

    嗯,看来这一家都有喜欢抽人脸的传统。

    “父亲?”

    “这里,是你姐姐的哀悼厅,你应该保持应有的尊重,伊蒂斯。”

    伊蒂斯不敢反驳,站起身,想要挨着自己父亲坐下来。

    “去你姐姐棺材前,跪下吧。”

    “父亲?”

    “去!”

    伊蒂斯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走向停尸台,跪了下来。

    伯爵看向卡伦,问道:

    “哀悼仪式多久结束?”

    “凌晨2点结束。”卡伦回答道。

    “好的,丧葬费,付了么?”

    “付了。”

    伯爵点了点头,坐直了身子,闭上眼。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显得很压抑和枯燥。

    跪着的人,一直跪着,坐着的人,则一直坐着,躺着的人,也一直躺着。

    阿尔弗雷德给卡伦倒来一杯冰水,还给卡伦拿来了一份今天的报纸,他知道自家少爷现在需要这些。

    卡伦示意了一下;

    阿尔弗雷德会意,给伯爵倒了一杯热茶,伯爵微微颔首致意。

    然后,

    阿尔弗雷德给另外两位客人一人也倒了一杯茶,放在了他们面前。

    伊蒂斯微微抬起头,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水杯,咬了咬牙,但没敢发作。

    因为她和男仆格罗斯跪下的姿势,都是双手前伸贴在瓷砖上屁股翘起的这种,所以在面前放个水杯,远看起来像是两条趴在上面喝水的狗。

    卡伦则借用看报纸的姿势,遮蔽住自己的脸。

    一个嗜血异魔死了,她的妹妹和父亲恰好也在约克城?

    而且看样子不是秘密潜入的,所以,应该是为了其他目的才来的,且是半公开性质。

    卡伦猜测,应该是作为家族的使者,来约克城与某个正统教会谈某项合作,所以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认可和庇护。

    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秩序神教。

    否则无法解释他们会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毕竟他们来之前是不知道帕瓦罗审判官不在这里的。他们敢堂而皇之地面对审判官,显然就不怕引起冲突或者被举报。

    但,这么巧的么?

    他们刚来,伊莉莎就陷入迷失自杀了?

    卡伦看了看时间,刚过零点。

    其实,哀悼时间之所以长,是为了方便距离远的人能来得及哀悼看逝者最后一眼,而如果没有其他人会来的话,已经哀悼过的人根本就不用继续等。

    终于,伯爵站起身,开口道:“伊蒂斯,带你姐姐回家吧。”

    “是,父亲。”

    伊蒂斯终于得以从地上爬起来,示意自己两个保镖上前搬运棺材。

    但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出现了一群身影,远远地站在路边,哀悼厅里的气氛瞬间陷入凝滞。

    两个保镖马上站在了门口,伊蒂斯也一脸紧张地看向外面。

    “呵呵……呵呵呵………”

    笑声,来自于先前一直跪在地上的男仆格罗斯,他慢慢地站起身,看着眼前的伊蒂斯和伯爵,狰狞地喊道:

    “博卡特家族麦格纳家族的人,已经来了,二小姐,老爷,你们今天走不了了。”

    博卡特、麦格纳是和阿纳瓦斯并列的三大嗜血异魔家族,这三个家族在上个纪元嗜血异魔最巅峰时,都曾控制过一个国家。

    伊蒂斯扭头瞪着男仆格罗斯,怒道:“格罗斯,你出卖了我们!”

    “不,我没有!”格罗斯愤怒地咆哮,“我是为了给我最爱的小姐报仇,我是为了给我最爱的小姐报仇!你们,你们,你们就是杀害小姐的刽子手!”

    格罗斯走下停尸台,继续道:“为什么你们会这么狠心,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要对小姐这样,当我瞒着小姐去找寻到你们,希望能够赐下一瓶安息液时,你们给我了,我当时真的高兴疯了,因为我知道我最爱的小姐有了它,就能暂时远离迷失的困扰了!

    当我把它带到小姐面前时,小姐直接哭了,离家这么多年,她再度感知到来自家的温暖,她甚至说要去伯爵大人您住的酒店对面的巷子里,跪下来为您祈福!

    可当小姐喝下它后,迷失,竟然忽然加速了,比预想得来得更快和更早!

    小姐连那个人最后一眼都没见到,就不得不用银钉钉死了自己!

    为什么,

    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的?”

    伯爵看着格罗斯:“所以,你就联系了博卡特和麦格纳家族的人?”

    “是的,没错,他们对您代表阿纳瓦斯来到约克城与教会会谈合作的事很敏感也很愤怒,因为他们没想到阿纳瓦斯竟然会选择背叛嗜血异魔这个群体!

    所以,他们很想要阻止,我就联系了他们,我猜到,你们今晚会来这里,我猜到了,你,和你,肯定会来的。

    因为你们亲手害死了小姐,所以作为凶手,你们肯定会过来欣赏一下你们的成果!

    我猜得没错,所以我就让那两家在约克城的人,在这里等待,现在,等到了。

    在小姐的哀悼厅里,你们,需要给小姐陪葬!!!”

    “疯子,疯子,疯子,你这个叛徒,格罗斯,我先撕碎了你!”

    伊蒂斯嘴角露出两颗獠牙,但在她即将扑向格罗斯时,外面传来了一声哨音。

    随即,原本暗处的人影,逐渐变得清晰,他们身穿着黑色的神袍,脸上也戴着黑色的面具,像是一群幽灵,忽然浮现。

    但他们怎么可能是什么嗜血异魔,也不可能是博卡特和麦格纳家族潜伏在约克城的人手,根本不可能,因为,他们是秩序之鞭!

    卡伦见过提尔斯和他的那群手下队员,那群秩序之鞭小队队员,根本就没有眼前这群人的气质,那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

    两批人,看一眼,就能分出来清晰的高下。

    所以,每个秩序之鞭小队的实力,其实差距很大?

    “怎么……怎么可能!”格罗斯不敢置信地看着外面的这群人。

    这时,一团黑雾出现在了哀悼厅的中央,当黑雾消散后,显现出的,是尼奥的身影。

    “博卡特和麦格纳非法进入城市的群体,已经被秩序清理。”尼奥很平静地说道。

    “尼奥!”

    伊蒂斯看着尼奥,脸上浮现出了惊喜的神情,这种惊喜,不是得知自己不会被包围那么简单。

    伯爵也看着尼奥,目光很复杂。

    格罗斯则指着尼奥:“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我知道你不会仅仅满足于帮她办一场葬礼;我知道,你会想办法帮她报仇,而你又是一个普通人,你做不到自己报仇,所以只能去联络其他势力,我在桑浦市时就知道,你有联络另外两家的渠道。”

    “我那是为了帮小姐买安息液才去找的联络方式,但事实证明另外两家的安息液对小姐毫无用处,呵呵呵……你连这一点都算进去了?

    小姐看错人了,小姐真的看错人了,尼奥,你就是一个畜生!”

    尼奥很平静地道:“伯爵这次是代表阿瓦纳斯家族来约克城与秩序谈合作,我必须保证伯爵的安全,这是为了秩序。”

    “那小姐呢,小姐在你眼里,又算是什么?”格罗斯声嘶力竭地大喊着。

    尼奥目光落向了停尸台上的那口棺材。

    伯爵开口道:“按照约定,这项合作应该是秘密进行,现在,你等于是公开了它,阿纳瓦斯家族,将没有退路了,这也是你想要的结果吧?”

    尼奥摇摇头:“我只是负责保证您的安全,伯爵大人。”

    伊蒂斯则走向格罗斯:“叛徒,我要先杀了你!”

    一条皮鞭,直接拦住了伊蒂斯。

    “尼奥,让我杀了他,他身为奴仆,竟敢出卖主家,该死!”

    “他是普通人,需要经受审判。”尼奥很平静地说道。

    “尼奥,你不要拦我,他是我家的奴仆,我有权利处置他,不要拦我,尼奥!”

    显然,伊蒂斯和尼奥早就认识。

    尼奥走到伊蒂斯身边,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站着,别动。”

    有了肢体接触后,伊蒂斯忽然有些不适应,她似乎是有些害羞,道:

    “好吧,我听你的。”

    尼奥看向站在那里的伯爵,问道:

    “伯爵大人,您给格罗斯的,是假的安息液么?”

    听到这个问题,伊蒂斯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惊恐。

    伯爵正色道:“我可以不给她安息液,既然要给,为什么要给假的。我以前可以坐视背叛家族的她步入迷失的深渊,但作为父亲,我不会主动上前推她一把。

    而且,现在既然和秩序神教有合作,我给她安息液,让她和你的关系来联络阿纳瓦斯和秩序神教的关系,家里的长老们,也不会对此有意见。

    其实,当我看见躺在棺材里的伊莉莎时,我第一反应,是你为了自己的前程,希望伊莉莎死,好不让她的身份拖累你。

    我知道,因为伊莉莎的关系,你的小队被卡在桑浦市好些年,无法得到晋升,这次,你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机会。”

    尼奥喃喃道:“不是你……”

    伯爵理所当然道:“当然不是我。”

    “那就是她了。”

    尼奥搭在伊蒂斯肩膀上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黑色的匕首,瞬间切割下了伊蒂斯的脑袋。

    他手抓着伊蒂斯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放在自己面前:

    “虽然她一直不和我说,但我知道,她很想家,也想家里人。

    正好,你陪她下葬吧。

    这样,

    我的伊莉莎,就不会孤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