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沉浮〕〔玄武裂天〕〔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五十章 回“家”
    ..,最快更新!

    其实,卡伦知道卧室门口站着的两个人,但他还是“赞美”了秩序之神。

    一是因为兴之所致,不把这套流程走完,总觉得心里不够舒坦;

    二是因为自己知道勒马尔不喜欢秩序神教,对方帮自己制作了“面具”,自己暂时真的没什么能回馈他们的,不如,分享一块“黑料”吧。

    这样,还能拉近一下彼此的距离。

    反正这“黑料”对卡伦没什么害处,家里爷爷经常说这话,自己神启时都否定了秩序之神的“启示”,别人讳莫如深的,好似在他们爷孙这里跟喝水一样正常不过。

    不过,卡伦忽略了他们爷孙俩的对神的“日常问候”,对其他人的震慑影响。

    勒马尔眼睛瞪得大大的,嗯,卡伦觉得他的蓝眼球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

    瑟琳娜则显得单纯很多,是那种单纯的激动,先前自己哥哥捂着自己的嘴不准说的话,结果眼前这位却大大方方地骂了出来,真的是……

    只能说,那种刻意地洗头换上白衬衫在女孩面前假装经过甩一甩刘海企图吸引注意力的做法,是真的低级;

    因为当一个女孩看上你后,你就算在那里骂脏话她也会觉得很有男子气概。

    卡伦走到勒马尔面前,双手放于胸前,向他半鞠躬致谢。

    勒马尔愣了一下后,马上以家族手势回礼;

    “我欠您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

    “卡伦先生您客气了,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还您救了我妹妹的恩情。”

    “不,很抱歉,先前在店铺里时,我确实不该这样做,但我实在是不想辜负我这位朋友托付给我的脸皮,其实在心里,当初我顺手救下瑟琳娜时,真的没想那么多。

    一个小妹妹坐在我身边吃着薯片,是个正常成年人,都会选择保护她的。”

    “可是,我长大了呀。”

    瑟琳娜可不想被当作小妹妹来看待,就像是男孩不希望被自己喜欢的女孩认作“哥哥”。

    “你很可爱。”卡伦对瑟琳娜笑笑,然后看向勒马尔,“你有一个很可爱的妹妹。”

    “唉,我觉得给她做这具身体时,胳膊肘的螺丝拧反了,现在就一直往外拐。”

    “额……”卡伦。

    “仅仅是一枚戒指,怎么能比得上您对我妹妹的救命之恩呢;呵呵,我妹妹做陶人手艺不行,但是烘焙水平很不错的,卡伦先生可以留下地址与电话,过几天让她送一些过去给您尝尝。”

    “是的呢,是的呢!”瑟琳娜马上附和。

    “好的,我很期待品尝。”卡伦只能点头先应下来。

    可没料到,勒马尔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设计图纸外加一支笔。

    卡伦微笑接过纸笔,留下了自己的住址和电话号码。

    递给勒马尔后,勒马尔直接当着卡伦的面转交给了自己的妹妹。

    瑟琳娜马上很认真地折叠起来,放在了口袋里。

    卡伦觉得,这位“哥哥”,好像态度变化很大,不过他也大概猜测到是为什么了,毕竟,家里已经有一个普洱做过一次示范。

    “对了,勒马尔先生,您知道在哪里可以购买到血灵粉么?”

    “血灵粉?我这里有一些,您需要是么,稍等,我去拿给您。”

    “我也去。”瑟琳娜说道。

    “不准去!!!”

    勒马尔觉得自己语气有些重了,马上对自己妹妹笑道:“库房太脏了,你去给卡伦先生再泡杯茶,他刚睡醒,肯定口渴了。”

    怎么能让她去,万一她要把家里库房搬空送人怎么办!

    “好的,哥哥。”

    卡伦跟着瑟琳娜来到了客厅坐下,瑟琳娜泡了一杯茶递了过来,还有一份肉松面包。

    就着茶水,卡伦把这份面包吃完了,他确实饿了。

    “卡伦哥哥,我再去给你拿一些来。”

    瑟琳娜很开心地又取了一大盘出来,卡伦又拿了一个吃着,同时问道:

    “我想带一些回去,可以么?”

    “当然,我来帮您打包。”

    阿尔弗雷德在车外等着,应该没吃东西。

    这时,勒马尔提着一个“小面粉袋”走了过来,递给卡伦。

    卡伦起身,双手接了过来。

    “今天,真的是太谢谢您了,勒马尔先生。”

    “不用客气,我也很高兴能与你成为朋友。”

    “是的,你是个好朋友。”

    “另外,约克城这几年市面上血灵粉货源一直很充裕,如果去黑市上买的话,价格能更低。”

    “血灵粉也是你工作所需的材料么?”

    “嗯,有时候需要用到它。”

    “那我建议勒马尔先生可以这几天多储存一些货。”

    “怎么,你需要很大的量么?”

    “不,我觉得可能马上货源就要降下来了,甚至会短缺。”

    “好的,我知道了,我晚上就去黑市订货,如果你还需要的话,我可以再帮你订一些。”

    “好的,戒指可以不算,但这个,和你帮我接下来进的货,请算好点券,等我手里有点券后会补给你,这才是朋友的相处方式。”

    “当然,没问题。”

    “那我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随时恭候。”

    卡伦提着一袋面包和一袋血灵粉走出了陶艺馆,阿尔弗雷德明显躺在车里睡觉,但听到卡伦的脚步声后,马上苏醒!

    他迅速下车,绕过来,帮卡伦提东西开车门。

    “少爷?”

    “一切顺利。”

    卡伦坐进了副驾驶位置,“那些面包,你先吃。”

    “好的,少爷,我一边开车一边吃。”

    阿尔弗雷德发动了车子,没问去哪里,因为他提东西时看见袋子里是血灵粉,那么少爷下一站要去的,肯定是帕瓦罗家族丧仪社。

    车驶入蓝桥社区范围时,已经是黄昏了。

    卡伦觉得今天蓝桥社区的天空,格外的透澈。

    阿尔弗雷德将车停在了帕瓦罗家族丧仪社的路对面:“少爷,到了。”

    卡伦点了点头,身上紫色光芒一闪,瞬间,“帕瓦罗”先生出现在了阿尔弗雷德面前。

    “哦……天呐!”

    “你可以试着用魅魔之眼检查一下。”

    “好的,少爷,请您宽恕我的冒犯。”

    阿尔弗雷德双眸变红,上下打量之后,惊叹道:“完全看不出破绽,真的就像是帕瓦罗先生复活了一样。”

    “陶艺馆的勒马尔先生,是沃斯家族的人。”

    “沃斯家族?曾为深渊之神打造傀儡震慑地狱的那个家族后人?”

    “是的。”

    “怪不得如此神奇,简直不可思议。哦,天呐,少爷,您连声音都变得和帕瓦罗先生一模一样,我才意识到!”

    “是么,我自己都忽略了。好了,我先下去了。”

    “少爷,我陪您一起?”

    “我先自己进去吧,既然继承了帕瓦罗先生的身份,有些事,总是需要面对的。”

    “您会告诉帕瓦罗先生的太太,也就是莱克夫人么?”

    卡伦犹豫了一下,道:“这个身份,还是最好不要说破,先看吧。”

    “是,少爷考虑得深远。”

    卡伦提着血灵粉走进了丧仪社,丧仪社今天没有生意,门头很冷清。

    里面,皮克与丁科姆正坐在那里,皮克一脸愁容,丁科姆则是在翻着手头的一本书。

    通过以前的接触,卡伦知道皮克这个人是真的老实,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丁科姆,脑子比较灵活,有些心思,但不能算坏。

    当卡伦走进来时,皮克和丁科姆纷纷抬起头看向来人;

    然后,皮克椅子后翻,直接摔在了地上;丁科姆手中的书,也“啪”一声落在了地上。

    “老板!”

    “老板,您回来了?”

    他们两个和帕瓦罗之间,是老板和伙计的关系,但也有些像师父和徒弟。

    “嗯,我回来了,我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无罪被释放。”

    显然,丧仪社并未接到“帕瓦罗逃狱被杀死”的消息;

    “真的么,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老板!”

    两个人很是激动,然后都将双手放在胸前,齐声道:

    “赞美秩序!”

    这时,莱克夫人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当她看见“卡伦”时,眼眶迅速泛红,马上就扑了过来,抓着卡伦的衣领子就是一阵拍打!

    嘶……这是真的在打啊。

    而且,打完之后,她居然还在掐!

    卡伦就站在那里,任她发泄;

    这是自己代替帕瓦罗先生的身份后,应该承受的。

    “你这混账,你这畜生,你这该死的,你这该死!”

    两个伙计马上上来拉住老板娘:

    “夫人,秩序之鞭已经查明情况,老板被无罪释放了。”

    “老板回来了,夫人,这是好事,好事啊。”

    被拉扯开的莱克夫人,居然还抬起腿对着卡伦就是一脚,踹中了卡伦的大腿。

    “嘶……”

    这也是使足了劲,是真发力了。

    即使被拉扯开了,但莱克夫人依旧没有决定停手,反而挣脱着两个伙计的拉扯,想要上来继续打自己的归家男人。

    原来,帕瓦罗先生在家里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

    卡伦提起袋子。

    丁科姆马上凑过来接过袋子,打开,惊喜道:“夫人,老板带回来了血灵粉!”

    “什么?”

    莱克夫人终于不再顾得上打自己丈夫了,从丁科姆手中抢过袋子检查了一下,脸上当即露出了笑意。

    “因为他们误会了我,所以给我这些作为补偿。”卡伦解释道。

    但莱克夫人根本就没打算听卡伦的解释,她才不关心血灵粉是哪儿来的呢,她只知道自己的两个女儿正在承受着痛苦!

    “皮克,去烧水;丁科姆,把浴桶洗一下!”

    “好的,夫人。”

    “明白,夫人。”

    莱克夫人走到两个女儿的房间前,拿去了挂在上面的锁,打开门。

    卡伦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腐烂气息,比自己上次来更加浓郁了,因为那时候就已经停了血灵粉,而帕瓦罗先生被抓进去再被杀死,这些天,家里靠两个神仆伙计自然不可能获得血灵粉的供给。

    两个女孩身上的腐烂程度比上次更严重,身上几乎半数的皮肤都呈现溃脓状。

    家里应该是有锅炉的,所以烧水速度很快,丁科姆很快就将浴桶擦拭好,水放进去调好水温后,两个人都面带笑意地退了出去,因为每次家里两个小姐泡浴后的那段时间,家里的氛围明显能轻松很多。

    老板的眉头不皱了,莱克夫人也不会动辄骂人了。

    但他们把门关上了。

    所以,以往每次两个女孩泡浴,自己这个“父亲”,也是在场的么。

    莱克夫人正在帮两个女儿脱衣服,她们的衣服和身上的溃脓处黏成了一片,脱下来时会有些疼,但两个女孩连吭都没吭一声。

    她们应该早就对这种程度的痛习惯了吧,亦或者即将泡浴获得解脱的她们,可以忍受现在的一切。

    卡伦走过去,莱克夫人很自然的把脱下来的衣服递给卡伦,卡伦接过来,放在了旁边的一个小桶里。

    父女之间正常生活时肯定需要适当避嫌,但看着眼前两个女孩身上伴随着衣服褪去呈现出来的大片腐烂处,哪里还有闲心思去想这些狗屁有的没的。

    两个女孩看见父亲回来了,本能地挪过身子,想和父亲亲近亲近;

    卡伦也主动靠了过去,但当双方拉近距离后,他却又看见两个女孩开始躲避自己,甚至不敢看自己的眼睛。

    帮两个女儿脱好了衣服,莱克夫人走到浴桶边,卡伦看着她将半袋血灵粉倒了进去,然后用手直接搅拌。

    虽然卡伦没问勒马尔这一袋血灵粉市场价是多少点券,但应该不会很便宜,这一下子就得用半袋,难怪帕瓦罗先生负担不起了。

    不过,卡伦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如果自己的薪水和其他渠道无法获得足够的点券收入来承担这些,他会直接给艾伦家族打电话,让博格每个月送血灵粉或者买血灵粉的点券过来。

    估计用不了两天,拉斐尔家族覆灭的消息就会传来,到时候艾伦家族不仅除去了大患,应该还能趁此机会收回一些作坊,其中很可能就有原本属于拉斐尔家的血灵粉作坊。

    卡伦能在自己的生活上去排除艾伦庄园的影响,但不会把这些延续到帕瓦罗先生的两个女儿身上,他没那么迂腐。

    再者,因为帕瓦罗先生的调查才导致拉斐尔家族事情败露覆灭,艾伦家族获得大利益后,本就应该分润出给人家的女儿。

    “好了,抱过来。”莱克夫人说道。

    卡伦弯腰,将一个女孩抱起,她很轻,真的没多少分量;

    同时,卡伦能感觉到自己怀中的女孩在发抖,她……在害怕。

    卡伦将一个女孩放入浴桶后,转身又将第二个抱过来,第二个也在发抖。

    不过,两个女孩都被放入浴桶中后,她们脸上马上流露出了“解脱”的表情。

    浴桶里开始不断翻滚出泡泡,一些黑色的水浮了出来,这是她们体内的污染物正在被排除。

    只是,血灵粉肯定是治标不治本,一段时间后,污染还会重新聚集累积。

    或许,以后有机会可以让普洱和凯文来帮她们俩看看病情,它们两个一个是活成了祥瑞,另一个比祥瑞还祥瑞,说不定真能有什么其他办法。

    “唉。”

    莱克夫人长舒一口气,看着两个女儿脸上轻松的神情,她也露出了微笑。

    “你们就好好泡着。”

    “嗯。”

    “嗯。”

    然后,她看向自己丈夫,看见卡伦因为抱女儿弄脏了衣服,她道:“过来,我给你找身干净衣服。”

    卡伦跟着莱克夫人走了出来,又走入了主卧室。

    “这次,你也辛苦了。”莱克夫人一边找衣服一边说道。

    “没事,我相信秩序。”

    “秩序,秩序,秩序,你就知道秩序!秩序之神如果真的能看见,就不应该让我们的女儿受这种折磨!”

    卡伦一时语塞,毕竟他不能跟着莱克夫人一起骂神。

    一件外套被莱克夫人丢到了床上,她又问道:

    “饿了没有?”

    “饿了。”

    卡伦点了点头,面包只能垫饥,但不扛饿。

    “外套换了,脏衣服丢地上,我待会儿洗。”

    莱克夫人走出了卧室,卡伦把外套换了。

    不一会儿,莱克夫人端进来了食物,直接放在了卧室里的书桌上,一大杯牛奶,面包,熏肉,还有一些酱料。

    卡伦在书桌后坐下,开始吃饭。

    莱克夫人则在不停地骂着自己,嗯,确切地说是在骂帕瓦罗先生,大概意思就是骂她真的是当初瞎了眼才嫁给了自己,她还不如嫁给当初家门口的银行副行长。

    卡伦只是默默地进餐,不还嘴;

    他相信,帕瓦罗先生平时在家应该也是这个样子。

    等卡伦快吃好后,莱克夫人才像是骂够了,或者叫骂累了,最后,她走过来对着卡伦肩膀又是用力一掐。

    正在喝牛奶的卡伦疼得差点把嘴里的牛奶喷出来,但还是强行忍住了。

    像是完成了一套流程仪式一样,莱克夫人长舒一口气,像是终于轻松了;

    “我去看看女儿们。”

    落下这句话后,莱克夫人走出了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关上门后,莱克夫人并未径直走向女儿们的房间,而是背靠着卧室门,像是瞬间被抽光了精气神,慢慢地滑落,坐在了地上;

    她双手死死地攥住自己的衣领,

    紧咬嘴唇,

    没发出丝毫声音,

    却已泪如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