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一十七章 攻势
    皮克:“赞美秩序!”

    听到这句话,阿尔弗雷德神色如常,指着面前四个摆出正方形的汽水瓶道:

    “严谨的形状,天然就具备美感,让人看着就舒服。”

    卡伦则是摇头笑道:

    “你们啊,可真是幼稚,还不如买一盒积木回去玩。”

    大家都笑了,卡伦站起身,与皮克和丁科姆告别;

    “走了。”

    “我们也走了,感谢你们的帮助。”

    “谢谢你们的帮忙。”

    卡伦和阿尔弗雷德回到了车内。

    “少爷,真是巧了,居然遇到了同行。”

    “嗯。”

    不是所有的丧仪社都有秩序神教的背景,实际上,后者所占的比例非常之低;

    但因为秩序神教成长体系,尤其是到审判官这个阶段,术法上需要和“尸体”打交道的地方比较多,再加上审判官可以通过“尸体”来监测自己所在区域的“动态”,所以确实有不少地方审判官会开展丧仪社的业务。

    罗佳市有很多家丧仪社与火葬社,但真的有秩序神教背景的,只有茵默莱斯一家。

    约克城的人口与城市规模是罗佳市的十倍不止,城内的丧仪社更是不知有多少家,在这么大的一个样本里,居然就直接碰上了带有秩序神教背景的丧仪社,这个运气,也真是没谁了。

    阿尔弗雷德打开了车载收音机,一番调试之后,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紧接着,收音机里传来了前方灵车内丁科姆与皮克的声音。

    丁科姆:“你个蠢货,赞美秩序在外人面前怎么能随便说?”

    皮克:“我情不自禁而已,你自己刚刚不也是很兴奋,再说了,赞美一下秩序怎么了?”

    丁科姆:“刚刚那两个人,好像对我们这行很熟,他们根本就不害怕‘客人’,我觉得可能也是我们这一行的。”

    皮克:“你想多了吧,说不定是医生或者屠夫呢。”

    丁科姆:“总之,下次不准在陌生人面前说这种带有身份暗示的话了,要是让老板知道,小心打断你的腿。”

    皮克:“老板犯错,又不是我们犯错,老板这个审判官被停职了,我们两个神仆还是属于秩序神教序列的,你还害怕他?”

    丁科姆:“你不害怕他?”

    皮克:“怕,我当然害怕。”

    丁科姆:“不要忘了,我们两个属于老板名下的神仆,一旦被停职的老板之后被判定有罪,我们肯定也逃脱不了干系。”

    皮克:“老板干不干净我不清楚,反正我是很干净的,喝汽水都不忘拿瓶退押金。”

    丁科姆:“因为我们两个太渺小了,没人会真的在意我们两个是否干净,也不值得去为我们进行调查。好了,开车吧,接完了‘客人’,我们现在去接老板,别让老板等急了。”

    皮克:“没事,老板自己会加时间的。”

    灵车发动了,阿尔弗雷德也将收音机关掉,伸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是秩序神教审判官没错了。”卡伦说道。

    阿尔弗雷德说道:“但是他们的老板,也就是那位审判官大人好像被停职了,接下来可能还要面临来自秩序神教内部的诉讼。”

    “先跟着看看吧,注意距离。”

    “是,少爷。”

    灵车在前面开,阿尔弗雷德在后面跟着,没有直接贴得很近,而是故意拉开了一段距离。

    大概一刻钟后,灵车驶入了一个“点心铺一条街”,每个铺面门口都摆着点心,给卡伦一种上辈子发廊一条街的即视感。

    又等了大概五分钟,一个中年秃顶男子从一间点心铺里走了出来,他手里夹着一根烟,上车前,重重地清了一下嗓子,对着地上吐出一口痰,然后上了灵车。

    “哪怕是单纯出于形象考虑,我觉得这位审判官大人也应该被停职。”阿尔弗雷德说道。

    卡伦则看向那位审判官出来的那间点心铺,店铺名字叫“艾娃点心铺”,门口贴着一张广告语:愉悦你灵魂的一半。

    注意到卡伦的目光,阿尔弗雷德伸手指向那边解释道:

    “少爷,这个广告语的意思是,这家店的服务不能做最后一步,但其他步骤都可以,所以叫愉悦你灵魂的一半。”

    “记下它。”

    “是,少爷。”

    “抽个时间,你去探查一下。”

    “是,少爷。”

    灵车继续开动,阿尔弗雷德继续开车跟随,可能是因为车上坐上了一位审判官,哪怕是一位停职中的审判官,阿尔弗雷德也给予了他尊重,将车距比先前拉得更大了。

    “少爷,他们好像也住蓝桥社区,但在我们的另一端。”

    “嗯。”

    这里也是属于蓝桥社区范围,但卡伦所住公寓位于蓝桥社区的南端,灵车所去的,是蓝桥社区的北端,而蓝桥社区的居民出行购物需求都是直奔市区方向,所以南北端虽然名义上属于一个社区,但平日里的交流互动并不多。

    灵车驶入了一个商铺门口,这个商铺位于这条小商业街的最尾端,应该是租了两个门面。

    “这个条件,比我们家里要差好多。”阿尔弗雷说道。

    卡伦点了点头,留意到丧仪社的牌子:

    “帕瓦罗的家丧仪社。”

    当然,更合适的理解是:帕瓦罗家族丧仪社。

    “记录位置。”卡伦说道。

    “记下了,少爷。”

    “那就回家吧。”

    “是,少爷。”

    阿尔弗雷德将车调头,向公寓方向驶去。

    “少爷,您打算接近他们?”

    “暂时没这个打算,可以先放着,过不了多久艾伦家族会把我的新身份信息送过来,按照普洱的意思,他们可以帮我找一个新渠道让我去接触和进入秩序神教,只要我是神仆,就能方便很多。”

    “少爷,我可以先去对他们进行摸底调查。”

    “会不会有危险?”

    “额,毕竟不是每个审判官都是狄斯老爷。”

    “那你抽空去吧。”

    “好的,少爷,艾娃点心铺和帕瓦罗丧仪社,我会近期抽时间去完成调查。”

    “你可以放几个白天不用陪着我去调查。”

    “不,保护少爷安全是我的第一任务,这些调查我可以晚上去进行,点心铺可是营业到很晚的。”

    “嗯。”

    到了公寓小区,卡伦先上楼,阿尔弗雷德则去停车。

    到门口时,提早听到自己脚步声的金毛主动在里面把门打开。

    普洱此时正坐在底楼客厅沙发上吃着一块慕斯蛋糕,看见卡伦回来,问道;

    “我亲爱的卡伦少爷,工作谈得顺利么?”

    “明天就去上班了。”

    “哦,真是谢天谢地,有了您的工作收入,这个风雨飘摇的家终于又能维系下去了。”

    “对了,你和阿尔弗雷德之间,记得做一下信息共享,我不希望还要在你们二人之间当传话筒。”

    “您说的是信笺的事么,这是我的疏忽。”普洱很干脆地认错,“也是因为昨晚捉完乌鸦后我和蠢狗都太困了。”

    普洱当然不可能说是自己故意的,报复当初卡伦去尝试唤醒雷卡尔伯爵昏厥后,阿尔弗雷德欺骗自己说少爷是被自己“催促”与“压迫”去提前修习了阵法导致的透支。

    现如今,黑桃a组织虽然才只开过一次会议,但已经形成了两个势力团体;

    一个是由家里的猫和狗所组成的宠物激进改革派;

    一个是由阿尔弗雷德个人所组成的收音机保守派;

    普洱自身的家族信仰体系以及它尾巴上的光明之神手指,金毛的邪神见识与阅历,等等,让他们可以动用外部因素与力量来帮助卡伦发展与提升;

    而阿尔弗雷德主张的是,少爷本身就是伟大的存在,也将永远正确伟大!

    因为阿尔弗雷德极端保守,直接把猫和狗拉到了相对应之下的“激进改革”。

    “我先上楼洗个澡。”卡伦说着就走上楼,约克城的空气污染很糟糕,出门转一圈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空气里的那股煤污味,不清洗一下很不舒服。

    阿尔弗雷德也回到了家,马上喊着让普洱与凯文来帮自己检查一下气息波动。

    得到的结果,让阿尔弗雷德非常满意,因为哪怕是“嗅觉”极为灵敏的它们,也不得不承认阿尔弗雷德身上异魔的气息已经变得很微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神官的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完全不顾自己以往的形象叉腰大笑。

    普洱则与凯文对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压迫感,保守派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么!

    虽然有小团体,但普洱还是提醒道:

    “既然你异魔气息已经变淡了,那就可以试试看一些初级的隐藏气息的术法把剩下的那点异魔气息给遮掩住,这样除非遇到真正的强大存在,否则其他人用探查术就很难发现你是异魔的身份了。”

    “是的,这个建议真不错,我现在就去翻翻霍芬先生的笔记,赞美霍芬先生,赞美少爷!”

    看不惯保守派“嚣张气焰”的普洱,跳到了金毛身上离开了底楼客厅,同时小声对着身下的金毛嘀咕道:

    “不用担心他现在的势头,毕竟我们改革派已经抢先一步完成了政治联姻占领了高地!”

    “汪!汪!汪!”

    这一刻,猫狗难得同仇敌忾。

    洗完澡的卡伦换了一身衣服,才发现自己前两天脱下来的衣服依旧被放在盆内没有被清洗。

    阿尔弗雷德不得召唤不会轻易上二楼,自然看不到盥洗室里的这个盆,退一万步说,卡伦也不好意思喊阿尔弗雷德过来给自己洗衣服。

    至于普洱和金毛……

    卡伦脑补出普洱用猫爪搓衣服的姿势,

    以及金毛叼起晾衣杆晾衣服的情景;

    总之,不现实。

    以前在茵默莱斯家,家务都是婶婶与姑妈负责,平时弟弟妹妹们也会在放学后帮忙,自己几乎就是平躺;

    之前在艾伦庄园时也是一样,仆人非常多,完全没这方面的烦恼;

    但现实是,现在自己真的需要一个女仆。

    阿莱耶的妻子珍帮自己家买全了生活用品,所以家里什么都不缺;

    卡伦找来一个小板凳,坐下来,倒入洗衣粉,开始洗衣服。

    在做菜时,卡伦很有耐心,但是在做家务时,卡伦觉得自己会忍不住内心微微泛起烦躁。

    一件件衣服先是过水,然后在洗衣粉盆里浸泡,像是给小鱼裹上面粉过油锅;

    浸泡完,用手压一压,然后再放进装有清水的盆内继续用手压,压了两盆水,确定衣服里不再挤压出洗衣粉泡沫后,就等于衣服洗完了。

    家里有熨斗,卡伦也清楚自己的很多衣服是需要经过细心处理穿出去才有“效果”,但他真的懒得再弄了,直接抱着衣服来到天台,把衣服晒了。

    看着晒起来的衣服,卡伦微微皱眉,因为他觉得自己肯定会忘记收衣服。

    走下去的卡伦来到底楼;

    “阿尔弗雷德,你现在就去找一个女仆回来吧。”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心道:不等阿莱耶回来一起去找中介了?

    但他下一刻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马上道:“我知道了,少爷,我这就去找。”

    “顺便把晚餐买回来,今晚随便吃一点。”

    “是,少爷。”

    阿尔弗雷德马上拿起放在桌上的车钥匙出门;

    卡伦回到了二楼,不过没进卧室,这个点进卧室休息实在是太早了,万一睡着了那明天就得凌晨醒来,然后枯坐到天亮去上班么?

    又或者天没亮就坐到诊所门口等诊所开门给皮亚杰一个感动?

    走入书房,在书桌后坐下,拉开抽屉,里面放着好几个本子,黑色的笔记本放在最下面,在艾伦庄园时阿尔弗雷德特意让庄园里的人定制了一个木盒子,专门盛放这本笔记本。

    卡伦把笔记本拿出来,打开木盒子,再翻开本子,也不知道是这个过程消散掉了兴致还是自己今天本就没有需要记录的东西,他干脆又把笔记本合上放回了抽屉中。

    起身,来到书柜前,目光逡巡,看见了一套本数很多的小说《怪盗亚森.罗宾》;

    作者莫里斯·勒布朗,是法克森人,生前是一位伟大的知名作者。

    卡伦抽出其中一本,在书桌后坐下,开始。

    虽然不是从第一本开始,但每一本集数里的故事前后并没有太过明显的承接,所以不会影响单独的完整,当然,有些人物可能会有前后的联动。

    故事和人设都不算复杂,看起来很有趣,让人很轻松。

    比起尤妮丝经常给自己推荐的那些现实主义荒诞文学,卡伦觉得抽出一个闲适的午后看看这种类型的小说,才是真的放松与享受。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忠诚的仆人阿尔弗雷德,此时已经开车又回到了买衣服的那间铺子前。

    阿尔弗雷德推开门,米歇尔太太有些疑惑道:

    “是衣服有质量问题?”

    “她呢?”阿尔弗雷德问道。

    “谁?”

    当阿尔弗雷德单独站在这里,身边没有少爷的存在时,他的气质和目光,很容易让人畏惧。

    “希莉,屁股很大的那个女孩。”

    “额,她送完毛线就走了……”

    “把她找回来。”

    “这……”

    “快去!”

    “是,是,您稍等,我这就去,这就去。”

    阿尔弗雷德站在店铺里,闭上眼。

    其实先前试衣服时,阿尔弗雷德早就结束了,但听到少爷和女老板以及另一个年轻女性的说话声,他就故意多停留了一会儿才出来。

    原本出去时,他只是试探了一下少爷要不要找个女仆。

    谁知回家后,竟然遭遇了少爷的亲口催促!

    是自己的失误了,虽然领悟到了少爷的内心想法,但却没有正确认识到少爷这个想法的急切程度。

    大概十分钟后,米歇尔太太拉着希莉的手跑回了店里。

    “我把她给您带回来了。”米歇尔太太不敢看阿尔弗雷德眼睛。

    希莉对阿尔弗雷德鞠躬:

    “您好,您找我?”

    “去我家做女仆。”阿尔弗雷德开口道。

    “啊?”希莉不明所以,忙道,“很抱歉,我需要做工,还需要照顾父亲母亲和弟弟,我实在是抽不开时间去做……”

    “你做工一个月收入多少。”阿尔弗雷德问道。

    米歇尔太太帮她回答道:

    “1500雷尔。”

    希莉马上道:“不,没有这么多,一般是七八百雷尔,还得看活儿多不多。”

    没有公民身份,就不能进正规的大厂,只能去用黑工的小作坊,收入当然不可能比得上普通工人。

    米歇尔太太马上伸手掐了一下希莉的腰!

    “3000雷尔一个月,包三餐。”

    希莉愣住了,这可比有公民身份的工人一个月的收入还要高一大截了。

    阿尔弗雷德拿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三千雷尔,放在希莉面前:

    “做不做?”

    希莉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我做,但太多了,我没做过女仆,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能力……”

    “要求不多。”阿尔弗雷德眼角余光扫过希莉的屁股,他觉得这个肤色有些偏黑的女孩,吸引少爷的,应该就是这个部位。

    所以,女仆裙似乎并不适合她,牛仔裤才可以。

    阿尔弗雷德本想再拿出一沓钱递给米歇尔太太让她给希莉拿几条牛仔裤,但犹豫了一下,自己现在用的可是少爷的钱,可不能这么大手大脚。

    相较而言,3000雷尔聘用一个女仆阿尔弗雷德并不觉得有多夸张,少爷也不会对这个价格有什么异议,毕竟家里那只猫每个月喝咖啡吃点心的花费,就快有这个数了。

    阿尔弗雷德将钱放在希莉手中,道:

    “这是你这个月的薪水,另外,你需要自备工作服,在这里选几条牛仔裤吧。

    选好后换上,我带你去家里。”

    “今天就去上班?”希莉很是意外,这也太快了吧。

    米歇尔太太则马上拉扯过希莉的手,将她拉到里面去:

    “来,我给你挑裤子。”

    然后小声道:

    “你不要害怕,你知道这个男仆身上的衣服是什么牌子多少钱么,这种人家不会坑害你的!”

    “可是这……”

    “啪!”

    米歇尔用手,在希莉屁股上拍了一下。

    “疼……”

    “嘿,我就说嘛,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它的诱惑呢,那位英俊的少爷显然也不例外,但他害羞嘛,你抓住机会哦。”

    ……

    “哦,天呐,卡伦,你自己把衣服都洗啦!”

    普洱坐在金毛背上,刚刚“巡逻”完天台看见被晾晒的衣服大吃一惊,马上跑到书房里来问道。

    “嗯。”

    “我可怜的卡伦少爷居然沦落到要自己亲手洗衣服。”普洱用猫爪子擦不存在的眼泪。

    “呜呜……汪。”金毛也流露出了悲伤的情绪。

    普洱马上道:“不急,等尤妮丝血脉消化好,就让她过来作为这个家里的女主人,照顾你。”

    “不用,会有女仆。”卡伦一边说着一边又翻开了一页书。

    “对对对,是需要一个女仆了,得找一个经验丰富性格沉稳有家室有挂念有责任心的女仆。”

    每个形容词都能加一个括号,年龄大。

    你亲爱的曾曾曾曾姑奶奶依旧不忘在你嗜睡时替你捂着位置。

    这时,底楼的门被打开。

    “少爷,我把女仆带回来了!”

    普洱马上催动金毛来到了二楼楼梯处,看见了站在阿尔弗雷德身边穿着牛仔裤的年轻女孩。

    很快,

    一猫一狗的目光,就注意到了关键位置。

    普洱喃喃道:

    “该死,保守派的攻势这么猛烈的么!”

    ———

    晚上还有,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