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一百一十四章 疯了吧,皮亚杰!
    www..,最快更新明克街13号 !

    “呵。”

    一觉醒来的卡伦,听完了普洱对昨晚事情的叙述,这才知道昨晚自家的猫和狗居然还做了这么多事情。

    手里拿着那张信笺,

    卡伦说道:

    “这是光明神教余孽的秘密聚会?”

    普洱分析道:“所以,上一任房主应该就是光明神教的信徒了,他以前肯定参加了不少次这种秘密聚会,只不过这次因为他搬家了,所以下一次聚会的通知就被我们收到了。”

    卡伦摇了摇头:“太巧合了,我不信。”

    “但或许就是这么巧合呢。”普洱摇了摇尾巴。

    “搬家了,不懂挂失地址么?光明神教和壁神教不同,壁神教只是秩序神教的打击对象,但光明神教是现如今整个教会圈子共同打击的目标。

    搬家了,信就送到第二任房主手上了,这么粗糙的制度,它怎么存续下来的?”

    “如果不是蠢狗的叫声成功勾引住了那只乌鸦,我们也拿不到这封通知信,那只乌鸦本身就具备分辨收件人的能力,事实上昨晚它在窗户外看了你很久,那时候已经准备离开不进行投送了。

    最重要的是,很可能原房主并不知道如何自下而上地向上进行通报。”

    哪怕听到普洱这个解释,卡伦心里依旧没能得到信服,他是个很谨慎的人。

    “汪!汪!汪!”

    “它说什么?”

    “它说原房主可能只是一个外围的信徒,最高可能也不过是一个神仆,这种外围信徒的流动性本就很大,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属于核心层。

    而且现在秩序神教的余孽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传教,所以核心层的规模自然就更小。”

    “而且我觉得原房主跟着儿子去殖民地的庄园,可能也是为了在殖民地重新传播光明神教,因为殖民地并不属于正统教会覆盖区域,虽然他们有自己的原始信仰,但更容易蚕食,受到的监控也更少。”

    卡伦晃了晃手中的信笺,默默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卡伦,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有没有人在看着我们。”

    “我觉得事情可以想简单一点,比如这个公寓小区开发商是艾伦财团。”

    “或许,我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汪!汪!汪!”

    “它又说什么?”

    “它说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这张信笺你打算怎么处理,你会去参加这个光明神教的秘密聚会么?”

    卡伦将信笺丢到了一边,道:

    “傻子才会去。”

    说完,卡伦起床,去洗漱。

    在卡伦离开卧室后,普洱马上对着金毛压低了声音骂道:

    “你刚刚居然建议派阿尔弗雷德把阿莱耶一家全杀了来判断是巧合还是布置?”

    金毛看着普洱,两只耳朵贴在了脑袋上。

    “这次我没帮你翻译是我觉得你这话说得真的是太愚蠢了,你就不能像那只收音机妖精学学,跟上他的审美?”

    金毛“呜呜”了两声,趴回了自己的狗窝。

    “不过反正我们两个目前在家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倒是可以在四周观察观察。”

    金毛马上来了兴致,再次站起身。

    “但重点不是在于阿莱耶一家,我们把这栋公寓楼里的邻居以及附近一些有意思的人,都做个观察,至少先把家门口的事情给理清楚,你觉得呢?”

    “汪!汪!”

    普洱听到这个话,猫胡须微微摇摆:

    “你说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不同人的体质会容易招引来不同的事情?因为他是卡伦,所以一些事情,会主动以巧合的形式向他靠近?

    哦,天呐,我估计卡伦肯定不会喜欢这个解释,他也不会喜欢这种招事的体质。”

    “汪!汪!”

    “你说,是世人在召唤神,而神,会选择性地回应一些召唤?”

    “汪!”金毛兴奋地点头。

    “这话说得不错,有收音机妖精的水平了。”

    ……

    卡伦洗漱之后,换了一身稍显严肃的衣服,对着镜子用梳子把自己的头发稍微打理得严谨一些,可尽管如此,还是因为这具身体相貌太过英俊,哪怕再多严肃的元素加持在身,依旧给人一种稍显轻佻的感觉。

    下楼时,恰好看见阿尔弗雷德正在和汉德说话,然后关上门。

    “少爷,珍让汉德给我们送来了早餐。”

    “好的。”

    送来的早餐很丰盛,但只有两份,显然在正常人眼里,猫和狗不算人份。

    两份鸡肉卷,两份玉米贴饼,一大瓶热好了的牛奶。

    一口鸡肉卷咬下去,卡伦有些意外道:“酱料很不错。”

    “能得到少爷的夸奖,那肯定是很优秀的水平。”阿尔弗雷德没去拿鸡肉卷而是拿起玉米贴饼,因为他知道自家少爷不喜欢吃玉米口味的东西。

    两个鸡肉卷都被卡伦一个人吃了,又喝了一大杯牛奶。

    阿尔弗雷德配合着少爷的进餐节奏,在少爷喝下杯中最后一口牛奶时,他也将最后一块玉米贴饼送入口中:

    “少爷,您要去哪里?”

    这一身装束,肯定是要出门的。

    “昨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家心理诊所的开业广告。”

    “少爷是准备指引内心迷途的可怜者么?”

    “诊所老板是皮亚杰。”

    “哦,一个愿意支付合理价格的可怜者。”

    “我觉得我能在他那里找个工作,也就皮亚杰不会在意我的学历。”

    “好的,我去向阿莱耶借车。”

    “他不需要用么?”卡伦问道。

    “他今天要带着汉德去桑浦市的医院看耳朵,一家人坐火车去,可能明天才能回来,他以前的积蓄似乎都用在了给儿子看病的花销上了,现在则是每做成一笔单子他就拿佣金去带儿子再看一次病。”

    “好吧。”

    阿尔弗雷德向阿莱耶借来了车,卡伦坐进车里。

    阿莱耶走了过来,对阿尔弗雷德道:“抽屉里有曼达尔加油站的加油卡,如果油不够了可以去那里加。

    卡伦少爷,早上好,祝您一路顺风。”

    “你也是。”

    亚当斯心理诊疗所的位置,在市中心的市中心,很尴尬的是,卡伦经历了早高峰的堵车。

    一旦打开车窗,就是各种呛人的尾气味儿,不少司机在这个时候都是开着车窗抽着烟在焦躁且习惯地等待着,或许在这个时候烟味反而能够驱散那些尾气黑烟。

    卡伦将车窗关紧,默默地把额头抵在车窗上;

    在罗佳市,你是不可能看到这种场景的,因为罗佳市更像是一个悠闲的小城市,但约克城,从外面看已经和后世的大都市差不了多少了。

    “少爷,下次您上班时,我就先开车送您到站台,再陪您坐电车吧。”

    卡伦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阿莱耶要带孩子看病,本来今天他会带着我去二手车市场买一辆车回来的,少爷,您得给我批预算。

    一万雷尔就可以,买辆和阿莱耶这辆车差不多的,其实还有更便宜的,但坐起来就没这么舒服了。”

    卡伦再次点头。

    “谢谢少爷。”

    要知道,阿尔弗雷德在罗佳市可是开限量版桑特兰的人。

    交通一点点地恢复,原本早上八点半出发的卡伦,在十一点还缺二十分钟时,抵达了目的地,这个堵车,真的是太可怕了。

    在马克莱语中,“约克”,除了带有繁忙的意思外,还有“拥堵”的意思,所以,约克城也就有“堵城”的绰号。

    好在,路边白线内正好有一辆车开出来,阿尔弗雷德见势以最快的速度将车停了进去,抢夺下了这个停车位,否则就要去找地下停车位或者绕很远再找路边停。

    下了车,卡伦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现在正站在“圣托尔大厦”下面,皮亚杰的诊疗所就在大厦中。

    但当卡伦转过身看向繁忙的马路对面的那栋大楼时,目光微凝:

    “柯蒂斯大楼。”

    “少爷,柯蒂斯大楼是约克城的一座老地标建筑了,很多电影都在这里取过景。”阿尔弗雷德介绍道,“咦,这么巧?”

    在堵车过程中,卡伦把昨晚的事也告诉了阿尔弗雷德。

    “少爷,需要我去那座大楼里调查一下么?”

    “不用,就当没看见就好。”

    卡伦现在没有任何理由去掺和光明神教余孽的事情,虽然有了拉斯玛的保证,他可以与家里人恢复通信与联络了,但并不意味着他的身份真就见得了大光。

    “我们先去诊所吧,我怕待会儿他们要下班吃午餐了。”

    卡伦带着阿尔弗雷德走入圣托尔大厦,皮亚杰的诊所在21层,走进电梯后,卡伦站在角落里,阿尔弗雷德帮他拦出空间;

    电梯一路停停进出,

    再联想到路上堵车的画面,

    卡伦真找回了一种上辈子创业前工作期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如同没有鱼鳃却被迫一直在水面下不停游动的鱼;

    少部分鱼儿掌握了艺术的某种呈现方式,可以带着其他鱼儿一起探出水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所以为什么很多艺术家的经典著作是在他贫寒和普通时创作的,因为后来上岸太久的他们,已经忘记了水面下憋闷的感受。

    “叮……”

    21层到了。

    阿尔弗雷德帮卡伦挤开前面的人,领着卡伦走出电梯。

    诊所前台是两位穿着职业装的年轻美女;

    “您好,先生,请问你们有预约么?”

    卡伦回答道:

    “请帮我联系一下亚当斯先生,我是他父亲派来给他送东西的,我叫卡伦。”

    善意的谎言有时候能省去很多麻烦,比如原本可能会出现的:对不起先生,没有预约您是不能进去的;以及:我是皮亚杰的朋友,让他出来见我。

    “好的,先生。”

    前台小姐拨通了电话,不一会儿,前台小姐对卡伦微笑道:

    “我们老板正在开会,柏莎小姐希望您能在办公室先行等候一会儿,我带您进去。”

    在前台小姐带领下,卡伦与阿尔弗雷德进入了诊所,诊所内很安静,但能看得见“忙碌”,里面的医生不少,还有排着队等待的“客户”。

    老板办公室在最里面,门口是秘书办公桌:

    “你好,是卡伦先生么,您请。”

    秘书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卡伦走了进去,阿尔弗雷德则留在了外面。

    “您请坐,您是喝咖啡还是茶?”

    “冰水。”

    “好的,马上给您送来。”

    办公室两面是落地窗,站在这里景致很好,卡伦忍不住走到窗子前,开始欣赏。

    曾经,他也有一间属于自己的诊所,但没皮亚杰的规模,自己也没有这么豪华的办公室。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您好,卡伦先生,这是您的冰水。”

    不一样的女性声音,卡伦转过身,看着进来的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头发很柔顺,整个人也显得很自然;

    最重要的是,她长得和琳达非常的像。

    此时,她把水递给卡伦,笑道:

    “您好,卡伦先生,我叫柏莎,是亚当斯先生的私人助理。”

    卡伦接过了冰水,看着柏莎,忍不住笑了。

    “可以请问您在笑什么么?”

    卡伦摇摇头;

    心里只能感慨:骚还是你皮亚杰骚,居然在自己诊所里也玩变装。

    “我帮您把外套挂起来。”柏莎走到卡伦身后,帮卡伦脱外套。

    卡伦因为手里端着水杯,只能举起手。

    但在脱衣服的过程中,卡伦惊讶地发现柏莎在帮自己解开胸前衣扣时,指尖故意在自己胸口那个位置轻轻旋转了几下。

    卡伦可以笃定,她是故意的;

    然后,内心深处就是一阵深寒的不适。

    皮亚杰,你好像有些玩过火了。

    脱袖子时,卡伦左手右手交接了一下杯子,最终衣服被脱了下来。

    柏莎去把衣服挂起;

    “您请坐。”

    卡伦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柏莎很自然地靠着卡伦坐了下来,还叠起了自己制服裙下的一双穿着黑丝袜的腿。

    “可以先告诉我一下,老先生让您过来找老板是因为什么事么?”

    “抱歉,不可以。”

    “好的,没事,您实在是太客气了。”

    柏莎又换了一下腿的位置。

    卡伦挪开了目光,在艾伦庄园时,他帮尤妮丝做足疗时感受到的是温馨与惬意,可现在,他面对这双腿本能地有些反感,甚至是……有一点点恶心。

    他希望柏莎赶紧出去,说催一催老板,然后快速地去变装,紧接着,皮亚杰就走了进来,和自己正常地拥抱一下,再做交流,最后让自己留下在这里上班。

    所以,卡伦催促道:“可以劳烦您再催一下亚当斯先生么,我的事很紧急。”

    你快去变回男人吧,我的朋友。

    “老板现在的会议很重要,和投资人在洽谈发展规划,不过应该很快就要结束了。另外,卡伦先生,您是讨厌我么?”

    “不是,我只是有些腼腆与内向,不善和年轻女性交流,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女性。”

    “不,不是的,我也是心理学专业出身,您的微表情告诉我,您从心底就很排斥我,能告诉我为什么么,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引起了你的反感?”

    柏莎起身,站在了卡伦面前,她并未习惯性地把因坐着而导致上拉的制服裙再往下拉回去,而是很大方地敞开了自己的双臂,弯下腰;

    不仅制服裙下丝袜的根部黑色花纹显露了出来,连那事业沟壑也一览无余。

    卡伦想去洗眼睛,

    哦,天呐,皮亚杰,你连胸都开始垫了么?

    “亦或者……”柏莎小姐像是真的在认真做研究而忽略掉了男女界限一样,很直白地问道,“您的取向,不是女性?”

    说着,她还主动地往卡伦面前靠了靠,双手撑在了卡伦膝盖上,一点一点地往上挪,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观察发现一样,极尽挑逗意味。

    卡伦叹了口气;

    人格分裂,绝对不是一件听起来很酷的事,事实上,它的危害会很严重。

    因为人格一旦分裂出来,它不会成为你的宠物,随叫随到;

    当它出现的那一刻起,它就会像是一个“婴儿”一样,开始成长与丰富自己。

    不要以为你失去了妻子后,再自己分裂出一个妻子人格出来这是一个很唯美的爱情故事,因为你妻子的人格会逐渐地丰富与发展;

    你们甚至可能因此吵架,感情破裂,甚至最后你妻子还会去出轨……

    当然,她用的还是你的身体去出轨。

    原本卡伦认为皮亚杰作为专业人士,可以有限度地控制住自己,但现在,卡伦觉得皮亚杰好像迷失了。

    作为朋友,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唤醒他,

    或者,

    真的要像阿尔弗雷德在吃完早餐后说的那样:“哦,一个愿意支付合理价格的可怜者。”

    自己好像又要从皮亚杰这里赚诊疗费了。

    卡伦伸出双手,攥住了柏莎的手腕;

    柏莎被这么一拉,整个人几乎跌撞到了卡伦面前;

    卡伦很认真地看着她,严肃地说道;

    “听着,我希望现在你能清醒过来,也希望你能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做着什么事,我相信真正的你会后悔刚刚的一些言语和动作;

    所以,现在,请你马上恢复你的理智,然后我可以帮你做一个系统的治疗!”

    “卡伦先生,您有暴力倾向,喜欢做单独的极端暴力事情么?”柏莎仿佛是看出了卡伦的癖好露出了学者一般的笑容,“不过,您长得真的是太英俊了,让我第一眼看见你时就忍不住想要亲近你,我答应你,我愿意把自己叫出来给你做治疗,我也会帮你做治疗,我们共同互相地治疗,好么?”

    这时,办公室门被敲响。

    卡伦松开手,柏莎也马上立起身子,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和衣领。

    门被推开,走进来的竟然是皮亚杰本人!

    他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卡伦,马上张开双臂激动地快步走来:

    “卡伦,我刚听到秘书汇报时还在想会不会是重名呢,没想到真的是你,哈哈哈哈,我的好朋友,在这里能看见你真好!”

    皮亚杰直接把卡伦搂住,然后笑着向卡伦介绍道:

    “这是柏莎,我的私人助理。”

    柏莎露出了职业且礼貌的笑容。

    皮亚杰伸手拍了一下卡伦的胳膊,道:

    “怎么样,我刚开始面试她时也吓了一跳,她长得和琳达真像,不是么?”

    “……”卡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