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猎妖高校〕〔阳间借命人〕〔魏晋干饭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九十三章 艺术啊!
    :[]

    ://../!!

    “赞美瑞丽尔萨!”

    “赞美壁神!”

    准翁婿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

    “唉呀。”

    贝德先生叹了口气,坐姿比先前显得更自然了一些。

    卡伦也是一样,身子往后靠了靠。

    尤妮丝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上面有两卷热毛巾,她用夹子将一卷递给自己的父亲,将另一卷递给了卡伦。

    两个男人都是用手指将热毛巾展开,来回轻轻晃了晃后,盖在了手背上。

    随后,贝德先生用毛巾擦头发,卡伦则将毛巾敷在了自己脸上。

    “尤妮丝,你爷爷和你二伯快回来了,也给他们准备一下毛巾。”

    “好的,父亲。”

    记住m.42zw.cc

    等尤妮丝离开后,贝德先生将擦好的毛巾往画架上一挂,站起身,道:

    “卡伦少爷,我觉得我们可以去书房说话。”

    “嗯。”

    卡伦也将毛巾丢在了画架上,可没能挂住,毛巾滑落,擦污了中间一块,恰好将画中屋檐下的众人和远处的演艺厅中间分割开了,从画面呈现效果来看,仿佛是一个画面下的,两个“世界”。

    贝德站在卡伦身后,赞叹道:

    “这就是艺术的灵感。”

    卡伦笑道:“这只是一个意外。”

    贝德摇摇头,道:“很多艺术家的灵感,其实都源自于意外,只不过他们不好意思这么说,又或者,说了也不会有人信。”

    卡伦点点头:“我相信艺术家的话。”

    二人上了三楼,进了书房。

    “您坐那里还是我坐那里?”卡伦指了指书桌后面的位置。

    “肯定是少爷您坐。”贝德先生微微欠身,主动坐在了书桌前。

    卡伦也没推辞,在书桌后坐下。

    “所以,这就是贝德先生您无法觉醒血脉的原因么?”

    贝德点头道:“应该是的。”

    信仰,是具有排他性的;

    不可能说我既信仰他,同时又信仰她,那叫兴趣爱好,不叫信仰。

    当贝德先生选择信仰壁神教后,他自然无法再激发家族血脉,也不可能走上家族信仰体系。

    毕竟,哪怕壁神教的规模与影响力一直很小,同时在上个纪元里壁神瑞丽尔萨还被秩序之神定义成了邪神进行了镇压,但谁也无法抹除壁神教是一个“教会”的事实。

    “您让我很惊讶。”卡伦说道,“隐藏得可真好。”

    甚至,连普洱都没有发现。

    当然,如果普洱发现了的话,它大概也不会因为家族后人去信仰了邪教而愤怒,反而大概率会因为在一群矮冬瓜里长出了一个奇异瓜而感到惊喜。

    毕竟,和光明神教余孽被现如今各大教会默契围剿不同,真正对壁神教比较敏感的,只有秩序神教;

    毕竟,壁神瑞丽尔萨就是秩序之神亲自镇压的,所以两个教会之间是天然死敌对立,可又因为就算在壁神教巅峰时相对秩序神教也只是一条小鱼,所以就算是秩序神教,也没有太多对壁神教余孽“除恶务尽”的积极性。

    因此,贝德先生信仰壁神教,只要他不跑到外面去大声宣扬,基本也不会有人故意来找他个人的麻烦。

    哦,

    但这里有个家族麻烦,因为卡伦记得艾伦家族名下黑瑚粉制作工坊是专供约克城秩序神教的,所以一旦这件事情曝光,会影响到艾伦家族的生意。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壁神教的?”卡伦问道。

    “在我很年轻……甚至可以说是很小的时候,我就对画画很感兴趣。”贝德先生说道。

    卡伦点了点头,

    他清楚,这是一种回答式的铺垫,大部分人选择这种回答铺垫的目的是,为自己组织接下来的谎言争取思索的时间。

    “其实,我的家族血脉天赋可能真的不高,大哥和二哥在很小的时候,就成功觉醒了,我比他们慢很多,但那个时候已经有一点点感觉了。

    但卡伦少爷您应该懂的,小孩子嘛,就喜欢争强好胜,哪怕是和自己的兄弟,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家族。

    所以,虽然我能轻微感知到一点自己体内的始祖血脉,但我也明白,我的天赋比两位哥哥差太多,所以,我就不是很热衷走这条路了。

    然后,我在家族藏书室里找到了有关于壁神教的记载,我觉得,这应该是我想要去追求的东西。

    最开始时,真的是因为兴趣爱好。

    我开始去寻找那些壁画画匠,也会去和那些流浪画手交流,尽量去尝试融入他们的圈子;

    然后,我成功找到了一名壁神教的信徒,他带我走入了壁神教的‘殿堂’,在那里,我接触到了壁神教的教义,也在一幅插画中,看见了真神瑞丽尔萨的形象。

    我为教义而震撼,我为瑞丽尔萨而着迷;

    最后,我心甘情愿地在他的接引下,信了壁神教。

    如果我不信壁神教的话,可能再过个两三年,或者四五年时间,等我成年了,我应该能达到血脉一级。

    不过,可能始祖也是察觉到我的信仰不够纯粹,所以在一开始就没选择我吧。”

    说到这里时,

    贝德先生抬起头,看向了书桌后方墙壁上挂着的始祖艾伦画像。

    “有点讽刺。”卡伦一边说着一边用钢笔,轻轻戳了戳桌面,“毕竟,以前是你坐在这个位置上。”

    坐在始祖的肖像下方的族长,竟然信的是外教。

    不过,卡伦又马上补充道:

    “但这个画面,如果画下来,哪怕只是以写实的方式画下来不作丝毫更改,也会觉得很美。”

    听到这句话,贝德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露出了极为享受的神情;

    真正的艺术家是孤独的,对于他们而言,最开心的事其实就是能遇到一个和自己审美一样的人,引发出一种共鸣,而这种共鸣则可以证明他们在布满黑夜的道路上,其实并不孤单。

    “卡伦少爷,我曾经很多次想要动笔来画下这幅画,您说得很对,它真的太美了。

    外面人看到这幅画,只会认为这是一幅很简单的呈现族长办公时的画卷;

    可知道内情的人欣赏它时,能够感受到那种无声讽刺的美感。

    只不过,出于对始祖的尊重,我还是控制住了动笔的欲望。”

    “所以我很好奇一件事。”卡伦看着贝德先生,“请您不要怪罪我问得过于直白。”

    “您请问。”

    “您能打架么?”

    “很抱歉地告诉您,我擅长的是画画,并不擅长打架。”

    “还有么?”卡伦问道,“我想更具体一点。”

    “如果没有您的到来,家族现在,还是会继续面临来自拉斐尔家族的压力,这与我隐不隐藏自己的信仰,其实没什么关系。

    您应该清楚,如果我揭露了自己的信仰,家族的境地,只会变得更坏。

    也因此,在这方面我和我父亲观点是一致的,那就是您的到来,给艾伦家族,带来了希望。

    而且,

    在看到演艺厅里的一池圣水后,我们甚至可以期盼更多。”

    卡伦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您不相信我说的话?”贝德先生问道。

    卡伦撒谎道:“不,我相信您说的话。”

    贝德先生点点头,道:“是啊,谁又会看着自己的家族陷入危险境地而无动于衷,只顾着隐藏自己呢?毕竟,我也姓艾伦。”

    “当然,您还是族长。”

    只是,卡伦脑海中浮现出的是琳达给自己的信以及头发蓬乱的皮亚杰。

    为了宗教信仰,琳达可以两次抛下自己的丈夫;

    所以,

    别和这群宗教艺术家疯子讲什么人伦!

    “卡伦少爷,您是怎么知道壁神教的?我的意思是,壁神教现在,知道的人,真的很少,又或者,您是如何知道我的?

    总不可能是因为那幅我还没来得及收走的画吧?”

    卡伦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因为我完成了净化。”

    听到这个解释,贝德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色,问道:“您真的是因为我那一幅画看出来的?”

    因为他知道卡伦刚刚完成了净化,所以,卡伦唯一能得到的线索,就是那幅画。

    “是的。”

    “真是……神奇。”贝德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您给我带来的震撼,真是无与伦比,不愧是狄斯大人的孙子。”

    “另外,我知道壁神教是因为我在罗佳市有一个好朋友,他的妻子也是壁神教的信徒,她叫琳达。”

    “琳达?”

    “您认识她?”

    “是的,我认识她,当年我去罗佳市拜访您的爷爷,在那段日子里,我其实认识了两个女人,一个是我现在的妻子詹妮,另一个……哦不,那时候的琳达还不能叫女人,她只是个小女孩,被她母亲牵着手。”

    “所以,您是琳达的接引人么?”卡伦问道。

    “不,不是的,我认识琳达是在一场在罗佳市举办的壁神教秘密聚会,是她的父母带着她一起来的,她们一家,都是壁神教的信徒。

    当时她的一幅作品,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我主动和她交流过,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也能看出来,她对艺术对壁画,有着一种天然的执着和欣赏能力。”

    “后来呢,你们还有联系么?”

    “前些年见过一次,不过不是在瑞蓝,而是在维恩,在我当上族长后,我就不再参与壁神教的聚会了,因为我怕自己暴露了身份拖累了家族。

    但画展我是会去看看的,在一次画展中,我又见到了琳达。

    当时我完全不认识她,毕竟小女孩长大后变化真的会非常大,但男人嘛……”

    贝德先生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男人在有一段时间里,容貌其实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卡伦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琳达认出了我,我们一起喝了咖啡,她告诉我她是来维恩念艺术学院的,我们只是简单的叙旧,其实都刻意回避了聊关于教会的事情。

    我当时是因为身份不允许,而她,则是因为谈了一个学心理专业的男朋友,感情很好,她刚刚答应了他的求婚,准备休学一起回瑞蓝了。

    我们对各自以后的生活互道祝福后,就一起各自饮尽了杯中的最后一口咖啡。”

    “那你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么?”

    “说实话,不是很想知道。”贝德先生摇了摇头,“因为她和我的关系,早就很遥远了,但她应该过得很幸福吧,她的男友,哦不,她的丈夫应该非常爱她,是么?”

    “是的,她的丈夫非常爱她。”

    “嗯,那就好。”贝德先生点了点头,“她值得幸福。”

    这时,书房外传来敲门声。

    “应该是找我的。”贝德指了指自己说道,“父亲应该想尽快把那一池子圣水储存起来,还是得再次感谢您的馈赠。”

    “这是我应该做的。”

    贝德没有问这一池圣水的收益和价值分配,不是艾伦家族贪婪,而是眼下艾伦家族真正的族长,其实是卡伦本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卡伦拥有支配艾伦家族所有财产的资格,所以再问这具体分配的事,就会显得很生分。

    卡伦伸手按了一下书桌上的铃铛,书房门被打开,博格站在门口:

    “贝德先生,老爷喊您过去。”

    “好的,我知道了,去告诉老爷,我马上就来。”

    “是。”

    贝德站起身,对卡伦微微鞠躬:

    “真的十分感激您的到来,给我们艾伦家族带来了希望。

    毕竟,虽然艺术家普遍过得很落魄,但艺术家普遍不喜欢落魄。

    您的到来,让我终于可以卸下担子,去专心沉迷于艺术的殿堂了。

    当然,如果您有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会随时为您效力,我尊敬的,卡伦少爷。”

    贝德转身走出了书房,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要求卡伦来帮他保密,因为他清楚,这句话和那池圣水的利益分配一样,根本不需要提。

    卡伦坐在椅子上,继续转动着手中的钢笔。

    他不相信贝德先生的话,因为皮亚杰也曾天真地相信琳达永远不会离开自己。

    另外,

    茵默莱斯家的准则是:疑惑,从不过夜!

    但这里,

    是艾伦家。

    卡伦闭上眼,开始进入思索与回忆:

    ——

    “我把霍芬帮我完善的秩序神教超规格神降仪式的方法告诉了他,还帮他做了准备工作,他要去完成他的夙愿了,召唤出一尊真正的邪神,但他注定会失败。

    因为他的实力和境界不够,他注定会在召唤仪式中,化作一片灰,最重要的是,他没有足够的东西去献祭。”

    “那他为什么……”

    “因为梦想,他自己也知道无法真的将始祖召唤出来,但应该能在自己伴随着祭坛消亡前,与始祖见一面,说上几句话。

    …

    “对了,爷爷,我知道谁是那位您说的要去帮我们善后的异魔了。”

    “哦。”

    ——

    “哒……”的一声,手中原本转动着的钢笔,落在了书桌上。

    卡伦缓缓地睁开眼,

    自言自语道:

    “所以,让妻女代替自己去罗佳市的原因,真的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去看画展么?”

    ………

    “贝德,这些事情,你安排一下,一定要处理好处理得细致,你知道这一池圣水的价值!”

    “是的,父亲,我明白,我马上会吩咐人做好的。”

    “嗯。”

    “不过今天下雨,我觉得还是明天让人开始抽水储存比较好,万一雨水混进去了,可能会降低圣水的品质。”

    “嗯,对,你考虑得很好,那就明天吧。麦克,你带人去把演艺厅保护好。”

    “是,父亲。”

    和自己的父亲兄弟谈完事情后,贝德径直走向了古堡地下室方向。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老安德森有些无奈道:“他又要去他的画室了。”

    麦克安慰道:“这是弟弟的兴趣。”

    “还好,现在有卡伦少爷在。”老安德森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也就没那么生气了,算了,随他吧。”

    ……

    贝德先生走入地下室,古堡下方有三个地下室。

    一处是储藏室,一处是以前的防御工事,还有一处,就是贝德先生的画室。

    “啪!”

    打开灯,

    贝德先生走入其中,里面有很多幅盖着白布的画作。

    他一直往里走,忽略了其他所有作品,直接走到了画室最深处的墙壁前,墙壁上,也挂着一大片白布。

    贝德先生闭上眼,手指轻轻挥舞,然后他面带微笑地走到旁边画室内的小酒柜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直接喝了一大口,放下酒杯;

    又拿起旁边放着的一架小提琴,调试了一下,又借着刚下肚的红酒酝酿了一下感觉。

    下一刻,

    悠扬的琴声在地下室里响起;

    贝德先生一边拉着小提琴一边步伐来回走动,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演奏,他是演奏者,也是听众;

    琴声从一开始的悠扬逐渐转为欢快,

    再从欢快变成高亢,

    最后,

    由高亢化为了可以点燃人内心之火的激昂!

    “咔!”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

    贝德先生对着面前的墙壁鞠躬行谢幕礼,

    在起身时,

    伸手拽下了墙壁上挂着的白布。

    白布落下,

    露出了画在墙壁上的一幅巨画;

    画中,一个男子站在大厦天台上,手里捧着一个盒子,正抬头面带微笑地看着上方空中的女人;

    而女人,一边流泪一边将手伸向空中;

    空中满是乌云,但乌云深处,却有一尊女巨人的身影。

    画面的正下方角落处,画着一个祭坛。

    贝德先生端起还剩半杯的红酒,一边品着酒一边欣赏着这幅壁画;

    这是琳达的画作;

    贝德先生忽然笑道:

    “可画师,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自己的画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