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武裂天〕〔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八十九章 水
    :[]

    ://../!!

    “艾伦家的……女婿?”

    雷卡尔伯爵一把推开了坐在她膝盖上的女王,站起身,直视着下方站着的卡伦。

    当他看着你时,如同你正站在海边,感慨着大海无垠的同时,大海,也在无言讥讽你的渺小。

    “大海告诉我,你没有撒谎。”

    卡伦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点了点头。

    他确实没有撒谎,但事实证明,选择性的说出事实,能够取得截然不同的效果。

    这是一位跋扈到骨子里的存在,他的性格,似乎是在一根名叫张狂的主干上,挂上了些许其它聊作装点。

    自己先前故意避开了始祖和他的墓碑,结果他竟然主动地将自己拉扯了进来。

    这真的是死后连墓穴里的尸体,也带着嚣张的本能!

    “今年是……”

    雷卡尔话说到这里时忽然卡壳了,他眉头微皱,像是进入了思考状态。

    一秒记住.42zw.

    “嘶……”

    与此同时,卡伦的额头也开始疼痛起来,像是有人在对自己的大脑进行着拉扯。

    “我前不久刚刚歼灭了普罗斯海的海盗联军,还将三名墨洛温家族的信仰八级作为祭品沉溺进了大海,现在的我,应该是刚刚归港;

    女王在三天前就收到了我的信,早早地就在港口处洗干净身子换上了她最珍贵的礼裙戴上象征着维恩王权的王冠,等待我的临幸!

    我还将墨洛温家族的紫魂晶石当作送给她的礼物,让她回去后镶嵌在王冠上。

    这是我们海盗的传统,我们从不拖欠妓女的钱。

    因为她们是我们面对风暴和面对敌人时,保持勇气活着回来的最大信念。

    可是……

    又好像不对,

    我怎么感觉这一幕不是才发生,而是已经发生过了?

    对了,

    我记起来了,

    再之后,

    我好像又经历了玛西尔岛海战,还经历了狄克农海峡的遭遇战……

    不,

    我甚至看见了更远……”

    “嘶……”

    伴随着雷卡尔伯爵的不断追忆,卡伦只觉得自己脑子正越来越疼,像是有一根管子,插入了自己的大脑,正抽吸着自己的脑浆。

    “……在第三次长琴海海战中,我战胜了西德兰联军,亲手杀死了他们的联军司令。可是,我的亲兄弟鲍恩,我最信赖的五名手下,全都战死。

    我自己,也身受重伤。

    我似乎,已经有些厌倦海盗的生活了,我上岸了,我回到了艾伦庄园。

    我躺在了床上,

    看着窗外的秋天。

    我忽然明白,

    我不是厌倦了大海,因为我已经把我这一生最好的年华最好的记忆,全都留给了大海。”

    雷卡尔目光一凝,

    道:

    “我已经死了!!!”

    “啊……”

    卡伦已经跪伏在地上,双手抱头。

    疼痛感已经从拿管子抽你的脑浆,变成了用斧头开始生劈你的额头。

    下一刻,

    船上的纵情嬉戏的水手们全部消失不见,先前被推开的格洛丽亚三世女王也消失不见。

    整艘船上,就只剩下站在上面的雷卡尔以及跪伏在地上的卡伦。

    让卡伦长舒一口气的是,脑袋虽然还疼,但那种层层递进痛感加码的进程,结束了。

    右手撑着甲板,卡伦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连平衡都无法保持住,强试了好几下,还是没能站起来。

    但很快,

    卡伦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两只手抓的,将自己,托举了起来。

    雷卡尔伯爵,来到了自己面前。

    “我已经死了。”

    “嗯……”卡伦对他点了点头。

    “在我已经死了的前提下,你依旧能见到我,所以,你是秩序神教?

    你是秩序神教的,是了,只有秩序神教拥有‘苏醒’死者的能力,不是操控尸体,而是‘苏醒’尸体。

    不对,

    不对……

    我生前是家族信仰八级,一度短暂突破来到过九级。

    秩序神教的人,我知道他们确实是拥有‘苏醒’尸体的能力,但对于拥有灵性的尸体,‘苏醒’起来代价会非常大。

    而对于生前拥有信仰体系的尸体,‘苏醒’的难度与代价更是倍增。

    我曾经和秩序神教约克城首席主教开过玩笑,我问他万一哪天我死后,他是否能‘苏醒’我;

    他说,哪怕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无法将我‘唤醒’,因为我的信仰体系太高了。

    想‘苏醒’我,大概只有维恩大区的大主教,才有这个能力,而且是在付出巨大代价的前提下。”

    审判官级别之上,是裁决官;裁决官之上,是述法官;述法官之上,就是大区主教了。

    像瑞蓝这种不大的国家,整个国家就一个大区,叫瑞蓝大区,瑞蓝大区第一话事人,是首席主教;

    维恩帝国的级别不是瑞蓝能相比的,毕竟,瑞蓝只是维恩的附属国。

    所以,维恩的首都约克城的级别,是直接和瑞蓝大区对等的,约克城首席主教在秩序神教内部体系级别上也是和瑞蓝大区首席主教对等,甚至前者还隐约比后者高半级;

    而维恩大区的大主教,级别就完全凌驾于瑞蓝大区之上了。

    这种级别的大主教再继续往上就是宗主教,进入秩序神教真正的顶尖决策圈,一张大大的圆桌旁大家坐下,可以对秩序神教的发展进行建议和规划;

    身为大祭祀的拉斯玛,则是那张圆桌会议的主持者。

    另外,大祭祀只是一个职位,实际级别和宗主教是齐平的。

    也就是说,当年约克城首席主教向雷卡尔预测可以有资格‘苏醒’他的维恩大区大主教,只要再向上晋升一个阶位,下一步,其实就是和拉斯玛一样,去冲击进入秩序神殿的资格。

    “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卡尔忽然放声大笑,

    他撒开了抓着卡伦的手,

    甚至一下子变得有些许的尊敬,

    “原来,在我死后,我艾伦家族已经发展壮大到这种地步,可以与大主教大人联姻了么?”

    “……”卡伦。

    雷卡尔伯爵显得很是兴奋,甚至开始了手舞足蹈,丝毫不见先前坐在船上搂着女王时的那种冷漠睥睨;

    此时的他,开心得像个孩子。

    看着这一幕,

    卡伦忽然明白了一个东西。

    那就是“家族”,对这个时代,对这种文化背景下的人,所形成的精神羁绊。

    哪怕我已经死了,但我“得知”我的家族依旧发展壮大后,我依旧会由衷感到喜悦。

    因为“家族”,是他们的荣耀、存续、图腾,是他们永远都无法割舍下去的生命中确实存在的一部分,是他们人生与存在的载体。

    这是一种,卡伦一直没有真正理解的东西,以前的了解,也只是流于了表面和形式;

    因为上辈子他所生活的环境,原本的“家族”氛围土壤,早就已经消融了,他自己就根本没在类似的家族文化氛围下生活过,且就算有些地方依旧保留着,但内核也早已淡化,只剩下了形式。

    而这辈子刚苏醒时,茵默莱斯家,其实和卡伦上辈子的“小家”很像,并不是家族。

    卡伦所感知到的茵默莱斯家的美好,完全可以以上辈子的视角进行完美承接。

    所以,

    普洱哪怕做了这么多年的猫,却对它的家族,仍然充满着挂念。

    那一日,自己抱着普洱站在阿塞洛斯脑袋上,普洱的柔弱,并不简单是“思乡之情”,而是“家族情节”,是它又回到了自己生命另一半的所在。

    这是一种,你没真的去领会过,走入过,就永远无法真正理解的深刻情结。

    普洱和雷卡尔为代表的这一类人,他们其实对“民族”和“国家”的观念会很淡薄,此消彼长之下,“家族”这个概念,其实里面有部分属于“民族”和“国家”的情感羁绊在里面。

    卡伦明白了,那只黑猫为什么回家后,会变得那么投入那么激动,甚至一度让自己觉得它有些过了,像是被安装上了一个电动小马达,整天忙前忙后催来催去的;

    因为双方所属“文化圈层”的不同,在自己看来,普洱是在为自己家族的利益忙碌,可那只骑着金毛跑来跑去的黑猫,它其实是在“救国图存”。

    卡伦觉得自己脑子已经空了,一种真实和虚拟之间的界限感开始变得很清晰。

    但同时,他也能感受到,雷卡尔伯爵,拥有将自己“禁锢”在这里的能力。

    就如同先前“他”主动将自己拽进来一样,自己现在,应该位于雷卡尔伯爵尸体内所保留的灵性世界里。

    曼迪拉的提醒,是对的。

    秩序神教的“苏醒”与蛊惑异魔的那种操控尸体,最大的区别在于,“苏醒”是真的让死者保留生前记忆醒来,死者也就自然具备了更大的自由属性,虽然这种“自由”的代价是一段时间后,灵性挥发干净彻底变成纯粹的尸肉;

    另外,自己的能力确实有些特殊,但自己的实力并不足够强,在“苏醒”尸体这方面,自己能够跨好多个等级去完成,但自己并不具备抵御风险的能力。

    雷卡尔伯爵,可以在这里轻易绞杀死自己的灵魂,只要他愿意。

    所以,自己先前曾和阿尔弗雷德所设想的去找寻大佬的尸体去挖掘来召唤,想法很美好,但确实是实打实的作死行为。

    还好……自己是艾伦家族的女婿。

    “我并没有完全苏醒……”雷卡尔伯爵从兴奋之中似乎缓过劲来,面色平和地看着卡伦,“我现在能完全苏醒么,我觉得,我可以尝试一下。”

    “不……不用。”卡伦马上开口制止。

    雷卡尔伯爵先前的意识苏醒和思考记忆,就已经让自己痛不欲生了,卡伦很难想像当他尝试完全苏醒时,自己会不会顷刻间被抽成人干。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当他灵性意识苏醒后,其实是可以自发完成对“尸体”的苏醒。

    但卡伦不敢赌,毕竟,还没到赌这个的时候。

    他之所以偷偷摸摸地来艾伦家族墓园做实验,目的就是为此时落魄的艾伦家族快速寻找到战力外援,最起码,让艾伦家族拥有自保能力,不至于一觉醒来就要面临全族进猪圈的厄运。

    瞒着老安德森一家,一是因为卡伦只是做一下尝试,万一失败了偷偷做尝试大家不知道也就无所谓了;二则是万一成功了,这是他的特殊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时,他不希望过早地揭露出来,尤其是,在自己现在还弱小时。

    虽然,卡伦也清楚,如果自己告知老安德森自己有这种能力,他大概会第一个带着铁锹过来帮自己挖祖先,自己看中哪个他就挖哪个,祖先这么多,你随便挑。

    因为一旦艾伦家族彻底破败,不仅是活着的家族成员下场很凄惨,这些埋葬在庄园领地内的先祖遗体也肯定不会得到保留;灵性尸体,本就是比较珍贵的材料。

    老安德森为了艾伦家族的存续,连族长位置都能给自己这个外姓人,别说祖先尸体了。

    “不用……那我就继续沉睡了?我能感觉到,和您说话时,我的灵性正在缓缓流失。”雷卡尔说道,“您把我唤醒,是为了做什么?”

    出于大海认证的“艾伦家女婿”身份,雷卡尔伯爵对卡伦,没有恶意,再加上他对卡伦的“脑补”,导致现在说话时竟然还用上了尊称。

    “不久后,艾伦家可能会有一场大事,我因为秩序神教的原因,没有办法出手,但可以把你唤醒起来,去见证。”

    卡伦不知道现在状态下,“大海”是否还拥有测谎功能,但他还是很小心谨慎地把“实话”讲出来。

    “那肯定是艾伦家族的大盛事,真的衷心感谢您,感谢您给我一个死去的人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起来,再看一眼现如今强盛家族的机会!”

    卡伦挤出了一个笑容。

    强盛家族……指的是只有三个三级,其中一个还是残废的那个家族么。

    卡伦甚至有些担心,一旦某天,雷卡尔伯爵真的苏醒过来,发现艾伦家族变成这个模样的话,他的骄傲,会不会直接选择把这些丢人现眼的家族后人给杀干净免得玷污了家族名声;

    当然,自己这个坐在族长位置上的外姓人,大概会作为耻辱的象征,成为他第一个掐死的对象。

    “我先走了……”卡伦说道。

    雷卡尔很是尊敬道:

    “感谢您的到来。”

    最后一丝禁制或者叫“挽留”被松开;

    卡伦身体升腾起来,

    海盗船就在自己脚下,变得越来越小。

    卡伦心里忽然有了个想法:如果死去之后,只是活在自己梦中的话,那死亡,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只是,又有几个人能够拥有雷卡尔这种死后依旧能保持尸体灵性没完全消散的强大?

    最后,

    卡伦睁开了眼。

    “少爷?”

    “少爷!”

    阿尔弗雷德和博格的声音自耳边传来,卡伦发现自己正跪伏在那座海盗船墓碑前,眼耳口鼻处,都有鲜血流出,整张脸都显得有些发粘;

    地上,更是有一滩,还在不停地滴落。

    脑海中,响起了自己在《秩序之光》那本书里看到的一句话:

    秩序之神曾唤醒了十二名强者,成为守护在他身边的十二秩序骑士。

    随后,

    卡伦彻底昏厥了过去。

    ……

    麦克的妻子丽萨夫人将卡伦的手放回被子中,对站在身边的家人道:

    “卡伦少爷应该是心神消耗过度,因透支严重而导致的昏厥,休息一下应该就能好了,就是……”

    “就是什么,丽萨?”老安德森追问道。

    他这个儿媳妇的家族也有信仰体系,但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家族,信仰体系是医者职业。

    “就是现在卡伦少爷还年轻,身体和精神都撑得住,但不能经常透支,否则就会留下不可逆的伤害。”

    “哦,我知道了。”

    老安德森长舒一口气,同时看向博格,问道:“卡伦少爷他做什么导致的精神透支?”

    博格摇了摇头,道:“没有少爷的允许,我不会把少爷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

    老安德森当即一咬后槽牙,但没发怒,而是伸手摸了摸博格的脑袋:

    “很好,你做得很好,就应该这样。

    大家都离开吧,让少爷好好休息,好好睡一觉后,少爷就会醒来的。”

    ……

    “卡伦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普洱看着阿尔弗雷德问道,“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看着普洱,回答道:“少爷练习了霍芬先生笔记里的阵法。”

    “他疯了!他现在还没净化,怎么可能支撑得住阵法的消耗,这可能会把他抽干的!”

    “还不是某只猫最近这些天一直在催催催,不停地叽叽喳喳给人压力么?”

    “……”普洱。

    阿尔弗雷德转身离开;

    普洱默默地走进书房,跳到了窗台上,缓缓地趴了下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卡伦。

    这个姿势,维系了很久,一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

    金毛凯文在此时走进了卧室,它愣了一下,因为它看见窗台上,有两只普洱。

    一只普洱,头上戴着礼帽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精致优雅带着傲娇笔直地坐在窗台上;

    另一只普洱显得无比慵懒,仿佛正躺在窗台上一边睡着觉一边晒着“月光”,清冷的月光落在它身上呈现出一种更为柔顺的色泽。

    金毛低下头,用爪子揉了揉自己的狗眼,再抬头看去,发现窗台上只剩下一个缓缓站起身的普洱。

    而此时,卡伦也已经醒了。

    “汪!”

    金毛兴奋地叫了一声,凑到跟前来,舔卡伦的手背。

    普洱则从窗台来到了床上,顺着卡伦的被子,轻轻地踩着上来,最终,站在了卡伦胸口上,看着卡伦的脸。

    “我睡了多久……”卡伦问道。

    普洱没回答,而是默默地匍匐在卡伦胸口位置。

    “我睡了多久?”

    普洱还是没说话。

    卡伦伸手,揉了揉普洱的脑袋,普洱伸出爪子,轻轻推开。

    “你怎么了?”卡伦问道。

    “卡伦……”

    “嗯?”

    “你离开庄园吧,最好,带上尤妮丝,她应该愿意跟着你一起走的;

    收音机妖精在你身边,可以照顾你;

    哦,还有这条蠢狗,也带上。”

    “那你呢?”

    “我……我不知道。”普洱侧躺了下来,尾巴竖起,自己用爪子抱住,“每次进到那间书房,看着那些画像,我就会不由自主。”

    “能理解,这里,毕竟是你的家。”

    “可明克街13号,也是我的家,在那个家里我住的时间,甚至比这里更长。”

    普洱仰面躺在卡伦胸口位置,猫肢摊开:

    “走吧,轻轻松松地活着最重要,不是么?

    这也是狄斯的意思,他希望你能一直过得开开心心自由自在的。”

    卡伦探出手,放在普洱肚子上轻轻揉了揉。

    “痒啊喵……”

    普洱双爪抱住卡伦的手,整个身子蜷缩起来,毛绒绒的像是吊在了卡伦的手臂上。

    “可狄斯还对我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他让我,好好照顾你。”

    ———

    今晚争取把“净化”写完,求一下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