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武裂天〕〔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五十七章 拉斯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蒙,这就是你打算呈交给大区管理处的报告?”

    “是的,拉斯玛大人。这份报告其实已经提交给大区了,但大区管理处并未进行处理;我又将它提交给秩序之鞭,但提交了之后也是没能得到任何的回应。”

    拉斯玛面带笑容地翻阅着手中的这份报告,笑道:

    “所以,你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份报告递交到我的手上?”

    “是的,拉斯玛大人,因为属下认为狄斯审判官有滥用《秩序条例》的嫌疑,根据他事后呈交的处理报告,可以说几乎毫不掩饰,能够看出他在故意扩大化打击目标,对罗佳市社会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且直接干预了罗佳市的市长大选活动。”

    “死了个地方财团话事人,死了个记者,死了个议员,死了个市长竞选人,死了四个人。”

    “是一夜之间死去的,而且还有一名贝瑞教的中层,当然,他是该死的。”

    “他们是在一起密谋的么?”

    “是的,这一点根据狄斯审判官提交的报告以及属下自己的查证,确认无误,他们确实在一起利用那位贝瑞教中层的能力进行了密谋。”

    “嗯,所以还有什么问题么?”

    “属下认为,狄斯审判官的处理,有条件可以更从容同时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但狄斯审判官并未选择这样做。”

    一秒记住.42zw.cc

    “人嘛,总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能理解。”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了,这份报告你就算交到了我这里,也依旧没什么用,你会因为一个人走路踩死了几只蚂蚁而控告他滥杀无辜么?”

    “属下觉得不应该这样类比。”

    “是不应该这样类比,对人不公平。因为他正常走路,其实就已经是对秩序最好的维护了,甚至,他不反抗秩序,做事之前还懂得念出《秩序条例》,做完事之后还懂得呈交报告,就已经足以让大区甚至是总会那边的相关负责人感动到流泪了。”

    “属下……”

    “你见过狄斯吧?”

    “是,属下这些日子负责大区管理处向四周的文件传递,见了狄斯审判官好几次,还从他手中转交了一枚仿制的罪恶之源铜币。”

    “那你觉得狄斯是一个怎样的人?抛开这份报告不谈。”

    “是一位很严谨严肃的审判官,抛开这份报告的处置不当,狄斯审判官的业务水平与负责任水平,超过现如今我所知的我教其余地方审判官的平均水平。”

    “嗯,那就好。”

    拉斯玛将报告重新递给站在他面前的秩序之鞭小队长西蒙。

    “拉斯玛大人,这份报告需要销毁么?”

    “不用,你可以留着,先收藏吧。这种小错误,甚至连小错误都不能算的小纰漏是无法扳倒一头大象的,但如果某一天大象真的倒了,这些就能拿出来给大象身体泼点污水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去忙你的事情。”

    “属下告退。”

    西蒙恭敬地离开了这栋酒店建筑的天台。

    留着寸头修剪着整齐胡茬的拉斯玛大祭祀,一个人又在这里站了许久。

    “唉……”

    拉斯玛摊开双手,用力地揉搓着自己的脸,一直揉搓到脸部通红。

    “我已经在尽力尝试克制了,但真的没办法,狄斯。

    每次听到你的名字,我都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波动。

    尤其是当我来到你所在的城市时,这种情绪就一直在我的心里作祟。”

    拉斯玛从袖口中取出一把小刀,小刀刀把一端牵连着一根珠绳;

    随即,

    他一边甩晃着珠绳一边走下了大楼。

    等到从一楼大堂走出时,先前一身肃穆黑装束的拉斯玛,变成了一个身穿着破旧皮夹克的老头,那晃动着的小匕首再配上痞意的嘴角,活脱脱的一个老流氓形象。

    他就漫步在这城市里,他走的速度并不快,比沉迷逛街还不买的女士走得更慢。

    但他的身形叠加得却很快,好似一开始明明出现在街尾,下一刻,他就出现了在街头。

    他在散步,

    他在散心;

    平日里打车需要近30卢币的距离,他很快就省下了。

    他那胶靴靴底,踩入了脚下的水洼,溅起了不少的污水。

    眼前,是矿井街,是罗佳市最著名的跳蚤市场。

    这里人流密集,人员复杂,毫不夸张地说,它是整个罗佳市最热闹却又和繁华搭不上边的一个地方。

    拉斯玛深吸一口气,

    是了,

    就是这里。

    他需要这种地方,在这里,他可以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在这里,他能获得自己内心的安宁。

    他走到一家点心店门前;

    矿井街有很多家这种小门面的点心铺,点心铺就一个门,屋檐矮小,旁边的玻璃柜台下面,基本就只放一盘最便宜的鸡蛋糕;

    有些点心铺连一盘都舍不得放,就放两三个,而且肉眼可见早就放发了霉;

    一直未曾卖出,却也懒得更换,几个鸡蛋糕,兢兢业业地在柜子里充当着最为坚守的老演员。

    罗佳市禁止情色行业,确切地说,是整个瑞蓝,都禁止情色行业。

    但禁止是法律条文上的禁止,社会风气上来说,一直受维恩影响的瑞蓝,依旧保持着某种程度的开放,再加上这个行业一直以来都有着清晰无误的市场需求;

    也因此,在瑞蓝普遍形成了新的呈现模式,比如……点心铺。

    小到矿井街里的密密麻麻小作坊形式存在的点心铺,大到市区里那些门头精致辉煌的大店,她们所挂的,都是“餐饮牌照”。

    客人进到我的店里,是为了买点心,点心里灌注了我的“爱意”以及浓郁的“工匠精神”味道,所以它价格比普通点心贵很多;

    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是么?

    客人买完点心后,身为店员的我就和客人认识了,我们聊了几句天,感情迅速升温,瞬间确认了男女朋友关系,然后情不自禁地就想发生点情侣间该发生的事情;

    事情发生完后,感情迅速破裂,我们就又分手了。

    但爱情是很难彻底斩断的,藕断丝连才是真正的常态,所以下一次前任再度出现在我的铺面门口时,只要再买一块点心,我们的感情马上就能死灰复燃。

    罗佳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之一达洛特,曾在自己中年时所创作的诗中这样写到:

    “我的青春,早就寄存在了家乡的点心铺中,我很清楚,哪怕当我已经年迈,却依旧可以再来这里,重新回味那逝去的青春。”

    拉斯玛来到一家小点心铺门口,柜台里面的那一盘鸡蛋糕还算新鲜;

    一个妇人正坐在小板凳上织着毛衣,抬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拉斯玛。

    她放下针线,站起身,敞开了自己的大衣,展示着自己的身材。

    拉斯玛看了一眼,笑了,拿出了五张一百卢比面值的钞票,放在了柜面上。

    妇人微微皱眉:“包天?”

    拉斯玛叹了口气,感慨道:“这么贵了么?”

    妇人摇头:“你误会了,不用这么多,我晚上要回家辅导孩子功课。”

    “就这个下午。”

    “好,进来吧,不过你收走几张回去,算上小费也太多了些。”

    “不用。”

    拉斯玛将柜子内盛放着鸡蛋糕的盘子抽出来,里面正好五个鸡蛋糕,他拿起一个咬了一口,走了进来。

    妇人则熟练地将铺门门板放下。

    里面很黑,妇人打开了灯,亮了。

    有点简陋,一张床,一张破旧的沙发,一个蹲坑加一截连喷头都没有的水管。

    拉斯玛在床上躺了下来,妇人在他身边坐下,伸手按摩他的腿,问道:

    “喝酒了么?”

    拉斯玛摇了摇头。

    妇人放心了。

    但正当妇人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却愣住了,她看见眼前这个男人将一把小刀放在了面前,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小刀上方的珠绳明明没有任何的寄挂,却像是被固定在了那里;

    男人伸出手指,敲了一记小刀,小刀开始在珠绳的摆动下来回摇晃。

    妇人惊喜道:“您是个魔术师?”

    劳斯玛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旁边:

    “我躺会儿,你站着,什么都不要做,时间到了,我走。”

    “可以么?”妇人疑惑问道。

    “嗯。”

    得到肯定答复的妇人起身,先将针线拿回来,站在那里,靠着墙,继续织起了毛衣。

    她见过的有奇怪癖好的客人多了,这个还不算最奇怪的。

    躺在床上的拉斯玛看着自己面前摆动着的这把匕首,他正在尝试让自己的内心重新归于秩序,以消减自己来到罗佳后因那位所造成的不该有的情绪波动。

    这就像是修胡子一样,他已经习惯了精致与打理;

    而这把刀,就是自己心里的刮胡器具。

    拉斯玛面前的视线,开始从彩色,逐渐退化成黑白色。

    在注视着刀口的摇摆中,

    他的耳边,听到了隔壁床板“吱呀吱呀”有韵律摇动的声响,听到了那一声声粗重的喘息,听到了或真或假的迎合,听到了虚伪的赞美;

    他的鼻尖,嗅到了很多刺鼻的味道,药膏、污浊、消毒水、冰冷、咸湿……

    渐渐的,

    他的感官开始发散出去;

    他听到了街上的叫卖声,听到了几个男人凑在一起谈论着谁家的妻子身段,听到了几个女人凑在一起聊着谁家男人的长短;

    听到了跳蚤市场古玩小商贩叫卖的声音,甚至是他们内心对眼前这位顾客的评价:

    哟,是个行家的。

    呵,肥羊啊。

    他的鼻尖,嗅到了街面上的潮气,嗅到了屋子里有年迈老人的腐朽气息,嗅到了便宜皂角的芬芳;

    他的“视线”,在呈现出灰白单调之后,他的其他感官,瞬间变得极为丰富起来,他像是一只蜘蛛,快速地扩大着自己的感知网。

    他在寻觅,寻觅那个记忆中童年的自己,坐在满是水洼的街面上,呆呆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那时的他,对这个世界是陌生的,也是疑惑的,但同时,又是客观的。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选择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重新归整自己的“视角”,这是他提纯信仰的方式。

    他一次次地呼唤童年的自己,向他借用“目光”,来一遍又一遍地审视着现在的世界。

    这时,

    他的视线也开始扩散。

    他看见一个个黑白的人,他们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工作,他们的轨迹,遵照着某种秩序。

    虽然这里偷窃频发,甚至还有帮派的斗殴,治安比不得市区,但哪怕如此,这里依旧是有着秩序在加持。

    人们聚集在这里,信奉着某种他们所需的秩序,然后再在秩序的格子上,去安排自己的生活;

    他们是在走,但同时也是在跳着格子。

    对于窃贼与被偷窃的受害者而言,也是如此,他们只不过是各自跳入了此时各自所应该在的格子里。

    “哟,您这鞋修得3卢币,您放心,3卢币,我肯定能把它修得跟新的一样,如果您再加2卢币的话,我再给您鞋底重新加一层皮。”

    一道声音,传入了拉斯玛的耳中,带给拉斯玛一种略显不一样的感觉,他的视线也随即“挪”了过去。

    他看见在街角,一个没了一截腿的男人正坐在摊位后,跟前来修鞋的顾客讨价还价。

    “您打听打听,这条街论修鞋的技术,谁不知道我瘸子罗特?”

    拉斯玛躺在点心铺的床上,

    但他的身影,却出现在了罗特的面前。

    只不过罗特看不见他,而且路过的行人也是直接从“拉斯玛”身上穿过,没受到任何的阻滞。

    罗特身上的灰白色,比其他人浅了不少,甚至还带着些许淡淡的色彩;

    虽然这些色彩正逐渐褪去,用不了多久,就将变得和周围普通人一样,但拉斯玛还是伸手,抓住了罗特身上的“色彩”。

    下一刻,

    真正的罗特还在那里继续商量着修补鞋子的价格,但在“拉斯玛”面前,却看见了一个脸色发青的罗特正在说话。

    ……

    “他应该中毒死了才对。”

    “您说什么?”妇人一边继续织着毛衣一边疑惑地问道。

    ……

    “好的好的,您放心吧,明天您来拿鞋子就成。”

    罗特谈好了一单生意。

    这时,他看见自己的妻子搀扶着自己的母亲走了过来,他马上问道:

    “医生怎么说?”

    妻子回答道:“医生说只是吃坏了肚子,开了止泻药了。”

    罗特马上责怪自己的母亲:

    “您老了,肠胃不好,那些吃食您吃不得了,下次可不准您再吃了。”

    老母亲反驳道:“我多吃点,你们就能少吃点,你们身体才真的宝贵,我就说了,没多大的事,去诊所开药又是一笔钱。”

    “嘿,那赚钱不就是为了这个么,亲爱的,你带着妈回去休息休息,给妈煮一杯奶茶。”

    “嗯。”

    “拉斯玛”看着这个妻子,她的身上也有彩色,伸手轻轻“拽出”,看见了一张本该破碎的脸。

    老奶奶身上也有彩色,他伸手一样拽出,原本慈祥的老奶奶,此时露出了狰狞的面容,舌头长长地探在外面。

    ……

    “本该是脸朝下,摔死的。”

    “嗯?”

    “本该是上吊死的。”

    妇人当即道:“您是说上次死的‘西索’一家么,天呐,那可真是一个大新闻,本来好好的一家,男主人服毒自杀了,他母亲上吊自杀了,妻子则带着女儿从筒子楼上跳下来自杀了,一家人,一个晚上,全都自杀了。

    好多记者都来报道了这件事,报纸上很轰动呢,为此东区还爆发了一场规模极大的示威游行。”

    ……

    “爸爸。”

    一个可爱的女孩跑到罗特身前。

    罗特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刚从上个客人手里收到的5卢币,递给了莎拉。

    “父亲,不用钱,我是被米娜和卡伦哥哥邀请一起去野餐的。”

    “带着,给米娜他们买点糖果吃,不能一分钱都不花的,这样当不成朋友。”

    “好的,父亲。”

    莎拉接过了钱,走上去,对着父亲的额头亲了一口。

    “去玩吧,已经因为你奶奶去诊所耽搁了时间了,放心吧,你奶奶没事。”

    “好的,父亲。”

    “拉斯玛”发现这个女孩身上也有还没来得及完全褪去的色彩,伸手抓出来,看见的是一张毁容的脸。

    然后,

    女孩跑到一个英俊的小伙面前,亲切地喊道:

    “卡伦哥哥。”

    罗特站起身,对小伙道:

    “不好意思,因为她奶奶的事,耽搁了你们时间了。”

    “老人家身体最重要,应该的,不耽搁。”

    “感谢你带莎拉出去玩,你知道的,我和他母亲生意忙,平时抽不出时间的。”

    “是的,但生意总有淡季旺季,不巧的是,我家最近又是淡季了。”

    “哟,那可不行,还是旺季好。”

    “拉斯玛”的目光落在说话的年轻人身上。

    他很英俊,

    即使是在“黑白”色调的背景下,依旧可以看出他的长相精致,依旧能给人一种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感觉。

    只不过“拉斯玛”对这些不感兴趣,

    在确认这个年轻人身上除了长得好看没有其他异常后,他就挪开了视线,

    放过了这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

    ……

    同时,

    躺在点心铺里面床上的拉斯玛,坐起了身,同时伸手将这把匕首攥在了手里。

    “那个女孩,也是摔死的。”

    “是啊,我刚刚不是说了么,他们一家都死了,一个男人,一个老母亲,一个妻子带着他们家唯一的女儿,一夜之间都自杀了。

    唉,多可怜的一家啊。”

    拉斯玛一边听着妇人的话一边看着自己手中的小刀,

    道:

    “本来,不该是他们家的。”

    ———

    这段时间更新太猛,身体和作息有点疲惫,今天没第二更了,我需要缓一下。

    抱紧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