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山野村色〕〔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都市医神狂婿〕〔四合院:逍遥人生〕〔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道断修罗〕〔汉骧〕〔玄武裂天〕〔皇城第一娇〕〔百鬼夜宴图〕〔神魂武尊〕〔高人在上〕〔替摄政王养崽后,〕〔我的透视超给力〕〔万界淘宝店〕〔绝世神医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三百三十三章 第一堂课
    明克街13号正文卷第三百三十三章第一堂课皮洛的最后一句话,使得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震惊。

    让一个神仆,去封印一尊神祇!

    的确,在这句话里,确实是将“格局”彻底打开了。

    主要代为转述出这句话的,是众人今天的导师皮洛,虽然他没有自报职位,但没人会去怀疑他的地位,他口中那位“亲密又陌生”的朋友,地位肯定也是相当的高。

    同样的话,在不同地位人嘴里出来,给人的观感是不同的。

    不过,在这里,卡伦的惊讶和周围人不一样,他隐约有种感觉,就是皮洛导师口中的那个朋友,会不会是霍芬先生?

    哦不,霍芬爷爷。

    霍芬先生在给自己的阵法笔记里,将阵法习阶段分为五个层次,基础初级、运用中级、融合高级、格局顶级;

    最后一个层次是空白,卡伦认为应该是霍芬先生在表达阵法一途上无止尽。

    卡伦刚刚完成了基础初级,正在习运用中级。

    但他并没有后面的部分就一直放在那里尘封没看,又不是会一个层次就跑去找老爷子要下一个层次,笔记都放在自己这里了,自己怎么可能忍住剧透的诱惑?

    om

    顶级那一部分的笔记,开篇引言就是这句话:阵法的本质——格局。

    感悟这方面,不能排除其他人会产生一样的观点和理论,可是,霍芬先生在实践方面,他已经成功了。

    这一点,自家的那条狗最有发言权。

    一个原理神教的神仆,真的封印了一尊邪神。

    而且,所用的材料和帮助还很有限。

    原材料是一条普通的金毛。

    帮助人员是一个能和普通审判官打成平手的精神系异魔以及一位审判官。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那个和自己第一次见面时与自己拉扯中摔倒差点被直接送走的老人,也曾有这么辉煌的过去。

    他被“苏醒”后,余下时间里,为自己写下的那几乎得用一个大行李箱才能装下的笔记……简直就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不过,从这里也能看出来一个人的选择优势,他从一开始就认真习研究霍芬先生的笔记,比自己习得还早,且非常痴迷,那就是阿尔弗雷德。

    不愧是拥有魅魔之眼的男人,眼光是真的好。

    皮洛扬起手臂,道:“当然,我的‘格局’,并不一定是绝对正确的,阵法体系传承年代十分久远,但它又往往伴随着神教的动荡和纪元的更迭不停地重复着遗落、补寻、钻研、再遗落再补寻再钻研的循环。

    但对于你们而言,我希望你们可以记住这个答案,因为我觉得是正确的,我那位朋友也觉得是正确的。

    这世上本就不存在绝对的永恒,我们也只需要认同这段时间的正确。”

    着,

    皮洛指尖出现了一团火花,

    刹那间,

    众人脚下的巨大冰柱开始泛红,下方的海面开始波涛汹涌,宛如海底火山即将喷发。

    在这期间,卡伦看见远处海底下方,似乎是有一栋整体是黑色的建筑存在。

    皮洛注意到卡伦的目光,笑道:“那是你们接下来课程所需要用到的地方,不是我们今天上课的主题,来,我带你们再逛逛。”

    冰柱崩塌,火花飞溅,可并未给众人带来炙热与烧灼,临到众人身前时,像是化作了漫天飞舞的红色蝴蝶,营造出如梦似幻的氛围。

    就在这时,马斯、迪加特和帕西奥忽然开始后退

    ,并且同时招呼自己的队友:

    “快后退!”

    卡伦也准备后退,却忽然感到了一股不对劲。

    这股不对劲来自于自己脑海中的熟悉感:

    《霍芬先生阵法笔记开篇引出“格局”作为这一卷的引言后,接下来就例举了反例,主要是敲打那种盲目乐观自信心态。

    霍芬先生:格局是一种站在自己辛苦修建起来的城堡阳台上,看着四周的风景,而不是在狂风暴雨之下,躺在泥泞的地面上,喊着自己已看见了一切。

    所以,卡伦没动。

    因为他觉得这位皮洛老师,是想给生们注入了热情后,再给他们浇一盆冰水降降温。

    卡伦没动,一直站在卡伦身后的文图拉也就没动,一直以来他都是卡伦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

    见文图拉没动,原本已经在后退的艾斯丽和巴特也都停住了身形。

    小队里,马斯和布兰奇还在后退,穆里小队则全员在后退。

    他们知道这位导师喜欢捉弄人,而且他们相信小队阵法师的判断。

    随即,卡伦脚下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不断延伸,扩散到文图拉、巴特以及艾斯丽的脚下。

    马斯喊道:“队长,后退,挪移坐标在悬崖!”

    卡伦依旧没动。

    终于,海水、浪涛、冰柱、火焰、蝴蝶,等等这些全都消散,众人来到了酒店另一侧对应的山坡上。

    卡伦等人脚下踩着的是实地,巴特和艾斯丽身后,则是悬崖。

    “啊!!!”

    一众人全部摔落了下去,一部分人化作了黑雾,一部分人卡住了峭壁,一部分人拿出了身边的卷轴或者圣器。

    “喂喂!”

    这时,熟悉的音浪再度袭来,让化作黑雾的人身形退出,让卡住峭壁的人岩石滑落,让拿出卷轴和圣器的人失去了对手中东西的感应。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一个个的,总共个人,全部落水。

    这么高的距离下落水,姿势如果没有调整好,那可是非常疼的。

    卡伦回头看了一眼,心道:这位导师,是按照《霍芬先生阵法笔记流程在教!

    当然,也可以认为是,霍芬先生和他交流后,才得出了更为熟悉的结论,落笔时才出现了这一套流程。

    皮洛走到卡伦面前,他个头不高,看卡伦时还得稍微抬点头:

    “你看清楚了?”

    卡伦摇了摇头,道:“我是猜的。”

    “猜的?”皮洛继续问道,“怎么猜的?”

    “我猜您告诉我们格局的无垠后,会再教育我们脚下的真实。”

    “你很聪明。”皮洛拿出了一个小袋子,递给卡伦。

    卡伦伸手接住,然后看见皮洛拿出了一个烟斗。

    这个烟斗,卡伦很眼熟,因为它简直和老萨曼曾用过的一模一样。

    款式造型上,烟斗其实都差不多,但细节纹路上要是再一样那就不可能了,尤其是老萨曼的烟斗可不是从商店里买的,是他自己亲手制作的一件空间圣器。

    “嗯,漂亮吧?”

    皮洛举起烟斗,放在卡伦面前。

    卡伦心下一惊,自己明明一直很好地在掩饰情绪,但眼前这位导师还是感觉到了。

    面对这种级别的存在,真的是一丝一毫的放松都不能有。

    “很精致。”

    卡伦一边回答一边扯开了小袋子,用手指撮了一些烟丝,向烟斗里

    放去。

    这本就是导师的本意,让自己的生给自己搭把手。

    皮洛笑道:“当然,我朋友送我的。”

    “还是您那位亲密又陌生的朋友?”卡伦故意问了句错误猜测。

    “不是,是另一位,我朋友挺多的,只不过近些年少了,不怎么走动了,唉,你带火机了么?”

    卡伦从口袋里拿出火机,他虽然已经戒烟了,但习惯性在口袋里放一盒烟和一支打火机。

    “啪!”

    点燃。

    皮洛嘬了一口,对卡伦指了指,道:“你也抽一根吧,课堂上准许抽烟。”

    “我不抽烟。”

    “不抽烟还带着?”

    “我早先在丧仪社工作,习惯了。”

    “哦,很好。”皮洛吐出一口烟圈,“下次最好带火柴,知道为什么么?”

    “因为用火机点的烟,没有仪式感,缺少了那一点灵魂。”

    上辈子自己也不喜欢用防风打火机。

    皮洛眼睛一亮,发出了笑声:“嘿嘿。”

    然后,皮洛走到悬崖边,向下看了看,又举起燃着的烟斗,道:“老师对做对题的生总该有些奖励,这样吧,伱们谁能猜出这个烟斗是什么属性的圣器,我就给你们一个奖励。”

    巴特开口道:“是治疗系圣器。”

    他觉得“烟叶”是一种特殊的疗伤品,通过烟斗的转化对身体进行治疗。

    艾斯丽开口道:“是精神系圣器。”

    她觉得烟圈具备致幻效果。

    文图拉开口道:“是……是防御系圣器。”

    一般防御系圣器,都是那种可以贴身携带不引起怀疑的东西。

    没人猜测是空间圣器,因为正常人很难想像一个小小的烟斗,能够和空间圣器扯上关系。

    一般人近距离召唤武器或者其他东西,都会使用一次性消耗卷轴来做接引阵法,很少会用到实物,因为没这个必要。

    皮洛看向卡伦,显然,他在等待卡伦的回答。

    卡伦自信满满地回答道:“是增幅系圣器,可以对术法效果进行增幅加持。”

    “答对了!”

    “……”卡伦。

    皮洛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丢给了卡伦。

    “小玩意儿,可以加持一段时间的净化,一次性消耗品,理性使用。”

    “谢谢老师。”

    艾斯丽、巴特和文图拉三人用一种钦佩的目光看着卡伦,不愧是自家队长,眼光精准。

    卡伦只能在心里苦笑,自己明明故意选择了个错误答案,不过是这位导师想要奖赏自己又只带了一枚银币而已。

    “哎啊~”

    皮洛伸了个懒腰,然后清了一下嗓子,对卡伦道:“你刚刚自己是猜出我的教方法?”

    “生不敢这么。”

    “我的课堂上,讲究自由,随便,没事的。那我再问你,我先前的加法和减法,具体是什么意思?”

    卡伦作沉思状,在心里编有理有据的错误答案。

    皮洛又吐出一口烟圈,道:“答错了,就把你丢下去吧,有奖励,就该有惩罚,对吧?”

    卡伦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加法是最开始的原始积累,必不可少,因为只有它的积累足够才能引发质变。减法并非是在加法基础上进行削去,不是爬山和行路时选择后退,而是以一种全新方式,轻装前进,代表着理解层次上的一种升华。”

    旁边文图拉等人虽然没

    能听懂队长具体在些什么,但感觉队长的东西很厉害。

    皮洛抿了抿嘴唇。

    卡伦面色平静。

    到底,他还是不愿意被丢下海去泡一把。

    “你叫什么名字?”

    “卡伦。卡伦.席尔瓦。”

    “哪个大区的?”

    “约克城大区。”

    “老师是谁?”

    “没有具体的老师,但会自己经常看习。”

    “主攻是阵法?”

    “不是。”

    “主攻是什么?”

    这个……有点多。

    “我是秩序之鞭的。”

    “秩序之鞭的?这就有些难搞了。”皮洛自言自语着,因为他显然清楚高层接下来对这批以及各大区参加最终选拔那一百多个年轻人改革安排。

    “你对阵法了解多少?”

    “刚刚过了基础。”

    皮洛转过身,看着卡伦,笑道:“这两年,阵法习不要落下,两年后,拿着这枚硬币……啧,算了,硬币你该用就用。两年后,你直接来丁格大区找我,到时候我再考验你那时候的阵法水平。”

    “是,老师。”

    这时,那些掉下海的人都相继爬了上来。

    皮洛开始对这些“落汤鸡”们进行泼冷水讲话。

    等这一轮讲话结束后,皮洛再次拍手,众人出现在了一处黑漆漆的洞穴中,四周不断传来腥臭的味道。

    “喂喂!”

    洞穴内,灯火瞬间亮起,一头头妖兽趴在众人面前,它们形态各异,却都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但它们身上却有一条条丝线绑着。

    “阵法的基础运用,需要根据不同对象的不同情况进行区分,不过我今晚带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来告诉你们对付什么样的妖兽需要用怎样的阵法,而是让你们来站在妖兽的角度,看看是什么样的阵法禁锢住了它。

    轮回之门从上个纪元就存在了,这漫长的岁月里,可能连轮回神教自己都不清楚在轮回之门的内外,他们到底已经布置了多少阵法。

    来,接下来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你们自己查看,等你们回到酒店后,每个妖兽对应的图鉴明会分发到你们的房间,到时候再自己比对。

    开始吧!”

    “是,老师。”

    “是,老师。”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都以小队为单位,开始一头妖兽一头妖兽的观察和分析。

    只不过因为先前落水的前科,马斯显得有些不自信,开始不停地征求卡伦的意见,而且完全是以卡伦的经验为主,没办法,卡伦只能安慰他,让他大胆出自己的看法。

    在其他队员看来,这是队长在表现自己的豁达和亲和力,以及对自己手下队员的鼓励和信任。

    全身心投入的状态下,三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一直斜靠在角落里抽着烟斗的皮洛将手中烟斗敲了敲,站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集合了。”

    众人纷纷回到他面前站好。

    “你们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是我秩序神教未来的希望也毫不为过,所以我真心希望多教你们一些东西,可惜……我懒。”

    皮洛长叹一口气,继续道:

    “还有一点点时间,我再带你们去看一看风景。”

    完,伴随着皮洛手臂一挥,众人再次出现在了山坡上,酒店就在对面下方。

    “我曾经很好奇,在很久远很久远以前的人们,他们追求阵法的目

    的,是什么呢?

    起初,我认为是功利的。

    现在,我依旧认为是功利的。

    这中间看似没什么变化,可又有了无法抹去的变化。

    比如,

    我自创了几个阵法,不是用来实用的,而是来逗我的小孙子开心的,想骗他多吃半块面包少吃两块会坏牙的糖。”

    皮洛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神袍,闭上眼,于他脚下,出现了一道彩虹,一直延伸向天空。

    他招了招手,示意所有人跟上来。

    众人依次走上了彩虹,卡伦踩上去时,感知到脚下是由几个阵法糅合而成,虽然都是初级阵法,却形成了一种精妙的平衡。

    紧接着,四周出现了乌云,但这些乌云没有带来雷电和压抑,反而开始变化出一只只小动物形状,开始奔跑,开始嬉戏,甚至,会主动来到彩虹桥旁边,来与你互动。

    耳畔,传来乐曲的旋律,声音在此时变成最为自然也最为纯粹的存在,萦绕在众人耳畔。

    皮洛停下脚步,张开双臂。

    其身前,是天幕。

    一道道流星,从天幕上滑落,在夜空中,神秘且绚烂。

    “请你们记住,这一幕的美好。

    喂喂!”

    所有人身边都被气旋所包裹,身体随之开始颠簸,等到气旋消失时,众人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会议厅中。

    “呼……”

    卡伦长舒一口气。

    和卡伦坐在同一排的穆里此时侧过身来道:“很有趣的一课。”

    “是的。”

    “如果不落水就好了。”

    “不好。”

    “嗯?”

    “因为我没落水。”

    “哈哈哈,你这真是……”

    “你们都去哪里了啊!!!!!”

    这时,一名身穿着镶着红边秩序神袍的中年男子急衝冲地跑了进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众酒店的安保人员。

    穆里站起身,回答道:“我们刚刚去上课了。”

    “上课?”中年男子仿佛见了鬼一样,“谁给你们上的课?”

    “老师啊。”

    中年男子指着自己的脸大喊道:

    “我才是你们今晚这堂课的老师啊!”

    ———

    今晚还有,求月票!

    7017k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蛊真人之行天下〕〔道诡异仙〕〔斗神狂飙〕〔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宇宙职业选手〕〔机武风暴〕〔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深海余烬〕〔我真没想重生啊〕〔国民法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