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贞观悍婿〕〔全民领主:我的领〕〔特战之王〕〔重生农门小福妻〕〔大明皇长孙:朱元〕〔大明皇长孙〕〔末世终极战场〕〔女神的合租神棍〕〔乡村桃运小神医〕〔最佳赘婿〕〔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是剑仙〕〔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神霄之上〕〔赤心巡天〕〔大英公务员〕〔仙王奶爸〕〔天启记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克街13号 第三百一十七章 真正的恐怖
    如果不是被雷迪那的精神光束擦中了,卡伦还真发现不了雷迪那的异常,只会下意识地认为雷迪那本身就这么强大。

    虚无空间是个很特殊的场所,这里的年轻人基本都没来过奥古雷夫要塞,再加上雷迪那无法适应外部环境,在现实世界里也几乎无法看见它,这就导致先入为主的印象。

    至于艾斯丽对雷迪那的描述……那些形容词,上下幅度其实很大,毕竟艾斯丽自己肯定没有和雷迪那打过。

    “马斯。”

    “队长!”

    “这一关,靠你了,我给你打辅助,你控制整体,我控制细节,熬过雷迪那的药效,等药效过了,它就萎靡了。”

    “队长,要不我给你打辅助吧?”

    “不用,总要给你表现的机会。”

    这是建队到现在,卡伦第一次为了维护自己形象而说了谎话。

    因为他现在对阵法了解的水平,在操控阵法时,只能打下手,查漏补缺,让自己现在就主持阵法,而且是这种级别的阵法,很容易出问题。

    不过,卡伦已经决定,等这次回去之后,自己一定要专注看霍芬先生笔记,少看些书架上的闲书。

    马斯显得很激动,因为他终于能上场了。

    在他的主持下,任凭雷迪那多次向阵法发动了攻击,但阵法依旧稳定,虽然他本身也承受了很大的负荷,但有卡伦帮忙,他的消耗和付出的代价都在可接受范围内。

    小队里其他人,就站在那里看着外面越来越像发了疯一样的雷迪那。

    这会儿,大家都相信队长说的是对的了,雷迪那逐渐暴躁起来的情绪意味着它已经预感到自己药效过后的结局。

    “用兴奋药剂的目的是什么呢?”文图拉疑惑道。

    卡伦回答道:“加速淘汰小队的频率,以及,可能真正贵的,是后面的普西恩。”

    时间,不断地流逝,阵法外的雷迪那开始呈现出明显的虚弱状态。

    而眼下,原本进入这一轮的10支小队,已经有6支小队被雷迪那淘汰了。

    第一小队在付出很大代价后,最先击杀了他们的雷迪那。

    第七小队在他们后面解决了目标,这支小队,一直很坚挺。

    另外一个还在坚持的小队,竟然是瞌睡女孩菲洛米娜所在的小队,原本形势极为危急的他们,靠着菲洛米娜用一记黑色的雷霆洞穿了雷迪那的头部,最终完成了击杀。

    但菲洛米娜本人,看起来十分狼狈,身上遍布可怖的伤口,她的其他队友也都伤势很重。

    纵观现在还剩下的四支小队,菲洛米娜的小队接下来被淘汰,近乎已成定局,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潜力可压榨以完成接下来的竞争了。

    菲洛米娜似乎也明白这一点,在击杀雷迪那后,她就坐了下来,目光有些茫然。

    但主办方此时却做了一个很有趣的安排,那就是他们将其他被淘汰小队的场地进行了清除,收缩之下,现在还没被淘汰的小队被贴合在了一起,四个小正方形被拼成了一个大正方形。

    所以,另外三支小队,现在可以近距离地观看卡伦所领导的第三小队,因为卡伦这里,还没结束。

    …

    第一小队;

    “队长,他们又是在控制节奏么?”帕西奥问道。

    穆里摇了摇头,道:“不像是。”

    “我也觉得不应该是,单纯靠阵法防御不去主动进攻,外面的雷迪那又不会自己衰弱下去。

    到最后不过是平白消耗了阵法师的力量,换来的结果依旧是阵法维系不住后,

    上前厮杀。

    如果只是为了让其他队友恢复的话,先前的时间,他们已经足够了,不可能什么都不付出一直完备状态走到最后的。”

    “帕西奥,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队长?”

    “就是伱刚刚说的,其实第三小队的人,都清楚?”

    “这,这个当然。”

    “所以他们清楚的前提下,还依旧选择这么做,你就可以收起你的怀疑,去尝试想一个不那么可能的可能了。”

    “不那么可能的可能?”

    “那就是你刚刚说的,雷迪那自己会衰弱。”

    “怎么可能,没人去攻击它,它只是敲一敲防御法阵……”

    “雷迪那,已经在衰弱了。”

    “什么!”

    这时,其他三个结界里的小队全部将目光投送向卡伦小队这里,因为他们清晰地看见,那头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雷迪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萎靡起来。

    这种转变,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但他们能参加最终选拔,且走到了这一步,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优秀,所以很快,他们就纷纷开始明悟。

    伴随明悟而来的,是一种极为荒谬的情绪。

    穆里开口道:“他们给雷迪那,注入了强力兴奋药剂。”

    帕西奥抿了抿嘴唇:“所以,我们刚刚,在干嘛?”

    第七小队的光头队长凯恩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手腕上的伤口,骂道:“第三小队的等待,见证了我们先前的愚蠢。”

    光头凯恩旁边的一名女性队员开口道:“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第三小队,而是第一小队。”

    很显然,第一小队和第七小队都将第三小队剔除出了竞争对手序列,已经默认第三小队会最终拿下一个名额。

    因为第三小队呈现出来的掌控力和智慧,让他们非常忌惮。

    菲洛米娜咬紧嘴唇,闭上了眼,长叹一口气。

    她不羡慕,也不嫉妒,更不悔恨,她只想早点结束,她要离开这场选拔,好好地睡一觉。

    但她又觉得,自己大概很难睡得着。

    雷迪那已经匍匐在了阵法外,一动不动。

    强力兴奋药剂的副作用已经彻底呈现,但卡伦还在犹豫,因为他怀疑雷迪那会不会准备藏一手最后的突袭。

    最稳妥的方式那就是继续待在阵法里等下去,马斯还能将阵法维持好一会儿,但继续这样等待下去无疑会给其他三个小队提供更多喘息的时间。

    时间的收益,是有间接性的。

    先前,他们在和雷迪那搏杀时,自己这边只是消耗阵法师的力量其余人都得以保存,静等雷迪那自己垮下,这段时间相对收益是最大的。

    因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保存自己,而其他小队都付出了受伤的代价,而这种伤势和消耗,短时间内靠自己不进教务医院,是根本无法恢复过来的。

    可现在,雷迪那已经倒下了,意味着自己这边的收益已经暂停,其他小队虽然无法趁着这个时间完全恢复,但多给他们一点喘息的时间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犯罪”,相对收益就开始降低。

    最终,卡伦决定不等了,他走出了阵法,走到了雷迪那面前。

    事实证明,副作用已经击垮了它,躺在地上的雷迪那已经没有能力再站起来,更别提发起什么最后突袭了。

    卡伦举起手掌,地面开始微微震动,紧接着,那一根巨大的黑色圆锥再度出现,从下方直接洞穿了雷迪那的身体,伴随着圆锥扩大,雷迪那的身体最终被撑散,化作一片片尸块从圆锥四面滑落。

    乌云,

    在剩下四个小队结界里重新出现,意味着下一轮的十分钟倒计时开始。

    卡伦闭上眼,长舒一口气,身后,肯多斯三重防御阵法停止了运转,布兰奇开始为马斯进行加持帮助他调整状态。

    艾斯丽开口道:“接下来,是普西恩。”

    “嗯,说说吧。”

    “我只在我爸的笔记里看过关于普西恩的介绍,我爸在那上面画了它的插图,并且将它做了一个比喻,说它就像是男人的身体上那个部位的两个圆球之一。

    那个,队长,你能想像出来么?”

    “嗯,有画面了。”

    “啊,嗯,就是那个模样,队长你能想象出来,真的是太好了。”

    “你爸很喜欢用这种方式的比喻么?”

    “那是他的日记,他并不打算给别人看的,是我以前想找他给我妈写的情书时,翻阅到的。”

    日记写下来不打算给人看?

    卡伦觉得,艾斯丽的母亲,应该早就看过了。

    “说一下普西恩的特点吧。”

    “我爸好像对它不是很熟悉,只写下过一句话,当它活着出现时,它将无处不在。”

    “就这样?”

    “嗯,就这么多。”

    “嗯,我明白了,这样看来,普西恩很可能拥有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

    “队长,我和你想的一样,所以,召唤蒙巴斯么?”

    你就这么想让你父亲结扎么?

    不过,站在一个女儿的角度,好像并没有什么理由去抵触?

    只是,卡伦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

    “先不着急,看情况的具体发展吧,如果需要,我来帮你一起召唤蒙巴斯。”

    “好的,队长。”

    “文图拉,巴特,布兰奇,你们三个组成单独战斗序列,注意,以保护布兰奇为主,可以拿出你们最后的手段。”

    “是,队长!”

    “是,队长!”

    “马斯,你留在阵法里继续休息,我要你确保在下一轮里,你有足够的力量运转起精神桥梁阵法。”

    “是,队长!”

    文图拉三人是可以成一个最简单三角架构体系的,而卡伦则需要在艾斯丽身边,决定是否需要召唤蒙巴斯。

    总之,这一轮,需要硬碰硬地将普西恩解决。

    最好的情况就是,在这一轮里有两个小队被淘汰,自己和剩下的那个小队获得最终名额,不用再进入下一轮了。

    菲洛米娜那个小队,肯定是不行了,他们自己的脸上也没有什么想要再坚持下去的神采,卡伦现在最担心的是第一和第七这两支小队,还要继续顶下去。

    到时候自己小队也会被架着进入下一轮,去拼那运气了。

    乌云开始翻滚,可裂缝却迟迟没有出现。谷曒

    等到翻滚的乌云逐渐散去后,头顶上方,一下子变得清澈下来。

    众人都在抬头望着上方,疑惑着是不是组织方出现了什么问题。

    而这时,

    第三小队队长卡伦,第一小队队长穆里,第七小队队长凯恩,三名队长几乎同时对自己手下队员喊道:

    “小心,它已经来了!”

    三名队长话音刚落,四个结界内的地砖上,都浮现出了一个布满褶皱和沟壑的圆球。

    可惜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否则卡伦可能会告诉艾斯丽,建议下次她父亲换一个更文雅的比喻,比如……核桃。

    普西恩的诡异出现,瞬间将局面拉入它的节奏,圆球之中凝聚出一道光亮。

    布兰奇马上为文图拉和巴特施加象征精神防御的黑伞,卡伦也给艾斯丽施加了秩序净化。

    其他结界内的小队基本上是一样的操作,大家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冒然攻击。

    然而,圆球内的光亮并未释出,这更像是一个引子,反而四个结界的地板,在此时忽然释放出刺目的白光,刹那间,视线和意识里,都被这股白光填充。

    ……

    “啊~”

    克雷德枢机主教在此时恰好醒了过来,道:

    “最近事情多,太累了,打了个盹。”

    “您多注意身体。”

    “您要保重身体。”

    莫斯瓦特与葛莉瑞雯马上给克雷德主教搭台阶。

    其实,一开始睡觉,是克雷德装的,但闭上眼后,他就真的睡着了,因为他的疲惫,并不是装的。

    “到这一轮了么?”克雷德问道。

    “是的,普西恩施展了精神领域。”

    “嗯,全中招了?”

    “因为是从下方传入的,并非和先前那样从空中位置传入。”

    “哦,玩赖皮了。”

    这其实相当于改变了原有的选拔格局,更改了选拔者和主办方之间的那种默契。

    葛莉瑞雯笑着道:“这样也是为了让普西恩的能力发挥得更好,不仅是为了选拔,也是给最终的那两个小队再来一次很好的打磨,让他们更适应轮回之门后的环境。”

    克雷德说道:“这次是为了选拔,任何章程都是为选拔而服务,但明年的这场活动,章程和规则上,要细致些。”

    “您放心,会的。”

    “请您放心。”

    “普西恩的精神领域,原理我记的是反着来的?”

    “您没有记错,其他幻兽都是用精神攻击,而普西恩则是精神祝福,它能利用自己的能力,对目标精神和灵魂方面进行祝福,在一段时间内,让对方灵魂和精神陷入虚假的增幅状态,从而将自己的内心,困锁在自己的意识围墙之中。

    所以,理论上来说,越是灵魂和精神强大的人,他原本的意识围墙就越高,从而得到增幅后,增幅出来的相对体量也就越大,也就更容易被自己围困。这种围困,会造成一种自我的否定,但只要爬过去,就能得到自我认知的进一步提升,这样进入轮回之门后,就不会那么容易出意外了。”

    “承载点呢?”克雷德问道,“我可不希望这帮年轻人,尤其是走到这一步的年轻人,困死在自己的意识围墙里,就像是阵法一样,一旦超出承载点,马上会滑向不可测的结果。”

    “请您放心,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过增幅效果失控的情况。我们找寻过很多灵魂强大的神官、妖兽、异魔进行过实验,他们的灵魂强度被增幅后,距离触发临界点也是非常遥远。”

    “哦,是了,我记得好像对此做过研究?”克雷德问道。

    “我们确实对此做过研究,但后来研究成果被拿去运用在审讯方面了。”

    “弗登这个人,真的是不管见到什么好东西都喜欢往自己那里搬。”克雷德说着,伸手指了指面前的画面,“精神领域内的意识场景,没办法呈现出来么?”

    葛莉瑞雯开口道:“暂时没办法做到这一步,一旦强行嵌入观察,会破坏普西恩这个种族的天赋能力,不过,这一轮淘汰小队的普西恩,是可以从它那里提取到相关记忆画面的,而没能淘汰小队的普西恩,那它也就无法继续存在了,自然也就无法获取它的记忆画面。”

    “那就有些枯燥乏味了,我再睡会儿。”

    ……

    当卡伦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白茫茫的环境中,在自己身前,有一扇门。

    这扇门就这么矗立在这里,两面并没有墙,而在不远处,还有五座门,卡伦能够感知到,应该是自己手下五个队员。

    连马斯也被牵扯进来么?

    是了,肯多斯三重防御法阵的软肋就在下方。

    但这种将幻兽从地下传送出来,不,是让幻兽提前在地下埋伏预留手段进行偷袭的方式,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在先前的几轮试练中,地砖,地面,一直被认为是牢不可破的存在。

    “精神幻境么?”

    卡伦嘴角带着轻松的笑意,伸手准备打开自己面前这扇门。

    然而,在卡伦的手还没触碰到门把手时,这扇门,忽然自己被打开了,然后门的范围变得无限大,自己相对变得无限渺小,周围的环境变成了一片星辰。

    卡伦的神情严肃起来,这意味着,自己的心防莫名其妙地被打开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猛然间,卡伦明悟过来,不是自己心防被从外界打开,而是自己,进入了属于自己的“内心”。

    这片星辰让他感到一阵熟悉,和自己曾在上次意识空间里与队长一同进入拉涅达尔的“大脑”时,很相似。

    “卡伦,我孙子。”

    爷爷的声音忽然传来。

    卡伦回过头看去,发现自己身后画面出现了扭曲,年轻的爷爷正站在一座宫殿上方,手里握着一枚黑色的晶体,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爷爷?”

    “卡伦,我的好孙子,秩序之神的道路,将由你重新来走,你将回归到秩序之神所该在的位置。”

    “什么?”

    “你是我的希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可以走到那一步,然后,我将夺走你的一切。”

    “爷爷?这不可能。”

    “我不想要神格碎片,我想要成神!”

    说完,爷爷握着手中的神格碎片,向下方的宫殿飞去。

    “轰!”

    令人难以想象的恐怖爆炸出现,卡伦不由得闭上眼。

    “卡伦,哦,我的小卡伦。”

    “普洱?”

    卡伦睁开眼,看见人形的普洱正飘浮在自己的前方。

    “哦,我的小卡伦,你要加油哦。”

    “什么?”

    “光明唤醒了秩序,那下一次,就该轮到秩序唤醒光明了,呵呵呵……”

    普洱开始笑了起来,

    伴随着她的笑声,

    她的身后出现了一尊伟岸的光明身影,也在发出着笑声,紧接着,一道恢宏庄严的声音传出:

    “光明,将从秩序中归来。”

    “汪!汪!汪!”

    “凯文?”

    卡伦转过身,看向远处向自己跑来的大金毛,大金毛跑到了卡伦面前,蹭着卡伦的裤腿,正当卡伦准备习惯性伸手去抚摸它的秃头时,却看见大金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神情忧郁的男子跪伏在自己面前:

    “请您放心,伟大的秩序之神,我將进入沉睡,等待您的苏醒,您最忠诚的守护者拉涅达尔,将陪伴您重新走上回归的道路!”

    “不,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卡伦伸手按住自己的额头。

    就在这时,

    他忽然发现自己脚下出现了一条秩序锁链,这条锁链开始无限的延伸,延伸,再延伸,  最终,延伸到一座至高王座上面。

    王座上,坐着一尊巨大的黑影,他威严,他肃穆,他的手指,牵着那条从自己脚下延伸过去的锁链。

    “我在等待你的归来,我在等待……我的归来。”

    随即,

    爷爷、普洱、凯文、秩序王座,包括自己从苏醒到现在,所认识的,所见过的,所有人,都撕下了面具,向着自己展露出了另一面。

    他们有的在呼唤自己,有的在期盼自己,有的在等待自己。

    卡伦双手抓住自己的脑袋,他感知到,自己的认知体系,正在一点一点地被撕碎,像是有无数只白蚁,正在对自己进行着啃食。

    这种感觉,像极了自己前不久才看完的那本书《罗加特山庄》,书中的前半段,一切如常,后半段,一切人和事物都开始了颠覆。

    卡伦现在,体会到了主人公歇斯底里的感觉,而书中主人公最后的结局是……他疯了。

    …

    四个结界内,都有一头普西恩安静地悬浮在那里,它身上的白光,分别落在结界内的六个年轻人身上。

    区别在于,三头普西恩是真的安静,像是优雅的大核桃,展示着属于自己的能力。

    可有一头普西恩,它也是安静的,但它的意识深处,已经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它想要即刻中断这一进程,却发现自己现在不仅无法中断自己的能力,连身体都无法动弹丝毫,而外界,对它现在的情况自然也是毫无察觉。

    如果它的灵魂可以具象化的话,可以发现它正死死盯着前方一个年轻人,瑟瑟发抖。

    仿佛看到,

    真正的,

    恐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深空彼岸辰东〕〔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明克街13号〕〔偏偏宠爱你〕〔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我的治愈系游戏〕〔请公子斩妖〕〔赤心巡天〕〔深海余烬〕〔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